Navigation

新冠溯源:赴華調查是否世衛組織的成敗攸關之舉?

大約一年前首先在中國發現的新冠病毒,已經完全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但病毒是如何產生的呢?世衛組織派出的科學團隊總算在中國開始嘗試進行調查。 Keystone / David Chang

新冠病毒疫情給全世界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在疫情暴發經歷漫長的一年之後,世界衛生組織(WHO)派到武漢的科學團隊終於結束隔離期,著手調查病毒的來源。無論是對全球衛生事業,還是對身陷困境的世衛組織的信譽,這次調查都至關重要。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01日 - 10: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新冠病毒是否如許多科學家現在相信的那樣出自蝙蝠?若是如此,是否存在某種中間宿主,將病毒傳給人類?專家表示,世衛組織派出的團隊將特別關注病毒的動物起源,但同時還必須探查其他可能性,比如實驗室意外洩漏。

日內瓦大學全球衛生研究所(Institute of Global Health)所長Antoine Flahault談到世衛組織的調查時說:“調查本可以更早展開。而了解疫情起源或可能起源於什麼,以及疫情是如何出現的,這非常重要。”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的中國研究所所長曾銳生(Steve Tsang)對此表示贊同:“如果我們不知道一切是如何開始的,就無法改變現狀並阻止此類疫情再次發生。”

中國挑戰

但是這項任務並不容易。 Antoine Bondaz是戰略研究基金(Foundation for Strategic Research)的中國專家和巴黎政治學院教授,他認為在中國進行調查的主要問題是,政治束縛將限制聯合國調查人員的工作。 “掌握問題關鍵的人不是聯合國專家,而是中國科學家。因此,最大的問題是中國政治當局是否允許中國科學專家獨立地開展工作。”

曾銳生認為中國當局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他說,能夠與國際專家交談的中國科學家可能已經接受了培訓,並且可能受到嚴格監控,以確保他們不會說出任何違背官方立場的話。曾銳生表示,中國當局說服人們病毒不是起源於中國,即使這種說法在其他地方可能沒人買帳,但中國國內的宣傳工作做得很好。他補充說,中國政府將確保共產黨和習近平主席的統治視為重中之重,甚至連衛生問題都可以退居其次。中國的說法是,這種病毒並非起源於中國,中國在控制病毒方面表現優異,但世界其他地區則表現不好。按照北京的說法,中國在疫情期間為世界提供了幫助,尤其是通過提供口罩。

這顯然會加大世衛組織工作的難度。 Bondaz認為,總部位於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的信譽受到嚴重威脅。他說:“這次調查是保全世衛組織信譽的基礎。如果最後世衛組織無法就問題給出任何答案,那麼其存在的作用將大受質疑。”

世衛組織遭受指責

世衛組織已飽受非議,尤其是美國前總統川普政府指責世衛組織與中國過往甚密。瑞士全球衛生專家Ilona Kickbusch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說,疫情出現之前全球局勢緊張,尤其是中美貿易戰劍拔弩張,這些都影響了世界對疫情的反應。她說,之前也有世界衛生危機在地緣政治緊張時期發生,比如冷戰時期的天花和2003年的非典(SARS)。但是世界在某種程度上克服了政治上的緊張,從而阻止了疾病的傳播。但這次情況卻有所不同,也許世衛組織的反應也因此受到了影響。

世衛組織的批評者說,全球衛生機構在面對這場前所未有的疫情時反應速度太慢,只是重複中國在2020年年初時的聲明。他們說,如果中國當局早在向世界承認以前已知道病毒可以人傳人,那麼他們就浪費了最為關鍵的數週時間,未能採取必要措施。還有人呼籲世衛組織總幹事、來自衣索比亞的譚德塞(Tedros Ghebreyesus)辭職,而衣索比亞與中國聯繫密切。譚德塞直到2021年1月調查團隊的中國簽證出現問題時,才第一次對中國當局表現出惱火。

外部内容

但是Bondaz說,世衛組織與其他國際組織一樣,必須維持微妙的平衡,因為調查必需其成員國的同意與合作。 “因此,困境在於是否要公開批評中國當局,從而冒著可能無法進入中國、無法再與中國合作的風險。”

呼籲改革

與世衛組織合作的流行病學家Flahault確認了這樣的觀點。 “世衛組織必須徵得成員國的同意才能執行任務,然後必須與該成員國談判,來評估任務的構成以及開始日期”,還有地點和職權範圍。但他認為必須改變這種情況。他說:“我堅信,世衛組織需要擁有以下權力,即世衛組織的國際專家可以在任何時間針對任何一個國家開展調查,世衛組織可以決定誰能加入團隊進行調查,不用受到任何限制,就像針對核武器工廠和化學武器工廠的裁軍談判會議那樣。”

今年1月,世衛組織自己委託的一個專家組在一份中期報告(英)外部链接中表示,全球疫情疫情警報系統“無法滿足需求”。該專家組由賴比瑞亞前總統Ellen Johnson Sirleaf和紐西蘭前總理Helen Clark領導,旨在評估全球對新冠疫情的反應。該專家組認為:“世衛組織以及國家和地方當局都有可能針對人傳人的可能性發出更及時且更有力的警告。”但他們也表示,世衛組織採取的行動取決於各成員國。

紐西蘭前總理Clark在發布報告時說,世衛組織在面對這樣的工作時束手無策,她指出,世衛組織無權進入一個國家並進行調查。 Clark補充說,世衛組織如果沒有獲得更好的條件,就很難在緊急衛生狀況下“及時”向各國發出必要的指示。

該專家組按計劃應該在5月提交最終報告,他們呼籲世衛組織進行改革,包括擁有更好的資金條件以及更多獨立性。

世衛組織調查可能取得什麼結果?

在此期間,世衛組織只能在現有條件下開展工作。那麼,去中國的調查團隊可能會帶回什麼樣的結果呢?

曾銳生認為,世衛組織的科學家將努力獨立開展工作。他說:“問題是他們實際上能從中國獲得多少配合。中國只有在確保他們要說的話會給中國帶來積極影響時,才會與他們合作。”

Bondaz也強調,調查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當局,他們是否能超越官方說法,並將發生的事情公之於眾。他評論說:“很遺憾,我們對此深表懷疑。”

但是認識調查團隊成員的Flahault則更為樂觀。他說,他們是獨立且技術精湛的專家,所​​以“他們會像研究人員一樣行事,他們會對那些農場周圍的一些動物,也可能是人類及人類群體,進行抽樣和調查。如果他們無法接近這些社群,他們會非常沮喪並告訴我們實情,也許不是他們還在中國的時候,但他們回來時會告訴我們。”Flahault還認為中國當局明白這一點,而且不想引發新的危機,使其國際信譽受到威脅。

曾銳生說:“這不是在找中國的麻煩。這是在處理全球衛生問題。”

(譯自英語:樊樺)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