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聚一堂 意大利人与厄立特里亚人:老移民帮扶新移民

伯尔尼意大利天主教布道团向瑞士厄立特里亚天主教社团伸出援手,目的是筹集基金以帮助年轻的非洲难民继续坚持信仰。

伯尔尼意大利天主教布道团向瑞士厄立特里亚天主教社团伸出援手,目的是筹集基金以帮助年轻的非洲难民继续坚持信仰。

(Ester Unterfinger/swissinfo.ch)

经过多年呕心沥血的辛勤劳作且承受着种族主义的歧视,如今,生活在瑞士的意大利人被奉为融入社会的典范。伯尔尼的意大利天主教布道团希望将他们的经验传授给新抵瑞士的移民和难民。有什么方式比欢聚一堂更好的呢?他们向厄立特里亚社团成员们发出了邀请,因为融入社会也可以通过交流和品尝美食达到效果。

刚刚进门,来自遥远国度食物的香味就扑鼻而来。将近正午,在意大利天主教布道团的厨房里,一群年轻人正紧锣密鼓地准备膳食。今天晚上,他们要为100多人准备晚餐,时间有限,不容他们不争分夺秒。

“我们正在准备厄立特里亚的传统菜肴-炖辣肉洋葱(zighinì),这道菜的主要成分是肉块和非洲特色大饼(injera)。”一边切着洋葱,一边擦抹着洋葱味道呛出的眼泪,玛丽亚姆(Mariam,化名)介绍说。不远处,法蒂玛(Fatimah,化名)正在搅拌汤汁:“我们只加了微量的小辣椒和香菜,但是不太多……意大利人不习惯我们的口味,我们可不想吓着他们。”

法蒂玛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用一只手掩着嘴巴,并垂下眼帘,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她20多岁,梳着长长的辫子,是从厄立特里亚逃出来的。另外,像所有其他年轻“厨师”一样,她也请求我们不要透露她的真实姓名。他们都不想谈论厄立特里亚的局势,因为“今天是个欢庆的日子,我们不想触及心中的愤怒和忧伤。”

这是冬日的一个星期六,在意大利天主教布道团庄严宏伟的建筑里,人们正举办意大利和厄立特里亚天主教徒之间一场跨文化交流活动。两家社团不仅拥有共同的宗教信仰和移民历史,而且文化上也有一些共识–比如说都爱喝咖啡–这些要追溯到殖民时代。

此次活动是安东尼奥·格拉索(Antonio Grasso)神父的主意,一年半前,他开始负责伯尔尼的意大利天主教布道团的工作。“对于来到瑞士的意大利打工者来说,尤其是在意大利人来到瑞士从事季节工工作的时代,我们这里曾是一个重要的后盾。如今,我们仍然继续帮助我们的同胞,每天都有同胞来此向我们请求经济资助或者征求建议,但是,我们可以-也应该做得更多。意大利移民曾受到(瑞士)社会接纳,我们社团应该将心比心,向新抵移民张开双臂。如果我们将难民拒之门外,那么我们应该接纳谁呢?”

因此,为了帮助厄立特里亚社团,尤其是他们的天主教徒社团,伯尔尼的意大利天主教布道团决定发起一项“团结一心”的项目。生活在瑞士的厄立特里亚天主教徒约有6’500人。布道团的宗旨是:帮助厄立特里亚移民融入社会,为他们的神甫筹集活动经费。对于厄立特里亚社团来说,无论是购买提格利尼亚语(Tigrinya)的宗教读物,还是找到可以做弥撒的地方,都并非易事。与意大利或者葡萄牙社团不同的是,他们还没有得到官方认可,因此得不到州政府的任何经济支持。“我是瑞士唯一一个厄立特里亚的传教士,因此,为了向信徒们传教,我不得不辗转瑞士各地,因为我的信徒们通常支付不起来我这里的交通费用。”也被称为“难民天使”的神甫穆西·泽莱(Mussie Zerai)解释说:“宗教信仰在这些年轻人的生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根治他们心灵创伤的一剂良药。”

临近傍晚,在一楼的大厅里,天主教布道团的志愿者们开始为晚餐布置餐桌。在瑞士出生、父母均是意大利移民的安东尼奥,是帮助难民团体的一分子。“我们组织过多次活动,比如说足球比赛以及募捐衣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感觉帮助这些人是我的责任,因为我知道,即便是对于我们意大利移民来说,当时融入瑞士社会也曾十分艰难,”这位48岁的神父解释说。他儿时的伙伴布鲁诺(Bruno)又补充说:“相对于瑞士德语区的人来说,我们这些讲拉丁语系语言的人可能对接纳难民更开放些,至少我们更加热情。”

当然,逃离独裁专制和寻找就业机会的移民们截然不同的经历,根本不存在可比性。但是,大多数外国人在融入瑞士社会的过程中都或多或少经历过挫折,首先,他们要过的就是语言关。

在这点上,佩特罗斯(Petros,化名)拥有发言权。一年前,这名来自厄立特里亚的年轻人来到了伯尔尼,他表示:“融入过程非常艰辛……在学校里我们学习‘标准德语’,但是路上行人都讲方言,我简直什么也听不懂。”他用带有提格利尼亚语口音的德语讲述说:“有时候,我们感觉当地人比较闭塞。”23岁的尤素福(Yusef)也深有同感,“在我们那里,各家各户总是准备好咖啡,要是有人前来拜访,我们就热情款待。”当我们问到目前他们急需什么的时候,这两位年轻人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需要一份工作!整天无所事事是一种折磨,我们总是不停地想念远在厄立特里亚的家人,还有其他很多事……”

尤素福和佩特罗斯跑着去换服装,在一楼大厅的舞台上,由来自厄立特里亚的年轻人组建的合唱团正在彩排。今晚,由于要在所有来宾面前表演,他们内心的激动情绪显而易见。

厄立特里亚天主教合唱团 边唱边祈祷

整个下午,厄立特里亚天主教合唱团的年轻人们都在不知疲倦、兴致高昂地排练着- 几个小时边唱边祈祷。晚上演出前,他们换好传统服装,准备好乐器,有条不紊。周日,他们还将和Antonio及Mussie Zerai两位神父一起,在全体信友参加的弥撒中再表演一场。

晚上7点整,晚餐开始了。菜谱是:意式烤宽面条(Lasagne)和蔬菜,这道菜由布道团里的妇女们精心准备,另一道菜是厄立特里亚的特色菜-炖辣肉洋葱。厄立特里亚的年轻人分散着坐到各个餐桌旁,人们无拘无束地聊着天,同时好奇地打量着新面孔。

“我们应该经常组织这样的活动。”克劳迪娅(Claudia)对我们说,她身上有意大利南部女性典型的热情奔放。对于厄立特里亚的局势她知之甚少,这也是她决定参加此次活动的原因。除此之外,她也是个吃货。

14岁时,克劳迪娅从意大利的萨伦托(Salento)来到瑞士。“那天是1962年2月22日,对此我记忆犹新,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见过雪,头几年,瑞士人对意大利移民总是报以白眼,在瑞士我们只是劳动力而已,所以,我理解现在这些年轻人心中的苦痛,即使过去我们不得不自己挺过来。”克劳迪娅咬着嘴唇,随后又接着说:“55年来,我只知道不停地点头称是。从儿时开始,人们就教育我们应该这样,我们不应该奢求什么。”

当年生活艰辛的种种回忆、最终融入社会的自豪感仍在第一代意大利移民的心中栩栩如生。有时,信任别人并不容易。

“总是有人质疑,‘为什么帮助他们,他们是何许人也?’”安东尼奥·格拉索神父指出:“这尤其是因为瑞士的政治环境不利于厄立特里亚难民,我们组织的各种活动恰恰是为了让我们社团的人们了解他们,但是这些都需要时间,用自己的头脑理性思考并且设身处地总是比较困难。”

外面夜幕已经降临,舞台上意大利移民和厄立特里亚难民同台共舞。合唱团的演出之后轮到了意大利南部民间舞蹈-塔兰台拉舞(Tarantella)表演。大家一边跳着舞,一边开怀大笑,伴着意大利南部音乐的节拍,人们翩翩起舞。舞步是否规范并不重要,神父开玩笑地说:“这个舞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与陌生人交往,我们的心理也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但是,了解别人无疑会增长我们的见识、拓展我们的视野。”


(翻译: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