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考虑起诉利比亚

Max Göldi和外交部长卡尔弥-瑞在苏黎世机场

Max Göldi和外交部长卡尔弥-瑞在苏黎世机场

(Keystone)

瑞士第二名人质在将近两年的囚禁之后,终于从利比亚回到了瑞士。瑞士正在考虑起诉利比亚的可能性。这是部长卡尔弥-瑞在一个公共讨论中提出的意向。

利比亚扣押两名人质的行为属于侵犯人权的行为,至于瑞士是否能找到足够的法律依据,还需要进一步进行考察。

Christine Kaufmann是苏黎世大学的教授,也是一名国际和欧洲法律顾问,就这个问题她进行了相关分析。按照她的意思,欧洲人权最高法院不能在这个事情上接受瑞士的诉讼,因为利比亚未批准欧洲人权协议。

非洲人权委员会只负责个人和非政府组织的相关事宜。因此理论上两名人质Max Göldi和Rachid Hamdani可以以私人名义在该委员会寻求帮助,因为利比亚在非洲人权宪章上签过字。

Kaufmann教授还说:“瑞士还可以让这件伤害人权的事宜在联合国产生影响。”海牙国际法庭也是一种可能,但利比亚并不认可所有国际法庭的审判权。

利比亚在联合国关于扣押人质的协议上签过字,海牙国际法庭可以根据这项协议要求利比亚接受审理。但是瑞士必须能够证明利比亚扣押两名瑞士人质是为了胁迫瑞士在一份合同上签字,而这在法律程序上则存在很大困难。

“另外还要考虑好,瑞士这样做有什么益处。”Kaufmann教授这样说。

证据难寻

想要起诉利比亚,必须有确凿的证据。瑞士必须证明利比亚扣留两名人质与瑞士在日内瓦逮捕卡扎菲之子汉尼拔有关系,而利比亚从一开始就声称,这件事与汉尼拔的被捕没有关联。

利比亚一再强调,扣押两名瑞士人,是因为签证问题。Kaufmann表示:“利比亚的签证制度非常繁复和不透明,就连本国人都不十分明白其中的奥秘。这就更加大了难度。”

国际仲裁法庭

利比亚要求国际仲裁法庭就汉尼拔在日内瓦一事给以公平裁决,那么瑞士公民也有权针对伤害人权上告国际仲裁法庭。

Göldi和Hamdani可以求助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Kaufmann说:“但他们必须首先自己针对利比亚采取行动,因为人权理事会这样要求。”当然非政府组织国际大赦组织和人权观察组织也能替他们行事。尤其是国际大赦组织手中有两名人质被扣押的详细资料。

2010年6月23日,国际大赦组织公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利比亚经常肆意抓人,包括本国公民。这些人的经历也会引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注意。

瑞士资讯swissinfo.ch,Eveline Kobler

瑞士人质

两名瑞士人Max Göldi和Rachid Hamdani约2年前,当卡扎菲之子汉尼拔在日内瓦被捕的照片被刊登出来之后,在利比亚遭到扣押。

拥有突尼斯瑞士双重国籍的Hamdani2010年2月被释放。

Göldi在被扣留将近700天后,于2010年6月中旬离开利比亚,回到瑞士。

回到瑞士后,他说:“在过去的23个月中,我生活在极大的不安和惶恐当中,我成为一个危机的牺牲品,与我自己无关。”

他和Hamdani被利比亚政府送到一个秘密地方隔离起来,这个行动被他称作“绑架”。

他在一个黑暗的房间中度过了53天。看守的行为正常但保持距离。与外界的联络被中断。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