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青年气候人士认为民主程序太慢

Maximilian Koch教授提出,引进联邦议会和州议会中各年龄层代表的配额制,但就连他自己也怀疑其可行性。 swissinfo.ch

瑞士的环保运动又在觉醒,这点从前两周暴发的环保抗议行动中就可见一斑。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瑞士一样,拥有如此之多的民主手段,但瑞士年轻人似乎热衷于环保,却不喜欢参与投票。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11日 - 09:00

9月21日夜里,环保积极分子们在瑞士抗疫封锁措施解禁不久之后,又回到了公众面前。他们挑选了议会正在开会的时间点,在首都伯尔尼联邦广场上,正对着联邦大厦安营扎寨。

他们在联邦大厦前搭起了露营帐篷,以这样的抗议行为向瑞士议会议员们表达了一种诉求:立刻停止温室气体的排放!

这种激进行为,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关注,因为瑞士明文规定,议会开会期间,不允许在政府和议会办公地点举行政治活动。右翼政党代表马上出来呼吁,这种行为属于违法。

气候是推动力

9月27日,瑞士全民针对5项重要议案进行了公投,但是这些聚集在联邦广场的青年环保激进分子,似乎在投票箱前能起到作用的机会不大。

根据伯尔尼社会研究所(gfs.bern)科研负责人Cloé Jans的数据,在瑞士15-25岁的年轻人中,52%主动或被动地支持环保运动。

气候问题也是排在男女平等、移民和外国政治话题之后最受青年人关心的问题,然后才是本国政治。

这是2019年伯尔尼社会研究所接受政治网站easyvote.ch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得出的结果。Jans表示,气候运动在青年人中掀起了政治热,同时也在他们之中形成了一种“身份认同”的共鸣。

然而反映在直接民主上,也就是投票和大选的参与率上,青年人的积极性就差了一些。比如去年瑞士的议会大选,瑞士青年的参与率就只比2015年提高了几乎觉察不到的比率。

尽管大选之前,瑞士的青年学生参与了全国范围的大规模气候游行和女性大罢工。

走自己的路

“在诸如气候保护这样的话题中,青年人的作用是从外围施加压力,告诉政界:‘请更好地完成你们的工作’,”Jans说。而大部分青年人对于正常的政治途径,如发起公民动议、参加政党及参与投票,似乎毫不感兴趣。

对此,参与了联邦广场露营抗议活动的沃州环保青年Kelmy Martinez说:

 “直到一项环保倡议真正实施到实际中,需要太长的时间,我们需要的是快速措施。”

除了投票还有更多

高中教师及瑞士历史教师协会主席Martin Pryde表示,不应该把青年人是否参与投票绝对地当成“最高民主行为”看待,他说:“我不喜欢将参政局限于参与投票。”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瑞士这样拥有如此之多,让民众参与政治决策的民主手段。但是年轻人喜欢按自己的方式行事,他们只在特殊情况下才使用这些民主手段,比如去年Kelmy Martine在议会中候选一个席位。

议会中的各代人名额

圣加仑师范学院的政治家及教授Maximilian Koch提出了三条鼓励年轻人参政的建议,按照他自己的说法,这些措施都带有挑战性。

  • 引进国民院和联邦院及各州议会中的配额制。Z一代(1995-2010年出生的人)的代表应占30%;Y一代(1980-1995年)、X一代(1965-1980年)代表各占30%,而婴儿潮一代(1965-1980)的代表名额则只剩10%;
  • 25岁以下年轻人若参与政治活动,将受到获得贷款的奖励,贷款形式有待商讨;
  • 在所有政治决策机构中,比如政府或政党内,都必须有Z一代代表的临时(但正式)的席位。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关闭。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