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移民对祖国的影响

从瑞士返回的泰托沃成功商人伊德里齐(Shefki Idrizi)

从瑞士返回的泰托沃成功商人伊德里齐(Shefki Idrizi)

买房、创业,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正是移民寄回家的钱,使这些成为可能。一项在马其顿泰托沃(Tetovo)展开的调查,揭示出移民的另一项贡献。

移民为瑞士的经济繁荣作出过重大贡献,如果没有他们,瑞士自20世纪60年代起,不会成长为如今现代化的瑞士。但很少有人知道,移民其实在他们的祖国也起到了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作用。

卢塞恩高等院校社会文化发展研究所的博士生Gülcan Akkaya在马其顿的泰托沃市对移民对祖国所作出的贡献进行了研究。

在阿克卡亚(Gülcan Akkaya)与合著者索兰德(Bernhard Soland)所进行的研究中,他们对几个主要问题进行了具体的调查,如:寄回家的资金、在瑞士习得的技术专长和社会关系对当地的效用,以及对留在祖籍家属的生活目标产生的影响等。

为此,他们走访了44位移民、归国者、家属和机关工作人员等。

不平等

“瑞士移民每年会向他们的家属提供2000-6000瑞郎,以保障家属的生活,还可以盖房子、买房子、创业或改善健康及教育状况,”阿克卡亚说。

对收款人来说,收到汇款是种福气,但这也有不利的一面:“这导致了当地社会的不平等。谁有亲戚在国外,谁就生活得更好,”这位博士生说。

这种“从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对年轻人会产生什么消极影响,研究者并未关注。但阿克卡亚说:“我并没有这种印象,汇款会抑制青年人上进的动力”。

重要的推动力

那些归国者凭借在瑞士学到的专业知识在家乡非常受欢迎,他们甚至可以成立自己的公司,特别是在建筑、粉刷、汽车维修,家具或餐旅管理等方面。

其中一个特别成功的例子便是马其顿人伊德里齐(Shefki Idrizi)的经历,他1974年因家庭团聚而进入瑞士,他的父亲在60年代末曾在瑞士工作。

伊德里齐在瑞士工厂工作积累了经验后,回到泰托沃于1991年创立了雷诺瓦(Renova)公司,经营如砂浆、抹灰、人工合成材等建筑材料。

“如今伊德里齐在马其顿雇用了400人,他还在科索沃和地拉那开了分店,”阿克卡亚说。

与这位小型建筑帝国“国王”合作的伙伴,则来自德国、奥地利、土耳其、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

引入瑞士价值观

除了那些纯粹的技术诀窍,还有一些传统的瑞士价值观,也是帮助回国者取得成功的关键。

“质量意识和可靠性在马其顿深受重视。家属们也很认同亲属从瑞士带回来的价值观,”阿克卡亚说。

他们在那里还听说过类似“时间就是金钱”的说法。他们还观察到:组织工作不仅在职场中,就是在家庭的私人空间内也受到推崇。

这与在瑞士颇为流行的说法相悖:移民漠视瑞士社会的价值观,或者说移民对瑞士的政治体系了解甚少。

“很多人以为,瑞士的运行不仅与那里不同,而且还要比那里好。在马其顿盛行附庸型经济,行政主义很官僚”。

教育市场空白

这不仅是唯一的影响,马其顿的青年如果在瑞士被学习上的问题所困扰,还会回到马其顿来补课。

“马其顿的私立大学已发现了这一市场机会,并提供德语和德语文学课程”。因此这些孩子们总是辗转于瑞士和祖国之间。

女性在移民中受苦

尽管家庭和亲属得益于汇回来的瑞郎,但这带给女性的不仅是幸福。尽管她们多在丈夫的创业公司中帮忙,并由此赢得了独立,在社会上享受着较高的地位。

但对很多妻子,特别是老一辈的移民妻子来说,她们的季节工丈夫让她们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她们必须留在家里,长时间地与丈夫分离、照顾孩子、赡养公婆。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他们的丈夫一年内要在遥远的瑞士工作9个月。

“这不是我设想的生活,我活着,就像死了,”阿克卡亚这样记录下一位女受访者的话。

这样的命运如今已很少被复制了,多亏当今的交通和现代化的交流手段,如手机、网络电话、网络聊天和电邮等。

“这可以让一方在瑞士、一方在马其顿的父母就共同的生活计划如子女教育问题达成共识,”阿克卡亚说。

世界已经变成了地球村,一位年轻马其顿人对阿克卡亚说:我和泰托沃的朋友交流就同和瓦莱州的朋友一样-“两者都时刻在互动变化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Renat Künzi

来自马其顿的季节工

瑞士现在生活着55000名阿尔巴尼亚马其顿人。

20世纪60年代初,第一批马其顿移民来自当时还属于南斯拉夫的泰托沃。

仅在温特图尔当时就有约600名来自泰托沃的所谓的季节工。

因法律关系,他们允许在瑞士工作9个月,但之后必须离开瑞士3个月。

配偶与子女不能以家庭团聚为由来瑞士。

季节工的相关规定因2002年与欧盟协定人员自由流动协议而废除。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