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到底有多中立?

米什琳・卡尔弥-瑞:“瑞士及其中立性正面对重大挑战”

米什琳・卡尔弥-瑞 Alex Spichale Fotografie

我们可以想像一个中立的欧盟吗?这正是前联邦委员与外交部长米什琳・卡尔弥-瑞(Micheline Calmy-Rey)在其新书里提出的问题。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20日 - 08:55

瑞士的中立经常成为讨论的话题。在卡尔弥-瑞新近出版的著作(德)外部链接里,提倡“积极中立”这一措辞的她探讨了瑞士中立性的历史、理论与实践,并提出了几个振聋发聩的主张。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正在参选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在您看来,这次参选为何与瑞士的中立不相矛盾?

米什琳・卡尔弥-瑞: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安理会采取的不是军事行动,而是政治行动。至今安理会只做出过四次出兵决定:朝鲜半岛、伊拉克、1999年的科索沃,和2011年的利比亚。这几次安理会都是一致行动,也就是说是以国际社会的名义。

而这正是关键性差异,与应用在国与国之间争端的传统中立不一样。在上述几个情况下中立是不适用的,因为这是以国际社会的名义进行的干预。

可是在安理会里,瑞士难道不应有自己的立场,或是可能受到他国的压力吗?

瑞士已经活跃在联合国里。她有自己的立场,也会发声,而不是缄口不语。进入安理会将会加大瑞士的行动可能性,给她更大的影响力。

这也涉及自身利益的问题,也就是说,作为小国能够在国际舞台上产生影响,对吗?

没错,借助因参与安理会而来的密切的国际接触,瑞士将有机会更好地搭建联络网,这对我国外交政策的效率而言至关重要。这会让瑞士得以接触举足轻重的大国,有助于她捍卫自己的利益。

再者,瑞典也曾围绕中立性与安理会席位是否相容展开过同样的讨论。瑞典起到了斡旋者的作用。您也知道,安理会内部要达成协议绝非易事。而瑞士也可以起到这个作用,因为我们习惯于找到基于共识的解决方案。而且我们还有优秀的外交官,这个角色就是为我们度身定做的。

您在书中提到让·齐格勒(Jean Ziegler),他把瑞士描绘成伪君子。您认为瑞士应该改变什么,才能不再被视作伪君子?

我们应该提出的问题,是要知道瑞士与不尊重人权或涉身各种冲突的国家保持紧密的政治与经济关系,这与瑞士的中立性是否相容。

我拿沙特阿拉伯的例子来谈谈。2019年春天,30几个国共同发表宣言,要求沙特释放人权活动人士,并敦促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对贾迈勒·卡舒吉法外遇害的来龙去脉展开调查,然而瑞士拒绝在宣言上署名。瑞士选择了无为。

这就提出了下面的问题:难道我们忘记了自己的人道主义传统吗?瑞士有意强化自己的影响,那么在表达自己意见上如此谨慎,这对瑞士到底有益无益?此事事关我们的可信度与说服力。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把经济与中立对立起来,但在国际舞台上采取行动要前后连贯,不能自相矛盾。

NZZ Libro

从法律角度讲瑞士不用受中立政策制约。可为什么瑞士要保持中立,要对自己那么苛刻呢?

瑞士的中立已发生过演变,不再是16世纪时的中立。那种中立是出于必要性和安全需要的产物。瑞士现在实施的是建立在国际法上的积极中立。

中立性的进化是为了回应各种风险与国际化挑战,例如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全球疫情或可持续发展等。国际问题的预防与解决,占据着瑞士国家安全与在世界上捍卫自身利益的重要部分。

但您说的对,中立法规条只适用于在发生国与国间争端的时候。中立政策并不受法律制约,而在发生国际争端时保持中立,是中立国出于自愿的举动。因此,中立政策的具体政治内容是开放的,必须考虑到外交与安全政策的利益。

瑞典与奥地利都已放弃中立,只有瑞士还死守着对中立的古老理解。我们是不是很天真,自以为中立就足以保护我们?

我提倡一种积极中立的政策,不主张让瑞士放弃中立。

积极中立的政策意味着瑞士站在国际法一边,不会在冲突中倒向任何一方,而是以法律为准。当然,也应该发表意见和谴责违犯国际法的行为,三缄其口绝对不够。

可是在如今的动荡时期,瑞士难道不该更进一步,通过加入北约组织躲到美国的保护盾之后吗?

这就是我在书中写到的:瑞士及其中立性正面对重大挑战。联合国集体安全机制受到削弱,新形式的冲突不断出现。

另一项挑战则是瑞士军队的自卫能力。武装中立的目标是能够保卫我国领土,然而军用物资的出口却给瑞士中立性实施的可信度画上问号。

因此瑞士的中立性正面临不少挑战,但这并不意味着中立性就不再有用了。它今天依然是我们手中的一张王牌,通过瑞士的人道主义努力、“善意服务”(即斡旋调解服务)和“软实力”政策,给了瑞士一个特殊角色,也就是发展外交与推动和平的角色。

在您的书中,您甚至提出了是否可以想像欧盟中立的问题。如果欧盟变得中立了,那北约组织就该解散了。这现实吗?

您要知道,瑞士的中立模式不能一成不变地移植到其他国家或欧盟这样的组织。这也不是我的主张。

也许我的表达方式不够恰当,或许我本该用“中立性”这个词来谈欧盟。然而中立性的基础与原则就够激励人心了。

在中立性的核心,存在一种基于法律开展非暴力政治的意愿,这里涉及的是放弃使用侵略性的力量。这跟欧洲防御政策或是跨国防卫方式并无矛盾。我主张的,其实是一种欧盟集体安全机制。

如果欧盟真的朝着这个方向切实发展,那么瑞士是否会加入欧盟?

如果瑞士真要加入欧盟,那么放弃中立并不是法律限制的问题,而是敏感政治的问题。不要忘了,欧盟共同防御政策的目标是实现共同外交与共同安全。如果欧盟有一天能够实现这种政策,那么它跟我国的中立性势必难以相容。

米什琳・卡尔弥-瑞

米什琳・卡尔弥-瑞生于1945年,她曾连续多年活跃于日内瓦州政坛。

身为社会民主党(SP/PS)成员,她从1981年就被选入日内瓦州议会。1997年她通过选举进入州政府工作,领导该州财务部。

2002年12月4日,她获选进入联邦委员会,成为联邦外交部长,并在这个岗位上工作到2011年12月31日她退休为止。2007年和2011年,她还两度成为瑞士联邦总统。

自2012年起,她一直担任日内瓦大学(全球问题研究院)客座教授(法)外部链接

End of insertion

(译自法语:小雷)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