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近60%的瑞士聯邦政治人物受到威脅恐嚇

10%的議員會每週都會受到數次威脅或謾罵。 ©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僅剩六個月之期的瑞士聯邦大選指日可待,然而一項調查研究顯示,出仕從政,或許是一門高危險職業,對於近60%的瑞士政治家來說,受到威脅恐嚇已成家常便飯;逾四分之三的從政者如同例行公事般地遭受惡言詈辭,毀謗辱罵;女性政治人物不僅不會因女子身份而受到憐香惜玉的優待,反而會置身於最危險的境地。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6月07日 - 11:30
RTS/jdp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繼聯邦警察局(聯邦警察局)近期出爐的一份報告(英)外部链接披露匯報呈文的瑞士議員受到恫疑虛喝的案例與往年相比顯著減少之後,瑞士法語廣播電視台(RTS)針對議員們所遭受的威脅和侮辱的等級以及嚴重程度進行了一輪調查(法)外部链接

此次調研發現,在經民選當選的議員群體中,迄今尚未遭受過任何威脅恫嚇或肆言污辱者僅佔20%;對於近60%的在職議員來說,受到威脅恐嚇已成家常便飯;與此同時,78%左右的議員則面臨過來自信件,電子郵箱或者社交媒體等不同途徑出言不遜的污言穢語,惡言咒罵。共計113名受訪議員,涵蓋了75名男性和38名女性從政者。

外部内容


雖然議員群體遭受威脅恐嚇的頻率不盡相同,但絕大多數受訪者坦言,自己每年都會面臨一到五次的威逼脅迫或嚴重詆毀,與此同時,32%的在職議員遭受恐嚇或辱罵的頻率更是高達每個月一到五次。而每年遭遇類似經歷低於十次的瑞士議員比例僅為區區10%,與這些“幸運兒”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還有10%的議員會每週都會受到數次威脅或詬罵。

這種恫嚇威迫,謾罵洩憤的現象,似乎在秉持極端政治立場的政黨 - 無論是極端左翼政黨還是極端右翼政黨 - 的議員身上更為頻繁出現瑞士議員們遭遇的絕大多數惡語中傷,或涉及其所屬政黨(54%),或與其個人政治主張(48%)有關部分受訪議員指出,自己經常會受到與頗具爭議或者敏感性話題 - 譬如要求給予赴瑞尋求庇護者以平等權利 - 相關的穢語辱罵。

女性政治人物更易受到威脅與詆毀,只有不到8%的瑞士女性議員直言,威脅恐嚇從未波及自身。當談及遭受的威脅或辱罵的具體類型時,男女從政者之間也顯現出鮮明的差異。近乎88%的女性政治人物飽受帶有性別歧視色彩的言論之苦,而只有5.5%的男性同僚淪為同類言論的受害者。

受訪議員們表明,惡言辱罵不堪入耳,具體陳述包括:“對政治而言,(你)實在是過於性感色情”,“(你)性冷淡,所以最好是披上件回教罩袍”,或者“(你這個)金發碧眼的毒藥”。帶有性色彩的污言穢語,詆毀辱罵,甚至包括色情淫穢描寫,對女性議員來說也更為司空見慣。

外部内容


尋求“保護傘”

雖然不少瑞士議員把種種威脅恐嚇視為“政治與生俱來的一部分”,從而選擇聽之任之,不予理睬,但仍然有些政治人物要求警方提供保護,甚至還有十幾位議員已相繼提起刑事訴訟。一位議員在受訪過程中回憶起自己曾於2015年議會選舉之前身著防彈背心發表演說的情形。

在上報的議員遭受威脅恐嚇諸多案例中,一位議員一度受到強暴的威脅,而另一名議員多次在自己的郵筒裡驚駭地發現了動物屍體。據瑞士法語廣播電視台RTS報導,來自左翼社會民主黨地議員CédricWermuth,曾經收到了裝有子彈的信封,他堅信,此舉是針對他本人為赴瑞尋求庇護者爭取平等權利所作出的恐嚇行徑。

“要說這些物件沒讓我膽顫心驚,如坐針氈,那肯定不是實話,然而,這就是政治例行常規的一部分。在這種情況下,當務之急是保護你的家人,避免他們受到直接影響, “CédricWermuth表示。

2017年年底,瑞士議會為遭受性騷擾或滋擾圍攻的“受害”議員們特設了一間獨立的諮詢部門。而就在近期,另一間針對惡意網絡欺凌的諮詢機構近日成立。


​​​​​​​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