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视镜头只是摆设?

摄像头随处可见,但起到的作用却不大 Keystone

到处都有监视镜头,但是这些监视镜头到底在监视什么?一名科学家和一名警署官员对此发表了言论,这是一项能够引发无数想象的现代技术。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04月10日 - 11: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显示屏上显示着人群,拥挤、匿名、快速,忽然传出了“哔哔”的声音,画面停止,一个白色的框子出现并在银幕上一闪一闪,一张脸在框子中出现。-“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你能把图像放大吗?”

几下点击之后,这张脸占据了半个屏幕,另一半屏幕上则显示一些个人的标准头像照和对应的描述。

对,这是美国侦探片或动作片中的情景,在现实生活中这种技术还远远没有达到这种程度。

“如果一个抢银行的人不加任何掩饰地出现在银行柜台前,对于侦破人员来讲纯属幸运。但是只要穿一件连帽衫、戴一顶头盔或者戴上面具,就可以把事情搞得复杂化。”汝拉州警署官员Olivier Guéniat这样说。

他的经验告诉他,很多图像的质量经常是“令人气馁”的。尤其是在黑天的时候,摄像头基本上“毫无用处”。自动识别一个运动中人物的面孔目前还不太可能。“这类识别器系统早就在德国的各大火车站进行试验,但至今尚无任何进展。”

如果所有人都往一个方向运动,还相对简单一些。但如果在机场大厅或者在一个公共的广场,情况就会更加复杂,纳沙泰尔大学人口学院的Francisco Klauser这样表示。

这位年轻的助理教授发表了很多该类文章,也是最近刚刚问世的一本特刊《Information Polity》的创始人之一,这本特刊首次总结了12个欧洲国家的监视摄像头的使用及其作用。

六个月的消停

15年前这个题目在英国引起了关注-伦敦居民人均每天生活在300个摄像头的监控之下,当时人们甚至将这种监视方式称之为一场“革命”,而如今已经到处可见。

在瑞士这样一个直接民主的国家,有时甚至将安装监视摄像头这一事宜作为公民投票的题目,比如圣加伦、卢塞恩和Renens都这样做过。

按照Francisco Klauser的估测,瑞士共有10万-15万个摄像头。这种设备虽然有时候可以对刑侦上的识别工作起到帮助作用,但是却毫无预防功能。

 “我见过的所有相关调查,尤其是英国的类似调查,结果都显示,在摄像头安装的初期,对于减少犯罪率和增加安全感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6、7个月之后,这种作用也就淡化了。”

“如果对商店和银行中安装监视摄像头的数据进行分析,会发现其实这一工具根本没有多少威慑作用,”Olivier Guéniat表示:“安上摄像头之后,大街上的小偷小摸会少一些,但当他们意识到一切照常之后,就又会从头来过。”

谁会看?

“人们总是想象,监视镜头会解决一些问题,因为可以录下现场情景,但是实际情况却并不如此,”尽管这位警官承认在某些情况下,摄像头会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他说:“根据这些摄像设备的数据可以做一些笼统的判断并研究出应付策略。但是如果到处都安上摄像头,却没人有时间去查看收录的数据,则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有些摄像监控设备是自动的,比如在飞机场和购物中心,” Francisco Klauser说。但是这种情况也需要人员配备,当发生冲突和偷窃行为时出面解决。

马路上

“在高速公路上安装监视摄像头则作用很大,”教授这样说。瑞士基本上每条路段上都装有监视照相机,用来收录事故或者超速数据,这些监视系统还带有一个软件可以收录不移动的物体,这一系统10年来运行非常顺利。

瑞士联邦铁路是监视相机最大的用户,并且对其效果非常满意。“四分之三接受调查的人,感到在装有监视相机的火车里更加安全。火车上的暴力行为在下降。2005年的火车暴力事件共为278起,而2010年则只有147起,这是联邦铁路的媒体发言人给出的数据。”

妄想?

Francisco Klauser说:“瑞士的监视录像系统并不是中央管理。而且几乎是混乱的,谁也不知道哪里安装了监视镜头、拍摄下来的影像会发生什么?”

警官Olivier Guéniat也认为不需要对所有公民的每个行为都进行监视。“对监视系统心怀畏惧的只有少数人,而且人们总是过高地估计了监视镜头的作用。”

数据保护法

在大街上和公共场所允许官方安装监视器,而个人则不允许。

在工作场所不允许安装摄像头监视工作人员的举止,但是如果是出于安全和产品检测目的,则允许安装。

在购物中心、停车场、火车和火车站允许安装摄像头,但是有严格的限制。数据保护部门规定,摄像头收录的数据只能用于人员和物资的保护。只有少数人能看到这些图像,必须在短时间内被销毁(一般情况下,在录像后的24小时之内)。

End of insertion

摄像头起不到全部监视作用

监视摄像头不仅是警察的办案工具,也常被警察、市政、高速公路,公共交通工具、飞机场、停车场、购物中心和银行用来做监视工作。这种摄像头共有多少,无人知晓,因为无人系统地做过统计。

根据德国Mario fischer咨询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2010年监视摄像头向27个欧盟国家的市场销售额达12.4亿欧元。

英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摄像监视器”国家(平均每14个人就有一台监视摄像头),这与警备中心化和实行严格的私人领域保护有关。

尽管共安装了500'000个摄像头,但并未令伦敦成为最安全的城市。2008年苏格兰证实,只有3%的犯罪行径是通过这些监视设备破案。

End of insertion

中国情况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道,中国在加强安全监控,北京警方要求超市、商场安装高清晰度的安全监控摄像头。

预计,从2010年至2014年,中国摄像头的数量将以每年20%的速度增加,而其他国家这一速度不超过10%。IMS高级分析师张博(音译)估计,2010年,中国增设了超过1000万个摄像头,既覆盖私营场所也包含公共场所。

部分人认为,设置监控摄像头没有坏处,上海警方就表示,监控摄像头去年帮助他们抓捕了6000名犯罪嫌疑人。

但也有民众表示,在商场等公众场所安装摄像头会让人不安,有被窥探到私隐的感觉。尤其在婴儿室、宿舍等地方不应该出现摄像头,因为这会侵犯民众的个人隐私。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傅鼎生(音译)表示:“监控摄像头的目的是保护社会公众,个人私隐应该为公众安全让位。”不过,他补充说,为保证监控系统不被滥用,需要更多的保障措施。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