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非洲疫情 "埃博拉病毒没有引起人们足够重视"

作者:

很有可能,两种抗埃博拉(Ebola)病毒疫苗将在瑞士进行人体临床试验。但是,对于正在肆虐西非的埃博拉病毒,为什么差不多需要40年的时间才找到对症良药呢?为此我们采访了瑞士热带与公众卫生研究所(Swiss Tropical and Public Health Institute)的主任马赛尔·坦纳(Marcel Tanner)



塞拉利昂的Freetown:医务人员正在对疑似患者接触过的区域进行消毒。

塞拉利昂的Freetown:医务人员正在对疑似患者接触过的区域进行消毒。

(Keystone)

今年,西非的埃博拉病例超过了6’000例,可谓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埃博拉疫情。面对这一紧急局势,在考虑道德规范与临床标准的条件下,当务之急是必须尽快研制出抗埃疫苗,以便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巴塞尔热带与公共卫生研究所(多语)外部链接的负责人马赛尔·坦纳指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923就瑞士出现的首例疑似埃博拉病例瑞士联邦卫生局进行了通报。然而,初步检查结果却显示这是一场虚惊。这一埃博拉疑似病例令您忧心忡忡吗?

两种疫苗即将在瑞士进行临床试验

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了应对埃博拉疫情的两种疫苗。

第一种疫苗是由美国卫生局和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GlaxoSmithKline)研发的,他们使用黑猩猩身上的一种腺病毒作为埃博拉病毒疫苗的载体;第二种是由美国纽琳基因公司(NewLink Genetics)研发出来的水疱性口炎病毒。

两种疫苗的临床试验将在洛桑和日内瓦进行,试验对象为100人。但是,这要先得到瑞士医药管理局(Swissmedic)和道德委员会的授权才能进行。

信息框结尾

马赛尔·坦纳:我并没有为此担心。洛桑的这个病例表明,我们的医疗机制完全有能力应对这一情况。此次的处理方式十分得当,即使最终检验结果呈现阳性,各种医学措施都会很快各就各位。

早在20年前,巴塞尔曾经出现过一例埃博拉病例。正如今天一样,当时既没有接种疫苗,也没有治疗药物。然而,我们知道,只要采取一些简单措施,比如说,对病人进行隔离以及改善卫生条件,就可以减少死亡机率。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由此来说,埃博拉病毒在欧洲传播的危险是微乎其微了...

马赛尔·坦纳:确实如此,我们的医疗机制可以应对这一问题。再比如尼日利亚,那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新的埃博拉感染病例了,这点十分令人可喜。如果及时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即使医疗条件并不理想的地区也可以有效阻止病毒的扩散。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很有可能,两种抗埃疫苗将在洛桑和日内瓦两地进行人体临床试验为什么这一关键步骤恰恰要在瑞士展开呢

马赛尔·坦纳:这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强烈要求,该组织总部就设在日内瓦。在同样严格的条件下对疫苗进行临床试验并且对其效果进行比较,这是最好的方式。除此之外,我们大学的附属医院都有足够的条件进行此类试验。临床试验的目的是为了确定疫苗是否可以刺激人体产生抗体。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疫苗会有副作用吗?很可能其副作用要在几年之后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您怎么看?

瑞士热带与公众卫生研究所Marcel Tanner教授

(SRF)

马赛尔·坦纳:这种危险并不能排除。但是人们不应该仅仅从安全角度来考虑,否则的话,我们就不应该生产任何药物。我举这样一个例子:5、6年前,刚果有种治疗嗜眠症的药物被叫停使用,因为该药偶尔出现副作用。结果为了治疗嗜眠症,如今采用的还是50年前研制的药物,平均每100名患者中,就有2-5名死于该药品。

因此,鉴于当前的紧急情况,在对抗埃疫苗的风险评估中,我们也要考虑到其优点。

我们希望医护人员能尽早得到接种。如今最为重要的事情不仅仅是埃博拉造成的死亡人数,而且当地的医疗机制也在趋于崩溃,这是需要解决的头等大事。因为在边远地区的医院里,医护人员在岗位上提心吊胆,他们缺少防护服装、消毒剂,谁又愿意在这样的条件下冒着生命危险进行工作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首例埃博拉病例出现于1976年,如今大约40年过去了,市面上至今仍未有任何疫苗或治疗药物,其原因又是什么呢?

马赛尔·坦纳:埃博拉是众多被人忽视的疾病之一,这样的疾病还包括疟疾、嗜眠症和寄生虫病。被忽视疾病的应对药品动议(英)外部链接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该动议的发起人是无国界医生(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组织(其目的是针对那些不为人关注的疾病,研制有效药物)。但是由于可用资金有限,确定当务之急就显得十分必要。为了抗击疟疾,每年的投入达到10亿美元,如果再有10亿美元的基金,我们可能就会将对抗击埃博拉病毒考虑在动议之中了。

我们总是将埃博拉看作是一种不足挂齿的流行病,认为只要注意卫生并进行隔离,这一病症就可以得到控制。20来年以前,为了阻隔一种特别具有攻击性的病毒变体,刚果民主共和国就曾经采取过这一做法。当时没有人认为我们需要研制一种药物,因为他们认为单单医疗措施就足以解决问题,然而,当前形势却与过去大不相同。

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似乎突然之间,近几个月以来,各种抗埃疫苗和药物都扑天盖地地浮出水面。这些药物是一直被锁在抽屉里,还是研究工作堪称神速呢?

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超过70%

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们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英)外部链接上发表的文章中指出,感染上埃博拉病毒的大多数患者介于15-44岁之间,死亡率高达70.8%。这一研究结果将截止到2014年9月24日登记的一部分病例也考虑在内。

该文章指出,整个感染过程及潜伏期(平均来说为11.4天)与过去基本相似。

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主要流行在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的埃博拉可能造成20’000人死亡。

信息框结尾

马赛尔·坦纳:首先,应该指出的是,一些研究人员一直都在默默无闻地工作着,他们的研究对象主要是针对病毒性出血热病症,其中就有埃博拉。其次,这也涉及到生物恐怖主义,美国人早已在军事研究中研制出一种抗埃药物。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可能会有人认为,医药工业对于利药品的研发似乎并不感兴趣

马赛尔·坦纳:很多人都这么认为,90年代时我也持有这种看法。但是到后来,随着“被忽视疾病的应对药品组织”(DNDi)的建立,医药工业和公共部门的合作得以加强。当然,并非整个医药工业都积极参与,公共部门也有责任确定首要任务。

进一步讲,人们可以批评说我们找到治疗方案的速度太过缓慢,学术界也可能对我们进行口诛笔伐,我们的重视程度可能的确有限,但是这也是因为相对于其他疾病来说,埃博拉不显得很重要。在众多被人忽视的疾病中,埃博拉更是不太起眼。

我再重复一遍:凡事都要考虑重点,社会力量也应该积极参与。为了确定我们想在哪一方面进行投入,就需要达成共识。比如说,人们需要阿尔茨海默氏病疫苗,或者是抗衰老的有效药物,为什么却不寻求解决良方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于其他病毒来说,您认为我们需要尽快研发出抵抗哪种病毒的疫苗呢?

马赛尔·坦纳:登革热(一种热带传染病,骨关节及肌肉奇痛)是一种常常被人们遗忘的疾病,其处于试验阶段的疫苗有效率只达到50%左右,这远远不够。此外,还有疟疾,每分钟就有一人因此而死亡。


(翻译: 薛伟中),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