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人也為拆遷煩惱

俯瞰Brunaupark居民區,其右方是瑞士信貸Uetlihof的辦公樓。 Keystone

在蘇黎世的一個普通住宅區,一群長期居住在一處龐大公寓樓中的租戶正面臨著失去家園的危險,因為這裡可能會實施一項由養老基金支持的翻新項目。類似的項目在全瑞士境內屢見不鮮,因為銀行利率低,更多的資金流向房地產市場,掀起一股投資熱潮。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0月25日 - 09:00
Clare O’Dea,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Brunaupark坐落於蘇黎世城西南,位於玉特利山(Uetliberg)和蘇黎世湖之間,從這裡乘坐有軌電車到蘇黎世火車站只需要15分鐘。在一處小型購物中心身後,有處由五幢公寓大樓組成的社區,建於1980到1996年間,如今這個社區大約有700人,居住在405套公寓中。

來到這個社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根根高聳的白色竿子,出現在各個它們不該出現的地方。依據瑞士規劃法,這些竿子標示出了新建築物的高度和位置。這些新規劃中的建築物屬於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養老基金。

3月的最後一週,當地的郵差迎來了一項繁重的任務。房主通過房屋管理公司,給住在Burnaupark的200餘個家庭發放了通知函,告知其租住合同將被終止。新的規劃是拆除五棟樓中的四棟,減少240個公寓,然後在更靠近街道的地方重建更高的樓,新樓將可提供500間新公寓,但房租要高得多。

Brunaupark的租戶已經組織起來,通過請願和法律手段來抵制該新建計劃。

瑞士信貸是全瑞第二大銀行,這件事已經成為這家銀行在公共關係上令人頭疼的問題。聯合國住房權益特別專員Leilani Farha於6月訪問了Brunaupark,以示對租戶的支持。這加深了該事件對瑞士信貸公共形象的負面影響。

但是瑞士信貸養老基金堅稱自己作為房主已經盡到了責任,他們提前一年多就發布了終止租住合同的通知。

瑞士信貸養老基金並不是唯一在房地產上投資的養老基金。因為瑞士城市裡的居住空間供需關係緊張,房地產被認為是安全且有利可圖的投資,而且目前瑞士的利率為全球最低(英),這使得傳統債券幾乎無利可圖。低利率也使得翻新工程變得便宜。所有的一切導致房地產價格持續上漲。

“我們下定決心要抗爭”

Willy和Bianca Küng自從1982年就生活在Brunaupark Clare O'Dea

在那一天收到通知的一對70多歲的夫婦對Brunaupark有著特殊的感情。 Willy和Bianca Küng住在頂層的一處四室公寓裡,在家裡他們可俯瞰老城,遠眺南邊的阿爾卑斯山。這棟樓計劃在2020年6月拆除。

他們的兩個兒子也住在這棟公寓樓裡,第三個兒子則住在另一棟面臨拆除的樓中。 Bianca每週三天要照看她的四個孫子孫女。

“這裡就像個村子。我們這個社區很適合家庭和孩子。生活中需要的一切都可以在這裡找到,”Willy Küng說。

Willy指著他那舒適的客廳繼續說,“拆掉狀況完好的樓再蓋新樓完全不合理。他們想要乾淨利落地重建,但我們決心抗爭。”

與租戶協會一起,他和妻子試圖通過各種途徑阻攔這一由瑞士第二大銀行的養老基金發起的項目,讓住戶可以繼續生活在這裡。

“如果我們能找到我們負擔得起的地方,我們可能會搬走”

Küng一家於1982年搬進了這個嶄新的公寓社區。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們會住在這裡。這個地方當時被認為是城市發展示範區,”他補充道。

Brunau的住戶在這裡找到了在城市中很難得到的社區生活,他們很怕失去它。這裡的設施十分齊全,可直接步入玉特利山的綠地散步、慢跑、騎自行車。

上了年紀的人尤其喜歡家旁邊就有帶餐館的超市、藥房、理髮店以及醫療中心。年輕的家庭則受益於這裡的日托中心、幼兒園,還有可供孩子玩耍的充足的安全空間。東正教猶太居民步行即可到達猶太教堂。

從Küng家公寓望出去看到的風景 Clare O'Dea

緊鄰 Küng一家,在同幢樓的另一個樓門,Elisabeth Sutter也是第一批租戶之一。她與丈夫住在一樓帶小花園的公寓中。

儘管她願意繼續住在這裡,但是她並不那麼樂觀。 “總是帶著擔憂住在這裡,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我們能找到一處我們負擔得起的地方,我們可能會搬走。”

跟 Küng一家一樣,Sutter一家的公寓在2011年剛剛翻新過。廚房、洗手間和窗戶都是新的。 Elisabeth和她的丈夫Paul對這間公寓的各方面都很滿意。

“人們想要住在這裡,但是我們樓17間公寓中的七間現在處於空置狀態。兩個鄰居很遺憾去世了,其他五戶搬走了。他們接受不了。現在這棟樓裡很清靜。 ”

租戶們已經組織起來,成立協會來保衛他們的權益,協會的名字是“Brunaupark居住者權益小組”(Interest Group Living in Brunaupark)。他們收集了5’700個簽名,5月時已經將請願上呈給蘇黎世市議會(Zurich City Council)。

目前有組織的反對瑞士信貸養老基金此項規劃的行動可分為兩大路線:反對重建,以及針對終止租住合同的質疑。

這一行動尚處早期階段,但是租戶們說,為了拯救家園,他們會一直通過這兩條路線上訴到聯邦最高法庭(Federal Supreme Court)。

“我的公寓亂七八糟……我的思緒也是一團亂麻”

租金也是使Brunaupark租戶的爭議變得複雜的另一因素。這片居住區的平均月租在蘇黎世算是相當划算,在1’500到2’500瑞郎(1’518到2’024美元)這一區間。新公寓的房租將會在2’500到3’500瑞郎之間。

這些Brunaupark的長期租戶失去的不僅僅是安全感。他們還要面對轉型期的諸多困難,這些長期受到良好保障的租戶將不等不轉型為新租戶,在貴得多的公開市場上參與競爭。

這個安靜的蘇黎世社區現在面臨著實實在在的困難,尤其是對於那些老年住戶和那些低收入家庭來說。瑞士信貸養老基金為租戶尋找新住所提供支持,但此舉在那些手頭緊張的人眼中,簡直是個笑話。

一位年長的女士由於不好意思,沒有帶我參觀她的家。因為她說,“打這事發生以來,我的公寓裡亂七八糟,我的思緒就如一團亂麻”。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