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瑞士法官能对赛门娅“性别门”案件进行裁决?

南非田径选手卡斯特·塞门娅与她的代表律师于2019年2月出现在位于洛桑的国际奥委会体育仲裁院 Keystone


多亏了瑞士法官,曾两度斩获奥运会女子800米桂冠的南非田径选手卡斯特·塞门娅(Caster Semenya)得以无需服用药物降低睾酮水平、不受限制地参与所有距离的赛跑-尽管是暂时性的。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6月10日 - 09:3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为您释疑解惑,为何瑞士联邦最高法院(Switzerland's Federal Supreme Court,多语)在这桩跨越科学与性别政治两大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中,拥有发言权。

瑞士法官为何牵涉其中?

国际奥委会体育仲裁院(CAS,英、法),是一家专门为解决体育纠纷而设立的国际性仲裁法庭,其总部位于瑞士西部城市洛桑。鉴于该机构所有仲裁裁决的法定地点是瑞士洛桑,因此,其受瑞士法律管辖;如对该机构的仲裁裁决存在异议或质疑,可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请上诉。

该案件现状如何?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现已作出临时性裁夺,责令国际田联(IAAF,英)暂停执行针对曾两度斩获奥运会女子800米桂冠的南非田径选手卡斯特·赛门娅参赛资格的睾酮水平最高限值规定。这意味着,在瑞士联邦法院通过对所有证据材料进行聆讯并据此作出最终裁决之前,赛门娅临时性获准在无需通过服用药物控制体内睾酮水平的情况下,不受限制地参与400米至1600米的中短程赛跑赛事。最终裁决结果何时出炉,目前尚属未知。


会有哪些可能性结果?

倘若瑞士联邦法院对赛门娅起诉国际田联歧视案予以驳回,那么,赛门娅或许会因瑞方的裁定结论深感不平,以侵犯人权为名,转而向负责审理指控《欧洲人权公约》的缔约国违反公约里关于公民及政治权利人权案件的机构-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提起上诉。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对国际体坛所作出的裁决,影响力如何?

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就针对国际奥委会体育仲裁院的诉讼所作出的仲裁裁决,究其本质,并无被承认或实际执行效力。换而言之,最终判决只能够促使(国际田联)撤销针对塞门娅参赛资格的(限制性)规定。

在瑞士田径运动员Philipp Bandi看来:“卡斯特·塞门娅案的最终判决,将会为今后驰骋在国际体坛中的选手们提供判例。根据尚未出炉截然不同的两种裁决结果,未来遭遇类似境遇的体育协会或运动员要么不平则鸣,要么忍气吞声。”

* 根据《瑞士联邦国际私法》第17条规定:“如果外国法的适用将导致明显违背瑞士公共秩序的结果,瑞士则有权排除其适用。”

曾经发生过类似案例吗?

鉴于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是国际奥委会体育仲裁院上诉法院,因此,众多高水准的外国体坛风云人物都曾相继诉诸瑞士联邦法院以期解决分歧。知名案例包括:


德国速滑选手克劳迪娅·佩希施泰因(claudia pechstein)在完成一场角逐之后展颜 Keystone


曾在冬奥会女子竞速溜冰项目中斩获5枚金牌、2枚银牌以及2枚铜牌的常胜名将-德国速滑选手克劳迪娅·佩希施泰因(claudia pechstein),因先天性异常而被血液分析检测系统检验出服用兴奋剂,未能通过血检。

面对国际奥委会体育仲裁院针对她所作出的被禁赛两年、无缘温哥华冬奥会的“惩罚性”决定,她于2009年先后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和欧洲人权法院提请上诉,然而均以败诉收场。

2004年,罗马尼亚足球运动员阿德里安·穆图(Adrian Mutu)因在药检中被揭发曾服用违禁药物,被彼时效力的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要求支付赔偿金而一纸诉状告上法庭。

穆图则声称,自己服用的是一种增进性能力的药物,并选择不断上诉。最终,他的上诉先后被国际奥委会体育仲裁院、瑞士联邦法院以及欧洲人权法院驳回。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