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第一次被追債後,我就被帳單淹沒了”

瑞士人最常欠費不交的款項是稅務和醫療保險費。 Keystone / Martin Ruetschi

生活在富有的瑞士,並不意味著一定“免疫”於負債的命運。每10個瑞士人中,就有4人生活在至少擁有一筆債務的家庭中。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7日 - 11:44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在瑞士,42.5%的居民家中持有至少一種以下債務類型:信貸、租賃、滯納金、未付信用卡,等等。但是,金錢仍然是禁忌話題。當事人通常不願與親友談及自己的困難並尋求建議,這令他們的處境變得更糟。

債務在瑞士

關於瑞士人財務問題鮮有詳細數據統計。聯邦統計局提供的最新相關數據來自2017年關於居民收入和生活狀況的調查。

42.5%的居民家中持有至少一種債務,而18.9%的家庭有拖欠未交的欠款。瑞士人最常見的貸款是用來購車,買家具或償還其他債務。而最常見的未付帳單就是稅單、醫療保險和電信服務收費單。在過去的12個月中,7.6%的瑞士居民家中因為欠費而被追索。

End of insertion

Maxime *今年26歲,他的還債之路眼看就要結束了,但這條路可謂漫長而複雜。 “一切始於一個愚蠢的故事”,直到今天,他仍然不太願意觸碰這件事。 “為了幫助一個遇到些小麻煩的朋友,我同意為他的電話費做擔保。可是他從來沒有付過帳單,最終,我為此背負了幾千瑞郎的債務。”

Maxime當年19歲,學徒培訓後剛剛經歷了一段失業期,他付不起這筆錢。 “直到那一刻之前,我過得還算好,財務狀況也應付得過來。當我收到第一張欠款追索單時,簡直是當頭一棒,我不知道要去哪裡,腦子裡亂成一團,完全被帳單淹沒了。” 這位年輕人試圖找到解決辦法。他聯繫了電信公司,但沒有辦法取消這筆欠款。

Maxime不得不推延繳付其他帳單,收款信件堆積如山。他尚能保持基本生存需要:飲食、房租和電話費。 “我放棄了一些帳單,比如醫療保險保險。我把未繳帳單放成一摞,結果,欠款從開始的3000瑞郎一路漲漲漲……”

“一開始,我很焦慮,很羞愧,感覺糟糕。後來就習慣了。”

Maxime

End of insertion

“我想自己扛著”

Maxime沒有和親友提及過自己的財務困難:“我想自己扛著。我不希望問題越變越大,這一切實在太愚蠢了!” 逐漸地,未付帳單越積越多,債台越築越高,幾年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一開始,我很焦慮,很羞愧,感覺糟糕。後來就習慣了。”

Maxime找到工作後,債務追索辦公室計算並預留給他所需的最低生活費用,並扣留剩餘工資以償還債權人-每月用於還債的費用大約1200瑞郎。 Maxime回憶說:“在支付了房租、食物、車費和電話費之後,我剩不下多少錢了。我過著自己能過的生活,僅此而已。我曾經去度了一個假,但用的是我父親借給我的錢。”

幾年過去了,這位年輕人的財務狀況並沒有什麼改善。 “我去債務追索辦公室,想了解​​還有多少欠款要還。我感覺欠債金額總不變小,而我的工資每個月都在下降。” 因為償還債務還附加利息,Maxime意識到自己很難“翻身”。

外部内容

“一大堆信件比一個整齊文件夾要複雜得多”

妻子懷孕以後,他決定行動起來,以恢復財政自由,做到養家糊口。他聯繫了位於拉紹德封的新教社會中心(Centre social protestant),該中心提供債務諮詢服務(法)外部链接。行動第一步:檢查所有信件、帳單,分別歸類。 Maxime回憶說:“我們一切從簡。因為收拾一堆信件比整理一個整齊的文件夾要複雜得多。”

新教社會中心去年發起了一項預防負債危機的宣傳戰。 Centre social protestant

在顧問的協助下,Maxime做了所有必繳款項的費用清單,並確定了優先款項。納沙泰爾州新教社會中心的社會工作者Joanie Wicky解釋說:“通常,財務問題與管理問題是互為因果的。一切都混成一團,失控是一個逐漸發生的過程。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做好管理。”

為了幫助Maxime,Joanie Wicky與債權人取得聯繫,詢問債權人可否延緩還債期限,並對某些帳單進行重新評估,例如,是否有可能取消某些因為拖欠而產生的附加費。 Wicky還了核實了之前債務追索辦公室計算的最低生活費:“許多人不了解哪些開支(在支付能力許可的情況下)可以算進最低生活費中。比如醫療保險費的漲價部分,這可是每個月必須繳付的很大一筆開支。”

因此,Maxime的當務之急是恢復支付保費的能力。其次,就是去申請那些他尚不了解、但其實有資格享有的社會福利待遇,例如健康保險補貼。 Joanie Wicky說:“就算有薪金收入,負債人還是可以按規定申請很多福利的,只可惜當事人從未得到過相關資訊。例如,醫療費用可以通過債務追索辦公室償還,但是您必須自己支付帳單,然後將付款單直接轉寄給追索辦公室。”

“就算有薪金收入,負債人還是可以按規定申請很多福利的,只可惜當事人從未得到過相關資訊。”

Joanie Wicky,新教社會中心的社會工作者

End of insertion

“我不想做蠢事”

Maxime的財務狀況已經穩定,因為他很幸運地獲得了一項外部財務支持,一次繳清了所有欠付帳單。從此以後,他每月只要向一位債權人償還一筆無利息的固定金額就可以了。隨著債務顯著縮減,他背負的債務大山有望在2023年被完全清除。

但他依然會定期去新教社會中心諮詢他的顧問:“這使我感到放心,否則我擔心會因為疏漏而再次陷入債務危機。我的情況很長時間都很穩定,我再也不想因為一些愚蠢的事而再次面對這些麻煩。”

在Joanie Wicky看來,很有必要加強負債預防工作,因為債務危機可能隨時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 “目前這方面還沒有足夠的數據,因為資訊很難獲得。但可以肯定的是,擺脫債務可能是一件要花費數年甚至一生時間的事情。” Joanie Wicky指出,在瑞士,人們忌諱談論金錢,這種情況令負債人更加難以尋求外界幫助。 “關於欠債,人們羞於啟齒,不願提及,當事人往往會假裝一切正常,以致最終債務堆積如山。”

Maxime對新教社會中心的幫助感到非常滿意,他想勸告所有遇到資金問題的人都應該敢於尋求外界支持:“我們必須找到的,不是金錢上的幫助,而是精神上和管理上的幫助” 。這位年輕人成功調整了步調,改善了財務狀況,也提高了生活質量。說到未來,他很樂觀:“壓力小了,以前負擔很重。現在我感覺好多了,鬆了一口氣。”

*文中使用的是化名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