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冠死亡人數攀高:瑞士群情激憤

12月6日聖尼古拉斯節,伯恩的聯邦廣場。節日歡慶的氣氛被哀思所取代,人們在紀念新冠疫情的5’000名死者。 Keystone / Anthony Anex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10日 - 09:45

新冠病毒在瑞士已經造成了超過5’000人死亡。各種情緒彌漫了整個國家,其中也包括憤怒之情,尤其是在媒體和社交網絡上。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成千上萬的蠟燭。自11月中旬以來,人們經常會看到這種由私人發起的紀念活動,蠟燭在伯恩聯邦廣場以及瑞士其他地方亮起。上週末,在瑞士傳媒巨頭Tamedia的倡導下,電子版的蠟燭也開始在屏幕上閃閃發光。

《每日導報》(Tages-Anzeiger)、《巴塞爾報》(Basler Zeitung)、《伯恩報》(Berner Zeitung)、《聯邦報》(Bund)、《24小時》(24 Heures)、《日內瓦論壇報》(Tribune de Genève)……在德語區和法語區眾多媒體的網站上,人們都可以滾動瀏覽多達60餘頁的小蠟燭頁面,紅色的代表女性,藍色的代表男性。其中大多數仍然保持匿名狀態,但有的會註明死者的性別和年齡,節錄自訃告的介紹,甚至還有親友的簡短致辭。

編輯人員解釋說,他們想展示“數字背後的真實故事”。他們寫道:“有時候我們覺得自己生活在不同的星球。一邊是政客和旅遊專家在公開討論滑雪區纜車上可以搭載的人數,另一邊卻是人們在講述他們如何在電話中與親友永遠道別”。

誰在主宰瑞士?

在線獨立雜誌《共和國》(Republik)雖然沒有設置蠟燭頁面,但譴責了政府關注的重點與疫情發展和個體痛苦經歷之間存在巨大鴻溝。記者Daniel Binswanger問道:“聯邦宣布了針對新冠疫情的最低限度防控措施,滑雪場保住了聖誕飯碗。在瑞士,還有什麼價值是沒有商量餘地的?”

他還進一步譴責了聯邦和各州在行動中互相推諉,以及過分看重經濟利益。 Daniel Binswanger直言不諱地問:“聯邦政府難道是由瑞士酒店經營者協會和酒店餐飲業協會組成的嗎?瑞士的滑雪纜車成為決定生死問題的最高權威了嗎?”

“下流無恥”

《共和國》雜誌表示,瑞士每週的死亡人數已達500人,卻一直在討論滑雪,彷彿這是唯一的“國家緊急情況”,真是讓人震驚不已。而聯邦大廈的穹頂下議員們在討論疫情時,中場期間卻搞起了慶祝活動,《共和國》雜誌對此深表沮喪。前些天,議員們先是成功慶祝了聯邦院新主席的當選,然後又慶祝了未來聯邦總統的生日,音樂盈耳,合唱陣陣,口罩卻愛戴不戴,這在社交網絡上掀起了軒然大波,網民報以憤怒和嘲笑。

外部内容

Daniel Binswanger將其描述為“無恥”。 “完全不知羞恥,這種手段被唐納·川普(Donald Trump)運用得爐火純青,現在瑞士的衛生政策也加入了這個行列,段位‘下流無恥’,”這位《共和國》雜誌的編輯總結。

《一瞥報》(Blick)也對此感到震驚,該報回顧了在同一個聯邦大廈穹頂下制定的衛生防疫規則:“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沒有運動訓練、沒有合唱排練、沒有生日、沒有酒館、沒有夜店、沒有慶祝活動:2020年是忍痛割愛、同心協力的一年。”

該報表示,在這種情況下,政客們至少應該“嚴格遵守他們施加給其他所有人的規則”。而說到聖誕節的真諦,也從“親人表達愛意的節日”變成了今年的“自願放棄”。

熱議瑞士

瑞士的衛生防疫情況,尤其是關於滑雪場的爭論,也吸引了眾多國際媒體的關注。儘管法國、意大利和德國政府都決定關閉滑雪場,但瑞士政府仍然決定保持滑雪場開放,德國、奧地利、意大利和法國的媒體都報導了瑞士的決定。這些報導通常都是羅列事實,但也有文章在字裡行間拋出有關瑞士重利和自私的老梗。

德國《明鏡週刊》(Spiegel)問道:“歐盟各國龍爭虎鬥,瑞士在地理上處於歐洲中心,但又不受歐盟協議的約束,結果會是唯有瑞士笑到最後嗎?”

法國文化廣播電台(France Culture)則更加直接,由於法國會禁止法國人赴瑞滑雪,該台毫不猶豫地宣稱“幾十年來,瑞士一直向欺詐者敞開大門,以前是逃稅的,現在是滑雪的。”

意大利《宣言報》(Il Manifesto)則以更富外交辭令的口吻說:“瑞士堅持對疫情靈活處理,目的是盡可能地保護其經濟。”

法國《觀點》雜誌則回顧了奧地利滑雪勝地伊施格爾(Ischgl)的例子,在疫情初期,有成千上萬的歐洲遊客在那裡受到感染。該雜誌寫道:“如果在策馬特(Zermatt)、格施塔德(Gstaad)、達沃斯(Davos)或韋爾比耶(Verbier)發生這種災難,那麼瑞士的形象將長期大打折扣。”

看好的一面還是壞的一面?

法國報紙《費加羅報》(Le Figaro)嚴厲批評了阿爾卑斯山脈和汝拉山脈之間第二波疫情的發展:“過度的樂觀,無效的策略,各州不堪重負,聯邦消極被動。這就是瑞士在抗擊新冠病毒的方式,從優等生墮落到後段班。”而這種論調並非孤例。

但也有人看到了積極的方面。自3月以來,瑞士因新冠死亡的人數達到5'000人,按照總人口數折算,這個數字分別是奧地利和德國的兩倍和三倍,但是相較於比利時、西班牙、英國、意大利、美國和法國的死亡人數,還是要少得多。

例如,這使得德國小報《畫報》(Bild Zeitung)發出疑問,是否存在“瑞士新冠奇蹟”?因為瑞士“在沒有封鎖的情況下度過了第二波疫情”。奧地利報紙《信使報》(Kurier)甚至認為瑞士“成功恢復了元氣”。

英國的《每日電訊報》(The Telegraph)和美國的《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也對此做出了積極的評價,強調了11月底以來曲線的回落以及聯邦制的優勢。 “瑞士政府沒有實施全國性的封鎖,而是最大限度地將決定權留給了各個地區[州]”。而且這種“瑞士式做法”行之有效。

這與瑞士《新蘇黎世報》(Neue Zürcher Zeitung)的看法相近,該報也認同聯邦制的優勢。但是該報也表示:“只有在各州認真負起責任的情況下,這種方式才能奏效”。

(譯自法文:樊樺)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