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書出版:46幅肖像記錄跨性別者的奮鬥

Christina :“如今很多人告訴我,他們在我身上找到了靈感的來源。” Noura Gauper

為了達成與自己身體的和解,跨性別者不得不與偏見和恥辱展開奮鬥,而新出版的書籍《跨性別*》(TRANS*)讓他們以正臉示人。此時適逢國際跨性別紀念日(International Transgender Day of Remembrance),這本新書提醒人們,跨性別者仍然在全世界遭受歧視和迫害。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20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跨性別*》(法)外部链接一書由瑞士ÉPICÈNE協會出版,該協會致力於為跨性別者發聲。這本書講述了跨性別者經常會遭遇的痛苦經歷。這些男人或女人出生在不屬於自己的身體裡,經過漫長而曲折的路程,才能從一種性別轉換為另一種性別。

“只有親身經歷,才能真正體會到這種焦慮的感覺。相較於那些有了藍色眼睛卻想要棕色的眼睛的人,跨​​性別者的感覺更加刻骨銘心,” Ryan在書中解釋說。這項由ÉPICÈNE主導的出版項目所揭示的問題,每200人中就會有1人受其影響。 11月20日是國際跨性別紀念日,書中的個人故事在提醒著人們,跨性別恐懼(transphobia)一直在造成傷害。

根據《跨性別者謀殺監測報告》(英、西)外部链接,去年全球約有350名跨性別*者被殺害。巴西、墨西哥和美國都屬於最危險的國家。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但僅就這個可知的部分,其數字自2008年以來一直在不斷攀升。

Lynn Bertholet ,ÉPICÈNE協會主席 Magali Girardin

痛苦

“我到了一個沒有其他解決方案的階段。因為我感覺太糟了,只能要麼選擇轉換性別,要麼選擇結束生命,” Ryan解釋道。他的故事不僅體現了跨性別認同背後的苦痛掙扎,還體現了那種努力擺脫桎梏、追求自我的勇氣,因為對那些不符合社會規範的人,人們往往會投以冷眼,層層圍觀。

ÉPICÈNE協會主席Lynn Bertholet指出:“苦難在很大程度上來自社會對異己的態度。”人們甚至很難接受鏡中人的樣子。跨性別者的差異就更大了。

書中的一個主要人物Aiden說:“我什麼時候才可以說性別轉換已經結束了?可能是永遠不會,因為總有改善的空間。” Christina則說:“你必須知道如何停下來,接受自己的樣子。”

Ryan :“我曾經的經歷給了我其他男人所沒有的敏感。” Noura Gauper

46位有親身經驗者談到歧視和污名化,對許多人來說這仍是日常生活的組成部分。 Bertholet說:“社會逐漸變得更寬容,但接納程度仍然很有限。”尤其是在工作場所,跨性別者很難融入。

ÉPICÈNE協會主席感嘆道:“我們協會中的許多女性都在轉換性別後失業了。”她說,醫療衛生系統在面對跨性別身份時也無能為力。 “沒有婦科醫生知道如何為跨性別*的女性進行婦科檢查。”

跨性別*紀念日

11月20日是跨性別*紀念日,這是一個國際節日,旨在紀念那些因性別表達和/或性別認同,而遭到跨性別恐懼者迫害的人。紀念日始於1998年,當時一名非裔美國跨性別女性Rita Hester在美國遭到了謀殺。

End of insertion
Lea :“這表明問題在於我無法隱藏自己轉換性別的事實。當一個人進行了性別轉換,實際上你只能開誠佈公。” Noura Gauper

自由

這個拍攝計劃始於Bertholet與攝影師Noura Gauper的一次邂逅。 Bertholet 解釋說:“她為我拍攝了一組照片,拍攝期間她認可我是一個女人。她的態度和照片讓我感到自信,我想向其他跨性別者提供同樣的機會來獲得這種體驗。 ”

Lars :“有趣的是,在我(作為火車售票員)的工作中,相較於我還是女性的時候,旅客們把男性的我更當回事。” Noura Gauper

在每張照片中,攝影師的鏡頭都強調了主人公的陰柔之美或陽剛之氣,並在個性化的環境中捕捉他/她們的美麗。

“我以前很討厭自己的內在,好像睾丸激素在我體內有不良反應。現在我感到了平靜,” Lea說。從頭出發,放下心結,重獲新生。分享過書中主人公的苦痛掙扎之後,讀者會發現轉換性別帶來的強烈的自由感。 Lars的伴侶在支持和陪伴他走過性別轉換的過程之後說:“第一次,我感到你全身散發出幸福。”

感受

相愛的人也會經歷這種轉換。在戀愛關係中,如果一方轉換性別,雙方通常會分手。 Lars和Irene卻是例外:他們一起經歷了這場冒險,從女同性戀關係轉變為異性戀關係。 Lars說:“重要的是,Irene能夠陪我一起走完這段旅程。”

Aiden:“我可以說,到上中學之前,我就已經下意識地知道自己是誰。我從未認真考慮過這件事,也沒有把它當作一個問題:比如,我會穿著爺爺的西裝和領帶去上學。” Noura Gauper

Lynn Bertholet感嘆說:“很少有跨性別*者能與順性別者(指性別認同與出生時指定性別相同的人)確定戀愛關係。”對她而言,這表明偏見仍然存在,社會尚未完全接受跨性別身份。

Christina述說道:“最不好受的,就是看到一個愛上我的男人在發現我是跨性別者後翻臉無情的表情。那實在是太殘忍了。”

Bertholet夢想著一個能將跨性別*者簡單地視為普通人的世界。她一直在為此奮鬥。她的簽名總是伴隨著一句引自墨西哥作家Don Miguel Ruiz的名言:“真正的自由就是自由地成為我們真實的樣子。”

Antonia:“讀書期間露營的時候,他們給了我一個單間,好像我有傳染病似的。他們還告訴我,少跟女孩子在一起……那真是難受。” Noura Gauper

*星號表示所有形式的身份轉換

(樊樺,譯自英語)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