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书出版:46幅肖像记录跨性别者的斗争

Christina :“如今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在我身上找到了灵感的来源。” Noura Gauper

为了达成与自己身体的和解,跨性别者不得不与偏见和耻辱展开斗争,而新出版的书籍《跨性别*》(TRANS*)让他们以正脸示人。此时适逢国际跨性别纪念日(International Transgender Day of Remembrance),这本新书提醒人们,跨性别者仍然在全世界范围内遭受歧视和迫害。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2月20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跨性别*》(法)外部链接一书由瑞士ÉPICÈNE协会出版,该协会致力于为跨性别者发声。这本书讲述了跨性别者经常会遭遇的痛苦经历。这些男人或女人出生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经过漫长而曲折的路程,才能从一种性别转换为另一种性别。

“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体会到这种焦虑的感觉。相较于那些有了蓝色眼睛却想要棕色的眼睛的人,跨性别者的感觉更加刻骨铭心,” Ryan在书中解释说。这项由ÉPICÈNE主导的出版项目所揭示的问题,每200人中就会有1人受其影响。11月20日是国际跨性别纪念日,书中的个人故事在提醒着人们,跨性别恐惧(transphobia)一直在造成伤害。

根据《跨性别者谋杀监测报告》(英、西)外部链接,去年全球约有350名跨性别*者被杀害。巴西、墨西哥和美国都属于最危险的国家。这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但仅就这个可知的部分,其数字自2008年以来一直在不断攀升。

Lynn Bertholet ,ÉPICÈNE协会主席 Magali Girardin

痛苦

“我到了一个没有其他解决方案的阶段。因为我感觉太糟了,只能要么选择转换性别,要么选择结束生命,” Ryan解释道。他的故事不仅体现了跨性别认同背后的苦痛挣扎,还体现了那种努力摆脱桎梏、追求自我的勇气,因为对那些不符合社会规范的人,人们往往会投以冷眼,层层围观。

ÉPICÈNE协会主席Lynn Bertholet指出:“苦难在很大程度上来自社会对异己的态度。”人们甚至很难接受镜中人的样子。跨性别者的差异就更大了。

书中的一个主要人物Aiden说:“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说性别转换已经结束了?可能是永远不会,因为总有改善的余地。” Christina则说:“你必须知道如何停下来,接受自己的样子。”

Ryan :“我曾经的经历给了我其他男人所没有的敏感。” Noura Gauper

46位亲历者谈到歧视和污名化,对许多人来说这仍是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Bertholet说:“社会逐渐变得更宽容,但接纳程度仍然很有限。”尤其是在工作场所,跨性别者很难融入。

ÉPICÈNE协会主席感叹道:“我们协会中的许多女性都在转换性别后失业了。”她说,医疗卫生系统在面对跨性别身份时也无能为力。“没有妇科医生知道如何为跨性别*的女性进行妇科检查。”

跨性别*纪念日

11月20日是跨性别*纪念日,这是一个国际节日,旨在纪念那些因性别表达和/或性别认同,而遭到跨性别恐惧者迫害的人。纪念日始于1998年,当时一名非裔美国跨性别女性Rita Hester在美国遭到了谋杀。

End of insertion
Lea :“这表明问题在于我无法隐藏自己转换性别的事实。当一个人进行了性别转换,实际上你只能开诚布公。” Noura Gauper

自由

这个拍摄计划始于Bertholet与摄影师Noura Gauper的一次邂逅。Bertholet 解释说:“她为我拍摄了一组照片,拍摄期间她认可我是一个女人。她的态度和照片让我感到自信,我想向其他跨性别者提供同样的机会来获得这种体验。”

Lars :“有趣的是,在我(作为火车售票员)的工作中,相较于我还是女性的时候,旅客们把男性的我更当回事。” Noura Gauper

在每张照片中,摄影师的镜头都强调了主人公的阴柔之美或阳刚之气,并在个性化的环境中捕捉他/她们的美丽。

“我以前很讨厌自己的内在,好像睾丸激素在我体内有不良反应。现在我感到了平静,” Lea说。从头出发,放下心结,重获新生。分享过书中主人公的苦痛挣扎之后,读者会发现转换性别带来的强烈的自由感。Lars的伴侣在支持和陪伴他走过性别转换的过程之后说:“第一次,我感到你全身散发出幸福。”

感受

相爱的人也会经历这种转换。在恋爱关系中,如果一方转换性别,双方通常会分手。Lars和Irene却是例外:他们一起经历了这场冒险,从女同性恋关系转变为异性恋关系。Lars说:“重要的是,Irene能够陪我一起走完这段旅程。”

Aiden:“我可以说,到上中学之前,我就已经下意识地知道自己是谁。我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件事,也没有把它当作一个问题:比如,我会穿着爷爷的西装和领带去上学。” Noura Gauper

Lynn Bertholet感叹说:“很少有跨性别*者能与顺性别者(指性别认同与出生时指定性别相同的人)确定恋爱关系。”对她而言,这表明偏见仍然存在,社会尚未完全接受跨性别身份。

Christina述说道:“最不好受的,就是看到一个爱上我的男人在发现我是跨性别者后翻脸无情的表情。那实在是太残忍了。”

Bertholet梦想着一个能将跨性别*者简单地视为普通人的世界。她一直在为此奋斗。她的签名总是伴随着一句引自墨西哥作家Don Miguel Ruiz的名言:“真正的自由就是自由地成为我们真实的样子。”

Antonia:“读书期间野营的时候,他们给了我一个单间,好像我有传染病似的。他们还告诉我,不要多跟女孩子在一起……那真是难受。” Noura Gauper

*星号表示所有形式的身份转换

(樊桦,译自英语)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