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新冠“抗疫”措施,您會打幾分?

5月15日,因新冠疫情邊境管制而隔絕瑞士克羅伊茨林根(Kreuzlingen)和德國康斯坦茨(Konstanz)間通路的邊境圍欄被拆除。 Keystone / Gian Ehrenzeller

隨著瑞士新冠疫情封鎖限制措施逐步放鬆,我們邀請廣大讀者暢所欲言、各抒己見,暢談他們對瑞士政府應對疫情表現作何評價,究竟是按讚、還是拍磚。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22日 - 10:00
Isabelle Bannerman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3月初,瑞士政府採取了廣泛的限制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疫情持續擴散,並防止2019冠狀病毒病感染病患人數激增。餐廳、商舖、邊境通道悉數關閉,“保持社交距離”的概念被屢屢提及,頃刻間,成為家喻戶曉的高頻詞彙。 4月27日,瑞士政府根據疫情情勢變化對部分疫情防控措施作出了適當調整。時至6月,防疫限制措施已明顯放寬

為了了解瑞士應對疫情的表現給我們遍及世界各地的讀者群留下的整體印象、他們究竟對此作何感想,我們在讀者群中主動發問:他們是否認可瑞士政府所採取的各項“抗疫”措施?您認為這些措施是否足以遏制新冠病毒蔓延?

認可,但要汲取教訓

總體來看,給我們留言的讀者普遍對瑞士新冠“抗疫”措施持認可態度,但在他們看來,在某些方面,瑞士政府原本可以做得更到位:“(瑞士政府)最初對疫情反應遲緩,不過自始至終,瑞士政府的指導清晰明確,[…]絕大多數的瑞士居民都做到了自覺遵守防疫措施,此外,謹慎而分階段性地開放邊境的方式也非常合理,這些表現都很出色。”

但同時也有讀者指出,在當今時代還從未發生過這樣的疫情危機,因此對瑞士來說,“有很多經驗教訓可以汲取”。

口罩問題呢?

有不少讀者擔心瑞士會暴發第二波疫情,還有不少人為瑞士政府並不強制要求民眾佩戴口罩而百思不得其解。

一條來自我們西班牙語讀者群的批判性留言,可謂一句話概括了很多人的擔憂和焦慮:“我認為,現在(瑞士)如此過度地放鬆防疫限制措施,實在是太草率、太懈怠了。無論是保持至少兩米社交距離,還是公共衛生措施,民眾都不會遵守。要求所有公眾外出戴口罩,必須得成為政府的強制性要求。因為戴口罩對防止新冠病毒傳播和感染,的確是有幫助的!即便是有些人或許會否認這一點。某人如果已經感染上新冠病毒,可能接連好幾天都沒有表現出包括發燒、咳嗽、咽痛在內的任何症狀,但在這段時間裡,他依然是潛在的傳染源,持續傳播新冠病毒。”

不夠嚴格;太過嚴苛;徹底混亂、讓人暈頭轉向

在我們收到的讀者反饋中,對瑞士政府“抗疫”措施實難苟同、且持有異議的絕大多數讀者聲稱,瑞士政府實施的疫情封鎖限制措施還不夠嚴格。其中不少人對相關防疫措施的具體實施情況頗為不滿,認為瑞士錯過了抗疫最佳時機,“措施來得太晚了”。

另一部分讀者則持截然相反的觀點,在他們看來,瑞士推行的防疫限制措施對人身自由干涉過多,並稱瑞士應對疫情所採取的封鎖措施太過極端:“顯而易見的是,我們必須得照顧好自己,而不是殺戮-很抱歉這麼說,但把60歲以上的老人統統給'監禁'起來、'鎖'在屋子裡,一直到8月份,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解決問題的方式,要知道,很多人都會因此變得消沉、抑鬱。”

很多讀者都表示,面對疫情期間接收到的各種信息,自己腦子裡充滿了迷惑不解和混亂不堪,完全是懵的:“關於新冠疫​​情這個話題的信息量實在太大了,我甚至搞不清了解多少才算夠。每個人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採取各自的防疫措施,我要的是'大家就是要這麼幹',而不是拐彎抹角給我兜圈子。”

也有部分讀者認為,瑞士政府並沒有為民眾解決這一困惑:"(瑞士政府的)很多說明、解釋都讓人聽了一頭霧水,實在讓人費解。每每在新聞發布會上面對各界人士和記者明確的提問,政府官員們並未給出直截了當的回答。這種做法完全沒有建立起(政府和民眾之間的)信任關係。"

與其他國家對比

有些讀者將瑞士疫情封鎖限制措施和他們觀察到的其他國家的抗疫情況進行了對比。

一位目前定居在瑞士的美國讀者稱,當他拿“瑞士發生的一切和我的祖國一較高下時,我可以由衷自豪、發自肺腑地說:我生活在這裡(即瑞士),我感覺總體來看,我們在抗擊疫情上乾得相當紮實、到位。”

也有部分讀者批評稱,瑞士政府防控疫情行動遲緩,錯過了向其他國家學習、取經的契機,比如很多曾經在應對SARS病毒的過程中積累了豐富經驗的亞洲國家。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