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生命垂危 临终者的家属应当享受护理假

Ein Toter hält eine Rose in der Hand

临终之人有些什么需要呢?某国家科研项目在探究这个问题。

(Keystone)

论到照顾生命垂危的亲属,瑞士人会特别用心,他们还会勇于承担高昂的费用。

在国家科学基金会《临终问题》研究项目(德、法、英)外部链接的构架下,近200名科研人员在最近五年当中围绕死亡这个主题不懈工作。33个子项目探索了临终问题的方方面面,例如临终指示、姑息疗法、辅助自杀、临终亲属的照顾,以及治疗决定等等。

整个项目花费为1500万瑞郎,最终结果将于2018年底前整理成书对外发表。周二在伯尔尼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已先行公布了部分科研结果。

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多语)外部链接 (FNS)鼓励为瑞士联邦进行的各种学科基础研究。每年该基金会支持着3200多个项目,是推动科研的最重要瑞士机构。

信息框结尾

·         卢塞恩大学法学教授蕾吉娜·艾比-缪勒(Regina Aebi-Müller)同瑞士德语区、法语区及意大利语区的无数医生与护士进行过交谈。她的研究结果显示,临终患者常常难以自主决定。在实践中,临终指示基本上不起作用。因此必须调整这方面的法律设置。

·       日内瓦大学伦理学教授萨米娅·赫斯特(Samia Hurst)研究了近9000份死亡证明。据她透露,在每五例可预见死亡中,有四例会在临终前做出放弃治疗或强化止痛治疗等决定。辅助自杀比例也有增加。与国际上相比,更多决定是在临终前做出的。她表示这是一个必然结果,因为在瑞士,患者的自主性非常重要。

·       苏黎世大学医院精神病院医生弗洛里安·里塞(Florian Riese)就患者临终阶段做了研究。他指出,患有痴呆症的人常常得不到强度镇痛治疗,因为他们不能更好地表达自己的疼痛。因此在衡量疼痛的程度时,必须使用更多的专业化仪器。

弗里堡大学教授马库斯·齐默曼(Markus Zimmermann)指导了这些研究,据他说,我们从中得到的一个结论是,即使临终的各项费用不菲,瑞士人却勇于承担这些费用。而瑞士法语区人比德语区人更愿意承担。

然而科研人员也辨认出一些问题:“姑息疗法虽非常重要,但至今为止尚未得到充分确立,”齐默曼表示。科研人员还认为,在亲属不遗余力提供的照顾方面也有行动的必要。“亲属提供护理的比例很高,但常常在条件不确定的情况下进行,”这位教授指出。此外,雇主多不能体谅他们的难处。“提供护理的亲属经常需要自己请病假,以便留在家中,”齐默曼注意到。所以我们应该考虑引入类似产假的某种假期,好让这些人在家安心照顾临终者。

围绕《临终问题》研究项目的争议

《临终问题》国家科研项目(PNR 67(多语)外部链接)引起几个辅助自杀组织广泛的保留意见(多语)外部链接。它们担心在科研的保护下,人们要限制已被瑞士人广为接受的辅助自杀。此外,这些组织还批评说,各项目及管理层里有太多德国科研员。德国对辅助自杀的政策要比瑞士严格得多。

国家科学基金会发表声明回复了这些批评,它指出在PNR 67的33项研究当中,只有两项明确涉及辅助自杀。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