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瑞士外國居民比瑞士人更信任政府

州級人口管理辦公室:瑞士B類(短期)居留證。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瑞士人對政府的信任度已經很高,但瑞士的外國居民對瑞士國家機構的信任程度更高。社會學家們為這一現像給予了幾種解釋。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3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這是公共事務協會“志工觀察台”(Observatoire du bénévolat) 2020年報告內容的亮點發現之一。研究人員指出:“居住在瑞士的外國人對瑞士政治機構的信任程度超過了當地居民” 。而這種情況還是以瑞士政府的受信任度處於世界最高級別為前提。 (具體信息請參閱文章結尾信息框)。 ”

瑞士及外籍居民的差異頗為明顯:在接受調查的外國人中,近三分之二的人表示對政府機構擁有較高的信任度,而持同樣看法的瑞士公民則只佔一半。 Lamprecht & Stamm研究所的社會學家Adrian Fischer介紹道:“該研究還顯示,對政府'非常信任”的受訪者在外籍人士中的比例達到25%,而在瑞士籍人士中則只有8% 。 ” 表示對當局的不信任的外國人比例相應也更低。

外部内容

以上結果令人驚訝,尤其因為就算外國人在瑞士生活了數十年,並在當地納稅,他們也無法行使政治權利。在瑞士全國2200多個市鎮中,只有600來個授予外國居民市鎮級投票權。

應當明確的是,“外國人”這類受訪者的情況也各有不同。此次調查沒有對可能對問卷答案產生重大影響的標准進行單獨分析,例如原籍國、在瑞士停留的時間、居住身份、社會階層以及教育水平。但是,同2016年的問卷對照來看,調查結果是穩定的,同時符合聯邦統計局就該主題出版的最新數據。

信任越多,越愛做志工

“志工觀察台”協會分析人們對他人和機構的信任程度。志工與信任之間的聯繫是社會學分析的經典主題。許多科學研究表明,人們參與志工活動的行為不僅源於對社會一定程度的信任,也有助於建立對機構和他人的信任。日內瓦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Sandro Cattacin說:“當人們成為志工時,他們會為自己成為這個社會的一份子而感到自豪。”Cattacin補充說:“志工組織的廣泛存在會增強全民對政府機構的信心。”2020年,“志工觀察台”的調查結果正應和了這一結論:在受訪者中,志工們明顯表現出對他人和當局更強的信任感。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比較而來的贏家?

憑直覺解釋這一差異的最直接假設就是,外籍受訪者在心中進行了一次客觀的比較,從而得出了對瑞士的肯定: 他們之中的一部分人認為,與其原籍國相比,瑞士體系特別有效率,有誠信。如果不排除這一假設,那麼從邏輯上講,它最適用於原籍國民主程度低於瑞士的外籍居民。

但是,聯邦統計局對​外國人原籍國因素進行了詳細分析,結果顯示:來自北歐或西歐-即政治機構享有同等高信任度地區-的移民對瑞士當局同樣抱有最高的信任。這表明,還有其他更主觀的因素也作用其中。

外部内容

“遵守規則的更大壓力”

從以上調查結果出發,日內瓦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所長Sandro Cattacin注意到一點:外國人身上承載著“更大的遵守規則的壓力”。這位專門研究移民問題的社會學家說:“為了被所在國所接受,移民要比本土居民承受更大的壓力,更加重視遵守行為準則。”

這種壓力可能會轉化為對政治和/或社團活動的高度參與-這也會提高其對機構的信任度-更廣義來說,即做出面對國家的得體行為。 Cattacin總結說:“如果是瑞士人,我們完全可以對機構表示不信任,如果是外國人就不行。”他認為,外國人這種“被接受和遵守規矩的需要”對其所做的制度比較結果也會產生較大影響。

«在這裡,吃奶酪火鍋不會讓你變成瑞士人,但是堅信聯邦制和直接民主可以。 »

End of insertion

社會學家甚至提出了這樣的假設:在瑞士,因為沒有其他明確的民族認同標籤,外國人的融入可能是通過這種“機構層面的愛國主義”來實現的。顯然,“在這裡,吃奶酪火鍋不會讓你變成瑞士人,但是堅信聯邦制和直接民主可以。” Sandro Cattacin認為。

顛沛的移民過程

在這方面,瑞士可能有自己的特色。但移民對所在國國家機構高信任度的情況,並非瑞士獨有。就此,納沙泰爾大學移民政策副教授Anita Manatschal援引了2010年一項關於“歐洲20國移民政治信任及滿意度”的研究。

這項研究將信任度與“同移民階段相關的主觀融入因素”結合起來。其作者發現:“經歷了遷徙他國這一動盪過程的第一代移民期望值較低,且更有可能對東道國做出積極的評估。”

這項研究的另一發現是,第二代外國移民的評估結果與本國國民相似。其分析指出:“第二代移民和本土居民在同一社會中成長,並且對社會政治制度擁有同樣的看法。”

“志工觀察台 ”協會報告中的一個觀點吻合以上所有論點:雙國籍人士對當局的高信任度的比例為57%,恰好是外國人和瑞士人比例的平均值。這一結果顯示出,隨著對社會的融合以及對國家機構切身、具體的體驗,人們在認知上的差距會得以縮小。

瑞士社會信任度整體很高

瑞士是政府機構享有世界上最高公眾信任度的國家之一。歐洲統計局的數據表明,瑞士是唯一一個公民對政治機構的信任程度高於對他人信任度的歐洲國家。聯邦制、直接民主制和近距離的官民關係都是促成因素。

衡量公民對政府機構信任度的用處在於,它可以幫助預測政府的說服力。 Sandro Cattacin說:“人民對國家的信任度越高,就越不需要使用強制辦法以施行公共政策。” 這位社會學家舉例說明:正因擁有民眾的高度信任,瑞士當局在新冠病毒危機期間才有選擇“半禁封”措施的可能。而且瑞士通過半禁封獲得了與強制禁封國家一樣的防疫成效。

End of insertion


外部内容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