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是一個均貧富的烏托邦嗎?

施威茨州的Wollgrau是避税天堂 Keystone / Martin Ruetschi

當許多國家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並引發爭論之時,《紐約時報》的評論卻盛讚瑞士是一個財富分配均衡的國家。與斯堪地那維亞相比,瑞士是一個少了點社會主義但更成功的烏托邦。這樣的評價對嗎?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12月13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最近幾年,社會不公已成為學術界、媒體、政界和坊間頗為熱衷的一個話題,在瑞士也是如此。例如最近:青年社會主義者提出的“99%倡議”(德)外部链接,要求對利息、分紅等資本性收入徵收高於工作收入的稅率。按照他們的話說:“要實現終極公平,限制巨富的特權”。

瑞士-平等的天堂?

最近《紐約時報》刊發了作家、投資專家Ruchir Sharma的一篇評論文章,他在這篇題為《瑞士快樂、健康的資本家》(英)外部链接一文中,將瑞士譽為平等的天堂,並稱與斯堪的納維亞國家相比,瑞士更富裕且同樣公平。其原文是:忘記斯堪的納維亞吧。瑞士更有錢,而且財富分配竟然很平均。 ”

系列:瑞士的社會不公

End of insertion

那麼瑞士有關“社會不公”的爭論只是一個從法國或美國等國家“引進的熱點話題”嗎?瑞士真的就是平等的天堂嗎?

這可要看由誰來回答問題了,大家的觀點很不一致:

“瑞士做的不錯,”聖加侖大學經濟學教授Reto Föllmi(德)外部链接表示:“說什麼中產階級的實力在下滑,這不過是從美國引入的話題罷了”。

“我們瑞士的社會關係很穩定,”獨立智庫Avenir Suisse的Marco Salvi(英)外部链接說:“如果把退休金也算進去的話,瑞士的財富分配還要更平均一些”。

“瑞士是世界上財富分配(德)外部链接最不平均的國家之一,”伯恩高等專業學院的教授Robert Fluder(德)外部链接說:“拿收入不平等來說吧,它就位居中列”。

End of insertion

這些觀點不一的論斷顯示出該話題所具有的政治性和爭議性。我們將為此推出一個更深入的系列(見介紹)。不過在開篇文章裡我們首先收集了一些瑞士的數據和事實。

財富和收入分配

Reto Föllmi和Isabel Martinez所作《瑞士的收入和財富分配》(德)外部鏈接調查顯示,瑞士的貧富差距並不是很懸殊,而且近百年間收入的剪刀差一直不大。不過有一個例外:“目前巨富的收入和財富在持續增加,”Föllmi說。

外部内容


然而Avenir Suisse的一份報告(德)外部链接則得出這樣的結論,瑞士的收入分配相當穩定且均衡。

然而聯邦的稅務評估報告(德)外部链接顯示,瑞士的財富分配在2003-2015年間拉開了距離。富人的財產在此期間增長了近43%,而其餘四分之三民眾的總財產僅增長了18.6%。這還未計入職業保險金。

外部内容

“研究結論是相互矛盾的,”伯恩高等專業學校的Fluder認為值得深思:“這主要取決於人們採用什麼樣的數據和定義”。因此他和同事要啟動一項研究計畫(英)外部链接外部鏈接,對新的數據庫進行處理,並出具貧困監測調查。

Fluder說:“瑞士的收入差距也越來越大,雖然還不及德國和美國那樣嚴重”,而且“醫保費用與租金節節升高,但工資卻沒漲多少。所以對下層中產階級來說,他們在瑞士會比較拮据”。

外部内容


這些因素很重要

稅收和社會福利體係對社會再分配和最終的社會平等有很大影響。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自由化的瑞士再分配的功能較弱,稅收比較溫和,醫保和養老體係不具備“劫富濟貧”的再分配作用。

還有一些瑞士的特殊之處,也加深了社會的不公平性。

兩次世界大戰期間,戰爭國家的富人喪失了大部分財富,這間接導致了平等的加深(雖然窮人的狀況也並未因此而好轉)。而瑞士在戰爭期間貧富差距還在加大(德)外部链接

瑞士的住房自有率僅接近40%,是歐洲最低的。當房產價格不斷攀升時,房主自然變富了。但在瑞士能藉此獲益的並不多。

瑞士用低稅收(統一稅)吸引了許多國外的富翁。這些明星和巨富在統計中也佔一席之地。

瑞士降低了遺產稅。與大多數國家相比,瑞士的遺產稅較低,易於財富的保全。

資本收益在瑞士無需繳稅。如個人因出售股票獲益則不必為增值部分交稅。而股票一般掌握在富人手中。

唯一一點促進平等的:“瑞士是少數收取可觀財產稅的國家,”Föllmi說。

秘方在此?

綜合以上種種,瑞士竟然能夠在社會平等方面名列前茅確實令人驚詫,它有什麼秘訣嗎?

Avenir Suisse在研究中總結出以下要素,或許對其他國家消除分配不公有借鑒意義:極其靈活的勞動市場;雙軌制教育體系;(半)直接民主和分散型稅收制度。

Fluder還提到一點:“最低工資並未和其他國家一樣急劇下降,這主要是因為工會所提出的最低工資制度”。

Salve認為,瑞士的勞動力市場非常給力,所以它的問題才比別的國家少:“最重要的原因肯定是我們的就業率高”。此外與國際相比,即便考慮到昂貴的生活費用,瑞士的工資水平也依然很高。 “有人掙的錢即使在瑞士不算多,放眼國際,他的工資也是不少的,”Salvi說。

Föllmi對此表示認同:“瑞士90%以上25歲的年輕人接受過完整的教育,不是職業教育就是高等教育。這在國際上是相當高的。”在瑞士接受過職業教育的人,其月薪依職業不同在4500-5500瑞郎之間。 “這是很穩定的工資,”Föllmi認為:如果一個國家許多人都沒有接受過職業教育,都拿著最低工資在工作,那麼薪資分配就完全不一樣了。

最後的結論是:雖然瑞士可能並非平等的天堂,如《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所描述的那樣。但與其他國家相比:瑞士還算是好的。

外部内容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