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争论


科学教:宗教、邪教,还是康采恩?


作者:Gaby Ochsenbein和Luigi Jorio


2014年6月伯尔尼的瑞士科学教40周年宣传点 (Keystone)

2014年6月伯尔尼的瑞士科学教40周年宣传点

(Keystone)

科学教已在瑞士存在40余年,却始终备受争议。有人认为,它是一个极权的、精英化的康采恩,有人认为,它是一种付诸于实践的宗教哲学。让我们听听一位来自科学教的高层,与一位对“邪教”了如指掌的宗教学家的争论。

Jürg Stettler是德国、瑞士科学教(德)的新闻发言人,对他来说,很明确:科学教是一种宗教,而非邪教。“只有反对者才用邪教这个词,为了和我们划清界限”。

而Georg Otto Schmid则是福音信息中心“Relinfo”(德)的宗教学专家:“从组织结构来讲,科学教就是一个康采恩,一个极端等级化的组织。深受精英主义影响,采取完全禁止批评的政策”。

swissinfo.ch:您怎么知道,科学教不接受批评?

G.O.S.:前科学教教徒说的,你不可能批评科学教。谁要是批评了,就必须躲起来。否则安检部就会来人,把你整得不再批评为止。

J.S.:Schmid先生就像保护少数派宗教的卫道士,这是他的工作,他是受雇于福音派教会的。但他说的许多东西,并不确切。

G.O.S.:我并不是“受雇于福音教会的”,而是一个独立的联合会的雇员,只是得到了瑞士德语区改良教会的支持。我们的联合会负责宗教方面的消费者保护,我们是站在消费者一边的。我们会向从科学教退出的人提供咨询。科学教是反民主的,因此在许多国家受到批评。

J.S.:这是一派胡言。我们经常邀人到教堂、组织活动对科学教进行批评,我们会听取意见,也欢迎批评的意见,这绝对不是禁止的。

swissinfo.ch:没有任何一个组织像科学教一样在媒体和公共场合受到如此多的批评,您怎么解释?

J.S.:那就要问问媒体了。有些媒体,30年如一日,没有报道过任何与科学教有关的正面消息。例如今年10月初,斯特拉斯堡的人权法庭裁定,科学教在圣彼得堡必须被当作教会注册,瑞士只有天主教通讯社报道了这件事。

G.O.S.:科学教之所以如此受关注,是因为它为广告投入了许多钱,而且和明星搅在一起。科学教并非像耶和华见证人(Zeugen Jehovas)一样,等待着世界末日,而是要征服世界。因此媒体只是行使了它“守门人”的权利。

J.S.:我们确实想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至于“征服世界”,这绝对是一种荒谬的断言。

swissinfo.ch:我们没有找到脱离了科学教、并想与我们说些什么的人,哪怕是匿名的,也没有找到。他们大概心怀恐惧,您怎么解释这件事?

J.S.:我相信,近几年脱离教会的人没有碰到过新的问题。

G.O.S.:刚刚脱离科学教的人,都害怕会惹麻烦。他们在教会里也都有朋友,不想拖累他们。如果他们不在公共场合批评科学教,那么作为非教会人员,依然可以和教会里的人保持联系。

在找工作的时候,也会遇到麻烦,如果他或她对曾经的科学教教友发表言论的话。如今的人事部经理,宁愿录取没有这些背景的员工,因为对那些激进组织成员来说-这可能不太公平-但他们总是被认为不太稳定。

swissinfo.ch:一位长期活跃的老教友,如果要退会的话,是否需要签订缄默协议?

J.S.:作为一位活跃的教会成员,我当然签署了缄默协议。但这并不意味着,对于我在教会里的所有的事,我就不能说了。我不会喜欢这样的事。但因为内部的保密协议,我不能就此说太多。

swissinfo.ch: 有没有一种典型的科学教人?

J.S.:没有。科学教的教友来自各个阶层,老师、家庭主妇、商人,等等。以前科学教被当作是一种青年教派,就像国际黑天觉悟会(Hare Krishna),如今信徒的平均年龄在40岁左右。

在瑞士,我们没有招募到像汤姆·克鲁斯、约翰·特拉沃尔塔那样的大咖。但也是因为面临争议,所以一些名人不愿在公众面前承认。

G.O.S.:一般来说,那些加入科学教的人,并非在寻找精神导引,而是为了解决问题。科学教宣传说,会为所有人找到解决之道。感兴趣的人首先要加入一个灵修班,然后是听析会(Auditing,类似于治疗小组),然后讲述一些你从未对任何人讲的事,这会让你获得解脱。而之后你就要面对不断地给科学教弄钱的压力。

swissinfo.ch:科学教从那些虚弱的、不太稳定的人身上赚钱吗?

J.S.:这都是些陈词滥调了。我们的教徒中有很多是在社会上很稳定的人或者家庭,他们在生活中追寻着更伟大的意义。

那些不太稳定的人只是栖身于科学教,但是我说,要挺起脊梁来,才能成为科学教的一员。

swissinfo.ch:如果家境贫寒,还能上科学教的灵修课吗?

J.S.:可以。我们是靠灵修课和听析会的收入维生的,这是我们的财务系统。 谁要是钱不够,也可以成为我们的专职教徒,就是在科学教里面工作,这样就可以免费听我们的所有课程。我们是需要做出一定贡献的,无论是以金钱或协助的方式。

G.O.S.:我们必须要对2个群体加以区分,一个是工作人员,他们可以免费上课,但所得工资菲薄。他们必须完成每周的统计工作,并力图获得更多的赢利。另外一个群体是,他们有自己的工作,但要为课程付费。这些工作人员试图让另一个群体的人上更多的课,因此有些人竟然为上课而贷款。

当然我也认识一些顶得住压力、比较满意的科学教教徒,他们已经入教30年,但每年只上一次课。

J.S.:在苏黎世120名活跃会员中,只有3–4位是负责创收的。

瑞士的科学教

科学教在瑞士成立已40年有余。据该教提供的信息,在11家分会中,共有300多名专职工作人员,5500名科学教信徒。

瑞士共有5家科学教教堂和6个布道团。巴塞尔正计划明年修建一个大型的科学教中心。

福音信息中心relinfo.ch估算,瑞士总共有不到1000名的科学教教徒。

(来源:Scientology/relinfo.ch)

swissinfo.ch:科学教怎么对待那些教徒的非教徒朋友或家人?

J.S.:有很多配偶,他们的另一半并不是教徒。毫无问题,只要对方不是极端反对科学教就行。不能强迫对方信教,这是一种思想意识上的追求,不是Migros的学习俱乐部。

G.O.S.:与非教徒联系,是允许的,只要不批评科学教即可。批评者被当作“压迫者”,与这样的人联系,是不被允许的。

J.S.:不对,批评者并不会直接被当作压迫者。

宗教还是邪教?

与在美国、西班牙、意大利和瑞典不同,科学教在法国被当作是一种邪教,而不是宗教。

在德国,科学教要接受宪法保护组织的观察,但这类观察将逐渐减少。

联邦不负责对宗教团体予以承认,宗教政策属于瑞士各州的管辖范围。大部分州只对国教(Landeskirche)及简单的宗教联合会进行区分。科学教在任何一个州都未被赋予国教的地位。(来源:G. O. Schmid)

在瑞士科学教的地位一直受到争议。多个司法及行政机构将其视作宗教团体,但到目前为止,它始终没有获得免除税赋的待遇。(来源:J. Stettler)

swissinfo.ch:科学教在人权、预防吸毒和学校里也有些作为,为什么呢?

J.S.:科学教一直试图融入社会,我们并非什么灵修俱乐部。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没有战争、犯罪和疯狂的世界。

swissinfo.ch:这就不会受到指责了,是吗?

G.O.S.:当然,投身于人权运动总是件好事情。但嘴上只是说说,在内部却干着反人权的事,就难免被人批评为伪善了。

科学教当然想改变这个社会,它甚至还想治愈同性恋,它从未与这种想法划清过界限。

J.S.:直到1967年,精神病学一直把同性恋当作一种精神疾病。科学教50年代的话不该受到责备。圣经里不是也有“极端血腥”的东西吗?在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天主教中,就没有同性恋伴侣了吗?

swissinfo.ch:您能谈谈科学教积极的一面吗?

G.O.S.:每个团体都有其强大的一面。科学教的初级课程,确实能够增强人的自信心。可以将过去的不良经历讲出来,以此为主题,这也是积极的。开端是正确的,可解决办法却已过时。

swissinfo.ch:您有什么要批评科学教的吗?

J.S.:还需要加强透明度,内部也是。我们不能搞分裂,而是要提供更多的信息,更开放。

科学教

科学教于1952年由哈伯德(L. Ron Hubbard,1911-1986)在美国成立。

科学教的目的是创建一个“没有战争、犯罪和疯狂”的世界。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