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8年6月10日瑞士全民投票-博彩法律 在瑞士赌博还是要去赌场

Eine Roulettekugel landet im Feld mit der Zahl 29

瑞士新赌博法是否可以出台,并不是一场“赌博”,而要看2018年6月10日,全民投票上瑞士民众怎么决定。

(Keystone)

在瑞士赌博合法,赌桌上的数目不是小数字,一项有关博彩的新法正在酝酿,而这条法律是否能出台,要看2018610日的投票结果,因此,这次投票将非同一般,反对派和支持派在投票前的“口水战”也因而异常激烈。

Grafik Casinos in der Schweiz
(swissinfo.ch)

支持这项新法的人,认为这对公共利益有好处,同时保护赌博者不受伤害;而反对者则认为这等于是对网络的封锁,同时也是对瑞士国内赌场垄断势头的进一步加强。

如果这项联邦赌博法(Bundesgesetz über Geldspiele)得以通过的话,瑞士的几大赌场也将可以在网络上提供轮盘、二十一点和扑克等赌博游戏,这是2017年9月,瑞士国会做出的决定。

正如在瑞士开赌场需要许可,网络上的赌局也需要批准,所有网上的博彩游戏如果没有联邦的许可都将被封锁。

另外,所有那些从事彩票和体育博彩的相关组织,都必须结合新法,重新拟定彩票和体育博彩的形式。

另一个新变化:六合彩或者体育博彩中奖金额100万瑞郎以下免税,目前1000瑞郎以上就要交税。新法还规定,赌场之外的小型扑克比赛也需要申请有关部门批准。

共同的利益

政府之所以立这条新法,是为了让国家对赌博市场有所掌控和监督,同时也为确保博彩市场能适应新的供求关系。

按照2012年全民通过的有关博彩的宪法条例,瑞士的博彩法必须保证博彩所获收益用于补充养老和遗属保险(AHV)及社会、文化和体育事业的建设。

Spieltische in einem Casino

​​​​​​​赌场40%-80%的毛收入纳税,A级赌场(大赌场)所纳的税全部流入养老、遗属保险(AHV)和伤残保险(IV)。而B级赌场的税款则60%流入养老、遗属保险,40%属于赌场所在州。

2016年瑞士21个赌场共纳税3.323亿瑞郎,其中2.759亿被纳入养老遗属保险,4700万分给州。

除此之外,瑞士赌场像其他企业一样纳税。

(Keystone)
Lottokugeln wirbeln während einer Ziehung der Lottozahlen in einer Glaskugel durcheinander

SwisslosLoterie Romande,是瑞士两个经营六合彩和体育博彩的州立企业,他们必须将纯收益用来支持公共事业,尤其是文化、社会工作和环境方面的业务。

2016年这两家企业的纯收益为6.3亿瑞郎,他们支出450万支持州政府履行防范和消除赌博成瘾的义务。

(Keystone)

在国会中新法受到绝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只有自由绿党(GLP)、大部分瑞士人民党(SVP)成员和绿党、自由民主党的少数成员对这一新法相对排斥。

受到年轻人反对

比较讽刺的是,近些年瑞士政府为了迎合年轻一代推出的新法,都受到了当今所谓的“数字一代”抵制。

瑞士国会中的四大党派—人民党、自由民主党、自由绿党和绿党的年轻团体为了反对这一新法,动用了全民公投的政治手段,他们已经成功地跨出了第一步,收集到5万个有效签名,所以这项新法将在投票箱前接受公民的表态。

直接民主 什么是公民复决

作为瑞士直接民主的重要形式,复决权是公民对议会决策所拥有的最终定夺权。复决分为公民复决与强制复决两种。我们制作的动画为你详细介绍这一制度。(Michele Andina,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不仅如此,这些党派中的年轻力量似乎针对这项新法在国会中站在了大多数党派站的一边。比如社会民主党(SP)和公民民主党(BDP)都持反对态度。

而年轻的自由民主党则更是在投票宣传的准备过程中,就取得初步胜利,他们成功说服自己的母党-自由民主党代表团,针对该新法在国会中投了反对票。

反对“网络封锁”和保护主义观念

各方反对这项新法的主要但不是唯一的原因是,对外国博彩提供者的封锁。反对者认为,如果“严肃”的提供商也同样受到禁止,那么他们会转向地下。

对于反对者来说,这种封锁与经济自由和信息自由的理念背道而驰,将开启一个危险的先例:“如果可以屏蔽网上扑克,就可以发展到屏蔽音乐、影视甚至信息平台,”反对者担心。

一个广泛实例

博彩并不是随便一种可以自由消费的消遣,需要有特别的许可,联邦司法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在为这一新法进行投票宣传时这样说。

对网络赌博进行封锁也不是瑞士的“独家专利”,许多国家都有这样的先例。仅在欧洲就有17个国家对赌博网站进行了封锁,包括瑞士的两个邻国:意大利和法国,瑞士司法部长强调说。

那些没有得到联邦许可证书的赌博网站经营者,也并未将他们的收益分配给养老和遗属保险,或者任何一个公共机构,索马鲁嘎表示,何况他们也对与赌博相关的社会问题,比如上瘾、欺诈和洗钱没有设置任何防范措施。

不完善的保护

而这一新法相反却加强了防范病态上瘾的措施,目前这项义务的履行只对赌场生效,如果新法通过,州及其博彩行业也将同样拥有这样的义务。该新法还要求除了监督单位监督之外,赌场还至少需要一位防范上瘾专家。

对此,反对者也有自己的看法,他们认为法律条文永远不够,国家应该设置一个全国性的专家委员会。各州应该收缴一项特别税,用来覆盖因赌博而造成的额外费用。

唇枪舌战

围绕博彩新法反对派和支持派的争论已经不局限于针对这条法律条款的“咬文嚼字”,支持者指责反对者受到外国网上赌博经营者的收买。

的确,反对委员会接受了2家国外公司的资助。所以年轻绿党现在另组建了一个单独的委员会,以示财政独立。

而反对者则反唇相讥,认为支持者受到国内赌场和州际博彩协会的操作,用组织博彩和体育赌博的钱进行投票宣传。

与政府、大部分国会成员及州政府统一战线的支持派目前受到瑞士社会的多方拥护,包括体育、文化和社会组织和联盟都对这一新法持欢迎态度。

他们还有一个很强大的支持者委员会,因此这一宣传战还将继续激烈上演,而且距离尘埃落定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2018年6月10日瑞士全民投票 瑞士人发起治愈金融危机的主权货币动议

​​​​​​​当今社会大部分的钱是由私人银行以电子货款形式发行,而不是由中央银行印制或转出产生的,这种做法司空见惯。但难道这样不会导致投机和金融危机吗?“主权货币”动议的支持者坚信这是不可避免的。他们希望通过彻底改革货币体系来巩固瑞士作为银行中心的地位。但是政府和议会认为,这却是一个高风险战略...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