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性服务行业


苏黎世性爱车库:喜忧参半的开端


作者:Ariane Gigon, 于苏黎世


在苏黎世“驶入-性欲”(sex drive in)服务区,该示意牌明了可见。 (Keystone)

在苏黎世“驶入-性欲”(sex drive in)服务区,该示意牌明了可见。

(Keystone)

有关当局透露,开张两个月以来,苏黎世的“色情服务公园”生意兴隆。但是,性服务者保护组织依然对某些管理措施提出批评,它们担心很多女性会因此陷入非法交易之中。

几乎是在全世界摄影机镜头的聚焦下,苏黎世的“性盒子”(sexboxes)在今年8月开张营业。说是“性盒子”其实并不完全恰当,它们实际上是在公众无法进入的区域里安置的十几个车库,在那儿,寻芳客可以在自己的车里接受妓女的性服务。
 
作为全国经济中心,苏黎世是瑞士第一个设立类似设施的城市。项目灵感来自于几个德国城市的先例。
 
经营两个月以来,市政当局对性服务专区的运行做了首次小结,项目区域Depotweg位于发展蓬勃的苏黎世Altstetten火车站区同苏黎世时髦西区之间。

城市社会基础设施建设负责人、项目主管Michael Herzig解释说:“我们没有定量的目标,只有定性的目标。因此,我们也无法评判平均每晚14名妓女的经营状况算不算是成功。但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她们在这里的工作环境比从前更安全,而且河滨区希尔圭(Sihlquai)扰民的状况也消失了。”
 
从前,多为匈牙利籍的妓女聚集在希尔圭(Sihlquai)街上,等待驾车而来的寻芳客。而她们却也时常是暴力袭击的对象,除此以外,她们还得面对那些夜晚狂欢后散去的过路人的嘲讽和调戏。这种滋扰也让附近居民恼怒不已。

色情业数据

自从苏黎世市要求妓女每天购买(票据形式的)日工作许可以来,妓女的数量有了确切统计。
 
从2013年1月1日至8月25日, 街头妓女出没的希尔圭街平均有32名妓女,每晚性工作者的数量差别很大:从5至47名不等。
 
“驶入-性欲”(sex drive in)的项目负责人Michael Herzig透露,“在月末交完费后,来工作的妓女数量就会明显上升。”那么在周末,性工作者的生意是否总是更好?Herzig表示这无法断定。
 
从今年8月26日起,苏黎世Altstetten区为开车的寻芳客开设新服务区。之后希尔圭街的妓女数量下降到每晚14名。而在另一个允许街头妓女活动的街道,妓女数量(16-17名)却没有明显变化。
 
来Altstetten区寻妓的客人数量无法精确统计。市政府估计为每晚50-100人,其中有一半做成交易。
 
为了避免妓女转向其他街区,警察加强了监控措施。9月份,超过80名妓女因在禁止交易地区招客而受审,数量超过往月平均数。有关当局透露,客人也因要被罚款,而变得比从前更加小心。警察每月受理的相关举报达30多起。

她们去哪儿了?

在希尔圭街,曾经有平均每晚30多个招揽生意的女孩儿。现在其中的一半儿都不见了,她们去了哪里?苏黎世警察和社会机构证实,她们没有移至城市其他地区。
 
Michael Herzig明确指出:“她们也没有转移到其他城市,或瑞士其他地区。我们估计她们离开瑞士,去了别的、有同样商机、皮条客又能直接管理生意的城市。”
 
瑞士国家电视台采访了一位在Langstrasse街红灯区(在那里,街头拉客是被禁止的)工作的、说西班牙语的妓女。她所叙述的是另一个版本的事实:性车库的直接竞争导致压价战。“到那儿(Depotweg的性车库)工作,30-50瑞郎成交?绝对不成,” 她决绝地说。
 
州政府也不违言收入问题的不确定性。Michael Herzig表示:“什么样的回馈都有,有些妓女收入增加了,因为她们不用和客人去到很远的地方,之后又得返回,从而节省了时间;但也有人反映收入下降了。”
 
还有些性服务工作者抱怨,无法再为团体服务,那样可以赚到更多的钱。“但也更危险,”Ursula Kocher指出-她为市政府下属的社会工作服务组织Flora Dora工作。

多样化趋势

如果说,苏黎世项目的前例-德国科隆的很多设施-一经投入使用便遭破坏或偷窃,苏黎世的性车库自开张以来却没有大变化,一切完好无损。
 
Ursula Kocher确认说:“来工作的女性对这儿的设施很满意,她们可以过来喝杯咖啡热热身子。不过,她们不会呆的太久,毕竟她们是来赚钱的。”
 
车库内安装了警报按钮,当性工作者感到客人的暴力威胁时,可以按钮报警。自开业以来,报警器响了3次。但Ursula Kocher笑着说,那都是错误操作,按钮被当成了电灯开关。让Kocher尤感特别的是:来这里工作的妓女们,年龄跨度大、国籍多样。她解释道:“一些在希尔圭街上被匈牙利妓女和皮条客驱逐的性工作者会来我们这儿找生意。”

警告之声

当市政府对项目表示满意之时,几家向性工作者提供建议和帮助的非政府组织却持批评态度。它们指责项目“不成比例的减少了妓女的工作机会”,而且一些措施将妓女推向非法工作的境地,如此一来,要帮助这些遭受盘剥的受害者们则难上加难。

FIZ咨询公司的Rebecca Angelini表示:“Depotweg街的性服务区可能对某些性工作者很合适,但这只涉及整个群体的一小部分,对于其他人来说,情况则更加恶劣了。”
 
举个例子:警察很少发出警告,但督查起来却很快、很严。“如果妓女被两次撞到在规定以外区域工作,那么便会失去整年的工作许可,”Rebecca Angelini批评道,“这也太夸张了,妓女们很害怕,不知去哪里好。”
 
市警察局回应道,他们加大检查力度,是为了防止妓女转向别的街区。警察局还表示,惩罚的力度不是由警察决定,而是由法院决定的。
 
令各非政府组织担忧的,还有2013年初生效的《新性工作者管理条例》中所规定的下一管理步骤:沙龙、俱乐部(90%以上的妓女在那里工作)凡雇有3名以上员工,必须于年底之前申请营业执照。
 
基本上,目前只有在民居覆盖率少于50%的街道才可以经营俱乐部。而这样的街道只占城市面积的1/5。如果说,这些俱乐部到目前是被“容忍”的-尽管当局的任何人都不会接受这个字眼儿-申请经营许可的规定可能改变这种现状。Rebecca Angelini评论道:“市政府说是不想禁止性服务行业,可它所采取的措施却都是于此背向而驰的。”

市政府不同意这样的说法。3名雇员以下的俱乐部并不需要经营许可。苏黎世市政府负责社会事务的Martin Waser已多次强调:“我们的目的不是禁止性服务行业,我也不相信Langstrasse有一天会变成规规矩矩的地段。”


(译自法文: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