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收容所短缺


瑞士人家收留难民


作者:Simon Bradley in Lully


24岁的厄立特里亚难民莫哈德·伊萨是为数不多被安置在瑞士家庭中的避难者之一 (Keystone)

24岁的厄立特里亚难民莫哈德·伊萨是为数不多被安置在瑞士家庭中的避难者之一

(Keystone)

经过数月的拖延,一个在瑞士家庭当中收留难民的项目终于正式启动。大约300户已提交收留申请。瑞士资讯swissinfo.ch走访了莫尔日(Morges)的首个安置家庭作深入了解。

客厅沙发上,阿兰·克里斯丹(Alain Christen)的两个孩子正跟一位健硕的年轻厄立特里亚人嬉戏打闹-一个咬着他的胳膊,另一个试图跳上他的肩膀。

“莫哈德(Morad)像是他们的大哥哥,”这位父亲解释。

这位24岁的难民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笑意。他是在3月1日正式搬进克里斯丹家,他们住在莫尔日附近的吕利(Lully)。

此前他经历了数月的痛苦挣扎-先是穿过沙漠逃离祖国,再拼命工作赚钱,来缴纳横渡危险地中海的偷渡费,跟死亡擦肩而过之后,作为难民又在瑞士受过牢狱之苦,如今他才再次享受生活。

每个月约有4000多人逃离厄立特里亚,仅瑞士就居住着2万多该国人,成了海外最大的厄立特里亚人散居国。2013年瑞士难民委员会(SRC)为帮助那些极可能留在瑞士的难民,发起已久被拖延的收容项目时,莫哈德成了第一位被选中的难民。

“我们相信,让人融入瑞士这类复杂社会的最好方式,就是尽可能把他们带到已经适应了的人身边,”该委员会发言人斯特凡·弗雷(Stefan Frey)解释说。

如今已有300多个家庭像克里斯丹一家这样,自愿敞开家门,收留难民。

“这两个多月以来,我们确实过着一种真正的冒险生活,”身为儿童社工的阿兰·克里斯丹感叹道。是他的妻子阿妮克(Anick)先从法语区电台(RTS)听到消息,说服了丈夫参加这个方案。

“现在我们都经常旅行,习惯住提供早餐的家庭旅馆,或是使用Airbnb,”她宣称:“人们接纳不收取报酬只需提供吃住的女孩来家打工,也和各种各样的人共享私密空间,所以说到底,这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胆之举。”

按照他跟瑞士难民委员会和沃州移民收容局(法)(Cantonal Vaud Establishment for Migrants)一起签署的协议,正在申请难民身份的莫哈德将在克里斯丹家先住半年时间。

“之后我们会了解情况的进展和他们的打算。一切取决于他融入社会的能力,”委员会发言人弗雷表示。

莫哈德的首要任务是学习法语。自从他加入这个家庭,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这家人也顺便学了一点阿拉伯语。

“在他学习语言的同时,我们也利用克里斯丹一家的交际圈子,看能不能帮他找个工作,”弗雷补充道。莫哈德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机械工。

继莫哈德之后,又有一家叙利亚人从4月起,住进阿尔高州(Aargau)辛斯(Sins)一位上了年纪的瑞士夫妇家中。

“我们一家人现在终于可以考虑未来、工作和职业培训的可能性了,”米拉德·库里·阿布拉哈德(Milad Kourie Ablahad)告诉瑞士德语区电视台(SRF)。在他们一家因战争逃离叙利亚前,他曾经是名金匠,而他的妻子是位教师。

该州仍然要对这些难民负责,给他们发放微薄的日常生活费,关键还是给收容家庭付房租。

瑞士难民委员会首次提出在瑞士家庭中收留难民的计划,还是在愈一年半以前,如今也不过才刚刚启动,但是数字却有增长的势头。

“这周我就接到20个感兴趣者的电话和消息,得一一回复,”弗雷透露。

这次这种有专人协调,由瑞士寻常家庭接纳难民的项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世纪70年代智利发生军事政变后,瑞士曾接受了250位难民。他们最初被安置在各州的收容中心,后来有不少人住进瑞士人家。此后这类项目就日渐稀少。

40多年来,在瑞士百姓家收容难民所需的行政障碍与批准制度变得越发复杂。在联邦体制下,各州在工作方式与标准上各自为政,弗雷惋惜地说。

“项目虽已上马,但过去25年里我们在瑞士缔造的,却是难民制度的官僚主义巨兽。我们对待人像对待数字一样,”这位发言人指出:“瑞士的难民法有26种不同的解释方式。”

谨慎

继沃州和阿尔高州之后,伯尔尼州政府也对这一方案亮了绿灯,然而当地的安置制度相当复杂。挂靠州上的地区性组织必须先保证难民收容所满员,才会把剩余的人分配给个别家庭。除以上3个州,日内瓦州也对此表示了浓厚的兴趣。

“还有其他2、3个州也有兴趣,可是出于政治原因,它们非常谨慎,坐观时势。瑞士的政治气候对移民并不很友好,”弗雷补充道。

近几个月里,瑞士已有多位政治家和协会要求有关部门接纳更多难民,尤其是面对近期在地中海接连发生的死亡惨剧。然而收容安置仍是最突出的问题。至于在各个地方,特别是瑞士德语区,对收容难民一直有很大的抵制情绪。

弗雷表示,瑞士难民委员会的方案并非瑞士收容问题或地中海告急的直接答案。

“我们的数字仍然非常低。这个方案有意引入一套补充机制。我们想创建由300-400个愿意收留难民的家庭组成的网络,互相联系,并号召他们来协助改善难民融入社会的情况。有400个家庭,我们就能按平均3名(每户收容的难民人数)的数字来翻倍,就会有大约1千名更好融入瑞士体制的人,从而改变现状。不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补充。

该组织希望到年底前能有十来户试点家庭,到2016年以更标准化的方式开展这个计划。

瑞士家庭方案

在瑞士,虽然联邦有关机构负责处理难民申请手续,但却是由拥有相当自主权的26个州的相关机构来实施政策,以及监督收容等实际问题。

瑞士难民委员会在瑞士人家庭中收留个别难民的新方案,其实施对象并非新入境难民,而是已有或极可能申请到临时居留证(F证)的人。在方案框架下,瑞士难民委员会同州合作单位联手协作,例如沃州移民收容局。收容局负责选择安置在瑞士家庭里的难民,委员会负责确定安置家庭。这些家庭除了能至少收留难民半年时间,还要能提供一个可以上锁的单间,最好还有独立卫生间。

瑞士行政体系内的难民由各州负责,尤其是他们的住宿与保险费用。以莫哈德为例,他会获得用于食物、交通等日常开支的钱(每天12-15瑞郎),而他则按照事先拟订的分租协议,通过州移民收容局向这户人家缴纳房租。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