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政治研究 “瑞士拉丁人”存在吗?

palm trees, lake, Swiss flag

阿尔卑斯山南麓的提契诺州:Ascona湖边的棕榈树和瑞士国旗。

(Keystone)

说法语和意大利语的瑞士人-也就是所谓的“瑞士拉丁人”-有时会被描绘为一个政治联盟,构成抗衡瑞士德语区的、不言而喻的盟友。但事实远非如此。

“瑞士拉丁人”这个词经常用以指代说法语和意大利语的瑞士人。从语言上来说,罗曼语确实与德语分属不同世界。然而在政治上,瑞士未来(Avenir Suisse)智库最近的研究(法)外部链接却发现,这个传说需要修正。在贯踪了瑞士德、法和意大利语区30年的投票行为后,他们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瑞士的拉丁人并不存在”。

不同的投票集团

研究人员从差异显著的投票模式发现,“不说德语,并不足以建立一个共同的身份”,不仅如此,意大利语区和法语区的选民们在政治频谱上往往各执一词。聚焦两个影响广泛的投票议题:欧洲和国际合作,以及身份和公民权。针对这两类议题的公投结果表明,法语和意大利语区的民心所向几乎总是与(德语区主导的)全国平均导向背道而驰。

瑞士的语言构成

瑞士有四种官方语言: 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列托罗曼语。德语人口(标准德语和瑞士德语)大约占总人口数的63% ,法语居民比例为23%,意大利语的人口比例为8%,说列托罗曼语的人则占不到总人口的1%。瑞士西部人口说法语,提契诺及其邻州格劳宾登南部居民讲意大利语,说列托罗曼语的居民则集中在格劳宾登州。

信息框结尾

在欧洲问题上,法、意两个语区的差距有时可达到惊人的30%:提契诺州(意大利语区)系统性地在投票中反对与欧盟的睦邻友好,而瑞士法语各州则比全国平均水准更加开放。例如,在1992年,超过70% 的法语区选民投票赞成瑞士加入欧洲经济区,相应地只有少于40% 的提契诺人表示支持。20年后,同样的故事情节上演 ,但比例正好倒置:近70% 的意大利语区选民赞成2014反对大规模移民动议,而在法语区,则只有43% 的选民赞同这项议案。

尽管数字没有前例那么引人注目,但另一类“与身份有关”的投票也反映出同一现象:“瑞士未来”发现,只要是关于”加快同化进程“的议题,提契诺州投票支持的比率都低于瑞士全国平均水平,而法语各州则正相反。最近,瑞士就放宽第三代移民入籍程序进行了投票,两地区间投票结果比例的差距为20%。同样,关于难民庇护问题,提契诺州的选民倾向“消极限制”;而法语区则更为“宽容”。

对“遗漏”的寸土必争

那么为什么拉丁人团结的传说依然存在呢?报告作者提贝·阿德勒(Tibère Adler)说,这项研究的推动力是去年瑞士新联邦委员(即部长)的选任。为了在分管各部委的7位委员间寻求语言区域的平衡,德语的政治家无异议地留出了一个所谓的“拉丁”位置。最后,提契诺州的伊格纳西奥·卡西斯(Ignazio Cassis)被选为自1999年以来第一个来自该地区的联邦委员。

多语 有多少瑞士人能用得上四种语言?

不管是和家人亲戚、金兰知己、共事同仁闲聊深谈,还是上网看帖、观看电视,近乎有2/3(64%)的瑞士人每周至少会用到一种以上的语言,其中38%的人每周会用到两种,19%的人使用三种,而还有7%的人每周能用到的语言种类多达四种甚至更多。 ...

但这一“拉丁”位置的候选人们之间也并非情同手足。几位法语候选人为了当选进行了激烈角逐,谁也没有留意提契诺时代的到来。阿德勒说,“团结一致又有差别对抗”-忠诚的这一两面性是普遍存在的,这也是悖论所在:德语多数派把自己简单地视为”瑞士的”,把法语和意大利语同胞视为“其他”。但是,这种说法忽略了一些细微的差别,即两种南方语言的差别,甚至说法语不同地区的差别-法语区远不能一概而论。

来自提契诺州卢加诺的人民党(保守右翼)议员马可·基耶萨(Marco Chiesa)对此表示同意。虽然是联邦政府下设的、推动“语言多样性”团体“拉丁瑞士”(Helvetia Latina)的副主席,他也表示很难确认一位日内瓦银行家和一位沃州农民(同为说法语者)之间的身份共性。他还说,在伯尔尼的政治舞台上,为争夺德语多数派的“遗漏”,法语和意大利语区的竞争多于合作;两者都是力争被承认的少数民族。

被首都所“遗忘”

近年来,这一竞争白热化,特别是从提契诺方面。基耶萨和阿德勒都提到了意大利语区感到“被伯尔尼遗忘”的普遍说法,不可否认,这个仅有35万人且地理上孤立在阿尔卑斯山后的州正在经历着变迁时代。在人才外流和来自意大利周边地区就业市场的双重压力之下(据基耶萨说,“跨境工人人数翻了一番”),该州一个有影响力的右翼政党——提契诺联盟(Lega dei Ticinese)正在成长,为强化认同与归属而斗争。

“我们总是失败者!”基耶萨感叹。他提到欧洲人员自由流动的协议,在这方面,比起其他边境地区,如巴塞尔、圣加仑或国际城市日内瓦,提契诺州获得的利益要少。但是, 他们真的是失败者吗?抑或是懂得传播自己的声音的少数派?

“他们在演戏,好像成为了受害者,”阿德勒评价提契诺的右翼运动。尽管提契诺的经济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阿德勒认为他们的言论还是夸大其词了,特别是“战术有效”的提契诺联盟。

文化上有,政治上则无

那么,“瑞士拉丁人”-到底是否存在?

“当然,” 基耶萨说,当涉及到共同的根源、共同的文化和相似的语言时,当然存在。他认为,通过“拉丁瑞士”这样的组织来推广宣传这些共性,有利于“国家凝聚力”。

但是,当涉及政治,以及代表瑞士协商一致制度的“共同利益游戏”时,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基耶萨认为,德语瑞士人只是可以贡献更多。甚至是在务实的日常基础上,“如果你问提契诺人,他们最喜欢和谁合作,他们会说瑞士德语区人”,基耶萨最后说。


(翻译:朱家贤),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meeting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