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移民政策


瑞士与国内的外国人:实用主义至上




1956年车站站台上的意大利季节工。几十年里他们一直过着候鸟的生活:9个月在瑞士,3个月回意大利。 (RDB)

1956年车站站台上的意大利季节工。几十年里他们一直过着候鸟的生活:9个月在瑞士,3个月回意大利。

(RDB)

2014年2月9日的投票已过去两年多了,瑞士依然在自问,该如何解决人民所要求的限额与人口自由流通之间的矛盾。在同欧盟的谈判陷入僵局之时,让我们回顾瑞士一个世纪以来的移民状况,在这个国家,好的外国人首先是有用的外国人。

外国移民为建设现代瑞士做出了卓著的贡献。1914年,外国人已占到瑞士人口的15%,他们主要来自法国、德国和意大利。这些外国人里有银行家或工业大亨,但大部分都在农田、工厂或铁路工地上干活。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支持德国与支持法国的人群之间关系非常紧张。而接踵而至的经济危机又带来对“外国势力控制”(Überfremdung)的担忧,这些外国人的大量涌入被视为对国内团结的一种威胁。

正是在这种形势下,联邦委员会于1931年出台了第一部涉及外国人的法律。“该法明确规定,瑞士不是移民国家,外国人只能在瑞士作短期逗留。这就是出名的季节工地位(德、法、意)的源头,”纳沙泰尔大学(l’Université de Neuchâtel)人文地理学教授埃蒂安·皮盖(法)(Etienne Piguet)介绍说,他是2013年出版的《瑞士移民状况-若即若离的60年》(法)( L'immigration en Suisse, 60 ans d'entrouverture)一书的作者。

二战结束后瑞士急需劳动力,便大开移民渠道,及至经济发展减缓,需求有所下降,又加以限制。这便是自1963年起出现的情况,当时联邦委员会首次引入了对各州季节工人数的限额。

融入社会的漫长道路

“Gastarbeiter(本国劳动力)”、“Fremdarbeiter(外国劳动力)”,称呼即已体现出区别。瑞士欢迎外国人-当时尤以意大利人为主-来工作,但仅此而已。然而在罗马,人们并不这么看。迫于意大利一再的压力,瑞士最终于1964年做出让步,承认在持季节工居留5年后,可以转为常年居留。自此,外国工人便可将家人接来团聚。

同年,苏黎世发起了第一个《反对外国控制》人民动议,但在提交投票前被撤回。第二个人民动议出现在1970年,由“全国行动”组织(l’Action nationale)的代表詹姆斯·施瓦尔岑巴赫(James Schwarzenbach)提出。该动议欲将外国人所占比例限制在10%,但被54%的选民否决。随后的两个动议(分别于1974和1977年提出)遭遇的否决还更要干脆。在此期间,政府建立了一个联邦外国人委员会(法),专门负责社会融入与加速入籍。

“人们开始承认,这些外国人也是我们社会的一部分,他们不但不会离开瑞士,还在这里生儿育女。这确实成了融入政策的开端,”对移民问题多有研究的日内瓦大学(l’Université de Genève)社会学家桑德罗·卡达辛(法)(Sandro Cattacin)透露。

经过了70年代的一波仇外浪潮,左派以取消季节工地位的提案做出反击,在他们看来,该地位不够人道。然而左派的提案《团结互助》却被近84%的选民否决。直到2002年,在瑞士与欧盟签署的《人口自由流通协议》(多语)生效以后,季节工居留才退出历史舞台。而在1985、1993和1995年,瑞士人又先后否决了三个旨在直接限制移民的动议。

自由主义与边境

保护经济和意欲限制移民-而经济恰恰需要移民:右翼保守政策是否自相矛盾?在瑞士人民党议员伊夫·尼德格尔(Yves Nidegger)看来这根本不矛盾,他提醒人们,“在本国拥护自由经济的人中,总有两种右翼立场:一种热爱农民与边境,另一种热爱出口业但不喜欢边境。一个世纪以来,一旦讨论到边境问题,两种立场就几乎势不两立,然而在反对左翼要求的瑞士权利苏维埃化问题上,两者又很有默契。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既拥护自由主义,又热爱边境。”

至于2014年2月9日动议的通过,这位议员的解释是,“其他动议都是在限额时代通过的。而现在我们处于自由流通制度下,人们看到了以前从未见过的情况。在施行限额时,来的人只是为了工作。而现在他们拖家带口来到瑞士,造成移民人口的成倍上升。”

“若即若离”

埃蒂安·皮盖总结道:“我们可以说,这段期间内没有哪个真正的限制性动议获得通过。与此相对应的是,也没有哪个真正倒向移民的动议被选民接受。人们需要移民,雇佣移民,大部分是出于经济动机,而人们同时又总想加以控制。这就是我提出‘若即若离’的原因。”

在卡达辛看来,即使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瑞士人似乎大都能和移民和谐共处,但仍有少数人还宁可闭关自守。不过几十年来这部分人也在与时俱进,“6、70年代的仇外说辞不像如今一样围绕文化问题,而是围绕对国家之美的维护。施瓦尔岑巴赫是位浪漫主义者、一名绿党人,他非常热爱大自然。在他那个时代,瑞士经历了一段城市化加速的时期,有点儿像东欧国家现在的状况。当它走得过快时,会造成人们的方向问题,激发出保守主义的思潮”。

前所未有

那么我们该如何解释2014年2月9日的投票结果呢?瑞士人这一天以(微弱)多数通过了(右翼保守派)瑞士人民党的动议《反对大规模移民》(德、法、意)。这个动议不顾人口自由流通协议,要求引入对外国移民的限额。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案例。因为之前有明显仇外情绪的动议中,大多数的投票结果都比较相似,即60%的反对票对40%的赞成票。然而选民当中大约有20%的人,他们在投票结果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福利或钱包时,会倾向于仇外情绪。在禁止修建清真寺尖塔动议投票时,我们就见过这种情况,等我们需要就禁止布尔卡(穆斯林女性罩袍)做出投票时,将会看到同样的情形,”卡达辛分析道。

“然而2月9日的动议虽有重要的经济后果,却得以争取到这20%的选民,”这位社会学家表示:“这是由于人们头脑中比较混乱,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要投什么的票。比方说,我们看到提契诺的绿党成员支持该动议,他们的动机是反欧盟的环保思路。这就足以使投票结果倒向赞成,从而造成这些令我们不知出路何在的问题。”

移民世界的冠军

据估计,在过去的60年里有600多万移民来到瑞士。其中很多离开了瑞士,但相对本国人口数量,瑞士一直经历着远超世界大多数国家的移民大潮。截至2014年底,瑞士全国820万人口中,近200万是外国人(多语)

根据联邦统计局的2014年数据,在瑞士扎根的外国人大部分来自其他欧洲国家,尤以意大利人(15,3%)、德国人(14,9%)、葡萄牙人(13,1%)和法国人(5,8%)为主。

因人口自由流通而移民瑞士的欧洲人中,一半以上都受过高等教育。不过欧洲移民中也有很多从事建筑、旅游或保健行业中不需要高等技能的工作。

如果将海湾石油国、接收大量难民的小国(约旦、黎巴嫩)和新加坡、卢森堡等城市国家排除在外,那么按照经合组织(OCDE)2005-2009年的数据,瑞士以每千名居民对16.5名新进移民的比例,位居世界移民国家之首。

(来源:《1945年至今瑞士的移民与融入状况:大趋势》,纳沙泰尔大学埃蒂安·皮盖著/联邦统计局)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