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中瑞文化交融 瑞士的米老鼠-格鲁比穿越古代中国

作者:, (于苏黎世)


格鲁比2015年2月25日在苏黎世Rietberg博物馆的新书发布会上与孩子们见面。

格鲁比2015年2月25日在苏黎世Rietberg博物馆的新书发布会上与孩子们见面。

(邵大海)

提起格鲁比,瑞士人就像美国人提起他们的米老鼠那样,每个人都会笑逐颜开:喜爱、骄傲、钦佩溢于言表。这个一身蓝羽、黄嘴巴、身穿红黑格裤子,憨态可掬的大鸟,从1935年第一集漫画书《格鲁比漫游世界》开始,就以妙趣横生的历险经历陪伴了瑞士人祖孙三代的成长。80年后的今天,它穿越到了古老的中国。

格鲁比最新一集《格鲁比穿越古代中国》(Globi im alten China)新近问世!2015年2月25日,苏黎世Rietberg博物馆打破了往日的宁静,两支大红灯笼高高地悬挂在大门口,一条横幅上写着格鲁比的大名和它的漫画头像,恰逢中国农历正月初七,在苏黎世市区的这个雅静的小山丘上,弥漫着“中国”的味道。

孩子们在家长的陪同下来到这里,眼神中充满期盼。原来在今天的的新书发布会上,除了书作者Jürg Lendenmann、画作者Daniel Frick要来与小读者见面,漫画书中的主角格鲁比也会来。

忽然一个小姑娘稚嫩的声音高昂地响起“格鲁比来了!格鲁比来了!”不约而同,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那个款款而来,一身蓝绒、红黑格裤子的“大鸟”,它向孩子们招手,孩子们蜂拥而至,和格鲁比拥抱合影。

格鲁比用温暖的目光环绕着孩子们,孩子们因能与格鲁比近距离接触而感到无比幸福,一张张小脸在午后的阳光下灿烂闪耀。格鲁比到底是谁,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它?

格鲁比介绍

格鲁比是一只蓝色的鹦鹉,它是瑞士孩子最爱的童话书角色,被称为“瑞士人的米老鼠”,这个形象诞生于1932年,整个系列用漫画的形式讲述格鲁比的各种历险故事。每个续集为一个场景,既具有独立性,又与全书故事连贯,适合的年龄层比较广。图文搭配是一个很大特点,语言朗朗上口,也适合低龄儿童阅读。

每年售书量约为160000册(包括传统版本和非传统版本),每年复活节前夕出一册新续集,在发行年中约售出25000册。

从第一本格鲁比游记至2015年2月,共售出了82万册,其中690万本传统版本;销售音频版本(自1970年问世)300万;销售非传统产品(游戏、毛绒玩具、手表等)900000件。

格鲁比出版社出版英文、法文和德文版的格鲁比漫画。一些续集有中文版(10集传统系列、所有知识系列和所有四季系列续集,2011/2015),将出列托罗曼语版(2015),也曾有过葡萄牙语和丹麦语版本。

信息框结尾

瑞士的代表和英雄

1932年,瑞士高级百货Globus为庆祝成立100周年举办了庆典活动,格鲁比(Globi)就是在那个时候作为这个百货商店的吉祥物破壳而出,因为这只憨头憨脑的大嘴蓝鸟在大众中受到热烈欢迎,所以3年之后第一本《漫画集格鲁比漫游世界》应运而出。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至今已有83集续集,后来又衍生出系列格鲁比产品,吸引着孩子们的眼球。格鲁比音乐和格鲁比乐园在瑞士各地都能找到。

在瑞士,尤其是德语区,格鲁比家喻户晓,尽人皆知,它无疑是瑞士最受欢迎、最知名的儿童读物形象。它是孩子们心目中的英雄,也几乎是瑞士文化的一部分。

时代迁移,格鲁比也追随着社会的变迁而在不断进步。在过去的几年中,格鲁比的故事做了与时俱进的跟进,在前几集中格鲁比已经环游了宇宙。

“我爷爷,我,我的孩子,在瑞士没有人不知道他,”Rietberg博物馆中国部负责人von Przychowski这样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它有时候很可爱,有时候又很逆反,但很聪明,很勇敢,人人都喜欢它。”这一点也得到了孩子们证实,在一旁的Luzia(11岁),Florian(9岁)和Sarah(7岁)都表示特别喜欢格鲁比,“因为它超级搞笑。”

第一次踏上中国征程

今年是格鲁比系列的80周年纪念,而格鲁比在这一年第一次踏上了中国之旅:在一次参观博物馆的时候,它看到一张中国龙的画,忽然瞌睡了起来,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穿越到了古代的中国。

《格鲁比穿越古代中国》书封面。

(Orell Füssli Verlag)

在丛林里格鲁比遇到了一条找不到妈妈的小龙,格鲁比一如既往地表现出热心肠,许诺帮小龙找到妈妈。这中间它们遇到了很多困难,大熊猫向它们伸出了援手;它们智取了老虎;遇到了老子;格鲁比在做面条的时候“作茧自缚”;它们遇到了强盗,小龙遭到绑架,格鲁比去了皇宫,得到了太子的帮助,救出了小龙;在沙漠里格鲁比遇到了马可波罗;为了缩短去黄山的路,格鲁比发明了自行车;格鲁比去了少林寺,在那里“大显身手”;后来它们遇到了一位知名画师,为一幅画上的龙画上了眼睛,龙顿时苏醒,腾云而出,小龙与妈妈团聚了。

这是一本从西方的角度看中国的书,但绝不浮于泛泛皮毛,而的确触及了中国文化的精髓。书中引用了“狐假虎威”的成语含义,最后以“画龙点睛”激活了画面。

文字作者Jürg Lendenmann(德)外部链接是一位中国通,“2013年,当我听说格鲁比的新书将是在古代的中国历险,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中国是我最喜欢的题目,我尤其对中国的哲学及象征文化感兴趣,”他说。

中国友谊商店中的历史故事书

要问这本漫画故事,是先有的图还是先有的文字,画作者Daniel Frick(英)外部链接表示:“两者都不是,格鲁比出版社(Globi Verlag德外部链接)的出版负责人Gisela Klinkenberg首先制定了一个计划,我们每个人都提出各种建议,也接受来自外部的提议,包括在孩子们中进行民意测验,考虑他们的愿望。”

当然出版社的角度和市场的需求也会被考虑进去,孩子们想看什么;什么书、什么电影比较受欢迎;什么题目比较热都是重要因素。经过激烈的讨论,团队最后决定让格鲁比穿越到中国。

出版社负责人Gisela Klinkenberg这样说:“孩子们喜欢格鲁比的旅游历险记,所以我们一直在为格鲁比寻找有意思的旅行目的地。而现如今中国是现成的好地方,这个国家在迅速发展,而且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关于中国我们有许多听闻,在报刊杂志上也读到过很多,我们希望更多地去了解这个国家。中国丰富多彩的历史为格鲁比的历险记提供了很多精彩的火花。”

Lendenmann在这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向Frick提到了中国的历史故事,他告诉Frick“这些故事与瑞士的童话、传说和寓言类似,这些故事中暗含了许多中国文化因素,”Frick深受感染。

于是Lendenmann将两本20世纪90年代在中国友谊商店中购买的德文中国历史故事书寄给了Frick,就这样在格鲁比的中国历险记中,贯穿着中国的成语故事。



画作者Daniel Frick(左)和格鲁比及文字作者Jürg Lendenmann在新书发布会上。

画作者Daniel Frick(左)和格鲁比及文字作者Jürg Lendenmann在新书发布会上。

(邵大海)

格鲁比从梦中醒来,他的中国梦被记在了它的新历险《格鲁比穿越古代中国》里,为瑞士的小读者们打开了通往神秘古老中国的大门。

影响孩子的一生

时光荏苒,格鲁比已经在瑞士三代人的成长轨迹中留下了足迹。它对孩子们的性格和人生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出版人Klinkenberg在新书发布会的开场白上说,许多人长大以后想去哪里旅行,都是因为格鲁比曾经去过那里。“我想看了《格鲁比穿越古代中国》,或许有人长大以后想去中国旅行;想去中国学武术,或者想学中文。”这一集新书无疑为孩子们插上了一对全新的梦想翅膀。

至于这本书是否以后会翻成中文,尚无具体信息,“这取决于中出版商的兴趣”,Orell Füssli出版社儿童书媒体负责人Ronny Förster这样表示。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