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不发表就出局 大学排名到底有多重要?

A chalkboard covered in equations at an office at CERN

批评人士认为,目前,学术界痴迷于使用量化指标来定义科学成就,这不仅有害于科学进步及其社会影响,也给科学家带来压力。

(Keystone)

大学排名、期刊影响因子、引用计数:一些人认为,这些衡量“最佳”科学研究的方法已经过时,甚至阻碍了科学进步。瑞士希望能在替代方法的实施方面起到推动作用,然而这项任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根据瑞士科学委员会(SSC,多语)外部链接 最近的一份报告,无论是研究人员的就业、论文的发表,还是来自公共和私人领域的投资,科学活动在近几十年来都在显著增长。而另一方面,这种增长导致了前所未有的竞争强度,这包括在以下方面的竞争:资金、奖项、学术职位、顶级期刊的发表、以及其它科学界的成功标志。

随着“不发表就出局”(publish or perish)的压力越来越大,科学成功的量化指标变得越来越重要[见信息栏],而且,焦点通常集中在发表文章的引用率(英)外部链接期刊影响因子(英)外部链接这两方面,而这驱使研究人员想要发表更多论文。

对常见科学指标的解释

  • H指数(英)外部链接:一种标准化的数字评级,使用研究人员发表的科学论文数量和这些论文被引用的次数计算得出。虽然H指数旨在显示科学家的生产力,以及他/她在其领域里的影响力,但批评者认为,该指数过于简单化,而且无法进行跨学科领域的比较。
  • 期刊影响因子(JIF,英)外部链接:用于对科学期刊按照其各自领域里的重要性来排名。期刊影响因子的计算是基于 – 一本期刊在前两年内发表论文的平均引用次数。期刊影响因子是一种简单的比较方法,但其缺陷是:它不能直接评估文章质量,也不能总用于进行跨领域的比较,并且会因一些文章被大量引用而造成偏差。

  • 大学排名(英)外部链接:可以基于知识转移和文章引用,也可以基于教学成就。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开始在资金、科学家和学生上进行竞争,全球排名已成为一种越来越有用的工具,用来评估这些组织的质量和影响。但有些人认为(英)外部链接,排名会鼓励机构过多地关注于高影响力的研究,以提高他们的排名,同时,造成这些机构对教育责任和社会责任的关注过少。

信息框结尾

正如瑞士艺术与科学院(SCNAT)主席Antonio Loprieno最近在一个伯尔尼的会议里所说,这是现代科学的“悖论”。

他说:“一方面,随着科学经费的增加,在当代科学界,用来衡量成就的标准亦呈指数增长,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而另一方面,我们对这些标准的公平性、有效性或适用性持有保留态度。“

针对其中一部分保留意见,今年,瑞士科学委员会为瑞士科学界提出了一些建议(PDF,英)外部链接,以改变评估和资助研究的方式,特别是通过使用定性指标来支持(但不是取代)定量指标。

该报告指出:“近年来,[定量]指标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替代定性评估,这种做法带给研究人员错误的激励措施,并威胁到科学质量。”

“国家战略应该考虑到学科要求与机构要求的多样性,来进行一个差异化的评估方式,这样的国家战略应被推动起来。”

不仅是一个数字

批评者表示,过分强调量化指标,会导致科学严谨性的恶化,而这些指标原本就是为了支持科学严谨性。此外,科学家自身还因此承受了巨大压力。

在伯尔尼的同一个会议上,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结构生物学教授Stephen Curry也做了讲话。他说:“根据Google显示,我的H指数(英)外部链接为48,这意味着我有48篇论文至少被引用了48次。我并不喜欢因一个数字而被降低等级,但是,这个星球上有人就是根据一个数字来看待我。”

“你可以使用数字来表征科学的某些方面,但科学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深奥的人类活动。我们不能简单地衡量科学的卓越性;而必须通过判断、讨论和专家意见来做决定。”

最近,数个项目致力于重新探讨科学的评定方式,Curry负责领导的《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DORA,英)外部链接指导委员会就是其中之一。这些项目同时致力于确定新的指导方针,以更全面的方式评估研究人员和机构,而且仍然有足够能力保持科学向前发展。

上海世界大学排名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再次跻身世界高校20强

在上海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ShanghaiRanking’s 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公布的2018年度最新排行中,5所瑞士大学进入全球100强。其中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名次最高,名列第19位。 ...

此内容发布于2018年8月15日 下午4:15

量化质量

批评者还认为,像H指数这样的量化指标容易出现失真,而且对这种量化指标的计算和使用方式也不够透明。他们指出,这些指标阻碍了多样化和高风险、高回报的研究,助长了因循守旧和单一化。

对于都柏林理工学院的高等教育政策研究部门负责人Ellen Hazelkorn来说,当科学的发展是为了每一个人,而不只是象牙塔中的少数精英时,这种类型的指标尤其成为问题。

Hazelkorn说:“一旦科学研究被认为具有超越学术界的价值和影响力,它就不再是个人求知欲的追求了,而是会在社会和国家层面上权衡优先次序。”

她补充说,像机构排名这样的指标,例如,备受期待的年度《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英)外部链接“非常不适合高参与度的社会”,因为大学排名关注的“责任”只限于学术范围内,而不是整个社会。

 “人们很容易理解排名,但是,排名所使用的指标会增加我们社会中不平等和阶层化的程度,进而影响到人们对公共产品的可及性。”

Curry表示,个人和期刊级指标(例如,引用计数和期刊影响因子)的吸引力有很大一部分在于其简单性。 “度量标准很容易计算出来;它们具有伪客观性,对我们来说,这是有吸引力的,它们使我们的生活更加轻松。”

压力和声望

但是代价是什么?正如Curry所解释,过分关注这些指标工具,甚至可以导致科学进步的速度变慢,因为,它们会促使研究人员将自己的工作成果提交给最负盛名的期刊,从而增加了发表被拒甚至撤回的可能性,后者也会削弱公众对科学的信任。

此外,人们对科学的关注范围缩小、集中在论文发表和声望上。这意味着,无论其它重要活动是教学、沟通和外展,还是对年轻科学家的指导,这些活动的价值都会被低估,并且可能因此受损。

今天,《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已获得了近1.4万名个人和组织的签署。2015莱顿宣言(英)外部链接 也在学术界获得了关注。这两份文件都呼吁减少对量化指标的依赖,或者,至少能将量化指标与关注科学内容的定性方法结合使用起来。

新兴的替代方案

科学仍在快速发展,每个人都希望自己造就卓越。那么,当涉及到科学研究的现实情况时,更全面、但可能更耗时的评估方法该如何克服“快速而肮脏”指标的诱惑?

荷兰的莱顿大学是莱顿宣言的诞生地,对于其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CWTS)副主任Sarah de Rijcke来说,答案在于 -- 使用她所称的“组合方法”来评估科学,这种方法适用于某个特定的情况、机构或研究人员。

“通用解决方案并不是非常有效,”de Rijcke表示,因为,最受益于传统评估方法的那些科学研究类型,在不同学科中会有所差异。相反,对于某个特定的评估环境,她推崇的通用原则是 -- 将一个科学家的专业知识、产出(从文章发表和所获资金,到教学和社交媒体)、及其对科学和社会的影响编织在一起,创建出一个“标准化叙述”。

《旧金山研究评估宣言》委员会也在其网站上收集此类方法的案例;比如,让研究人员使用“biosketch(英)外部链接”,以他们自己的语言,对自己最优秀的发表论文和贡献进行总结。

Stephen Curry指出,包括在瑞士在内(多语)外部链接 的全球科学界,正在向开放获取期刊的方向进行转变,而这也可能成为评估指标变革的催化剂,因为,与传统的订阅期刊相比较,开放获取期刊(open-access journals)和预印本(pre-print archives,英外部链接)可能会鼓励对内容和透明度予以更多重视。

瑞士的责任

Loprieno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瑞士具有丰富的资金和灵活的行政要求,因此,瑞士有义务推动国际上在此方面的变革。

他说:“我认为,既然我们拥有这个资金充足的体系,我们对世界其它地方也具有一定责任。瑞士可能会以更主动的方式,去进行试验或尝试解决方案,以了解如何克服当前系统的困难。”

他补充道,最大的挑战之一将是,在向更多样化的科学指标过渡的期间,确保尚处于早期职业生涯的年轻科学家得到充分的支持。

“我的解决方案会对长期研究项目的容忍度略高。目前,我们倾向于支持和资助短期项目,这符合现在的竞争逻辑。但如果我们已经准备以长远的眼光来决定经费支持,这可能会减少职业生涯早期阶段的部分压力,并且创造出一个更加平等的体系。“

Loprieno承认,要在科学研究的文化上做出这种巨大变化,说起来比做起来容易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可能。

他表示:“这也是我们想要改变的文化,所以我们需要设法从某处开始做起。”


(翻译:谢静雯),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