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增长 计划生育并非灵丹妙药

(Reuters)

瑞士生态与人口委员会(Ecopop)发起一项人民动议,意与瑞士乃至全球范围的人口过剩作斗争。该动议特别提出,将合作预算的10%专门用于贫困国家的计划生育项目。但专家表示,这一提案过于简单化。

目前,地球上生活着70多亿人,据最新人口测算,到2050年总人口将达到90亿。随着世界人口的持续增长、气候变化与自然资源的减少,围绕人口过剩的讨论再度展开。而同时,以牛津大学老年学教授撒拉·哈珀(Sarah Harper)为代表的一些人口学家预测:2050年世界人口总数会出现下滑。

这一前景并未妨碍欧洲和美国的一些自然保护协会宣扬降低出生率,以扫除威胁到所有生物的人口炸弹。

瑞士生态与人口委员会提出的动议体现了这种担忧。在《停止人口过剩-赞成对自然资源的可持续性保护》标题下,动议主张通过大幅限制外来移民刹住瑞士人口的增长,并把瑞士发展与合作署(DDC)预算的10%用于计划生育项目,来抑制世界人口的增长。

信息图表

人口 世界人口发展

世界人口将在2040年超过90亿,那时候大多数人会生活在哪里?目前哪些国家在经历巨大的人口增长?联合国人口司对此作出了详细的调查。

苹果与橙子

可见,该动议把假定的瑞士人口过剩与全球人口危机联系在一起。“发展中国家的自愿性计划生育有助于他们在卫生、经济和社会方面的进步,也对自然也有好处。限制外来人口移民瑞士,能够使农业用地得到保留,给自然和人留下更多地盘,”人们可以从动议提倡者编写的论据中读到这样的话。

集结在“南方联盟”(Alliance Sud)之下的,活跃在合作与发展方面的瑞士主要非政府组织批评这些文字缺乏条理性。“生态与人口委员会动议把全球生态问题归结为人口的增长,就像口号所说-人口越多,对不可更新能源的压力就越大。然而动议却忘记了能源消耗方面的巨大差异,”彼得·尼格理(Peter Niggli)在一份媒体声明中写道。

这位南方联盟的主席强调:“如果我们把该动议的诉求推向极端,就应该彻底限制富裕国家和贫困国家经济精英的人口。因为决定对环境压力的并不是人口数量,而是他们对自然资源的使用。”

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及发展学院(IHEID)经济学家让-路易·阿尔纲(Jean-Louis Arcand)走得更远:“该动议把苹果和橙子搅在一起,把涉及富裕国家的问题同涉及贫困国家的问题混为一谈。”

“尤其是在瑞士,人口老龄化造成退休金问题。如果不是靠外来移民,谁又会来支付?”这位研究员反问。

动议委员会的阿莱克·噶纽(Alec Gagneux)认为不必因年龄金字塔失衡的问题而大惊小怪:“这是富人的难题。我就不担心瑞士人口的老龄化。瑞士有足够财富来解决这个问题。”

计划生育

在1994年的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上,179个国家承认了人人都有计划生育的权利。

会议行动计划的各个签署国认可,计划生育项目的目的在于让夫妇与个人拥有必要的信息和手段,来自主决定子女的数量及其年龄间隔。

世界范围内的出生率在缓慢递减,但在富裕和贫困地区间存在着重大差异。

贫困、男女不平等和社会压力是造成持久高生育率的因素。

这些差异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尤为突出,该地区妇女的子女数量平均是发达地区的3倍(前者为每位妇女5.1个子女,后者仅为1.7个)。

今天,生活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大多数妇女想少生孩子。生育率的差异越来越反映出,并非每位女性都能得到避免意外受孕的手段。

而这正是不发达国家的情况。得不到自愿性计划生育手段,是生育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

来源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

计划生育:好,可是……

尽管南北半球某些政治和宗教界长期以来不断反对,生态与人口委员会所支持的计划生育项目本身未激起强烈抨击。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在2012年报告中提出了这类项目的相关性。“最新数据显示,发展中国家有8.67亿名育龄妇女需要现代避孕手段,而只有6.45亿名能够获得,”巴巴通德·奥索蒂梅因(Babatunde Osotimehin)提醒人们还有2.22亿名妇女得不到避孕手段。

这位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执行主任继续写道:“在为改善母子健康、推动男女平等、推广高质教育、增加年轻人更多投入经济与社区生活机会,及缩减贫困而作出的各种努力中,计划生育占据中心位置,因此它应当被完全纳入现在与未来的发展策略中。”

这些话无疑令噶纽感到高兴,也鼓舞他加大动议的力度。

然而对动议持批评态度的绿党议员伊冯娜·吉力(Yvonne Gilli)觉得有一点需要区分:“这个诉求基本正确。但支持计划生育发展援助已被包括在发展合作之中,而且对计划生育的支持必须依据整体的发展合作项目而定。因此把金额比例固定为10%并不恰当。举例而言,在某个特定国家,瑞士的专长将是确保饮用水的的供应,或支持女孩接受中学教育。这些措施可能会非常有效,但却不合动议的提法。”

教育女孩

阿尔纲的想法也不谋而合:“降低贫困国家生育率的最有效办法,就是教育女孩,即盎格鲁-撒克逊人所谓的‘女性赋权’。给不识字的女孩提供避孕手段的效用不大。”

经济学家亦提醒人们,只针对出生率的行动也会带来伤害:“要达到世界男女的正常比例,就还需要1亿多女性。危险的比例失调正是印度和中国强制性限制出生率所付出的代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