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动物是否得到了妥善保护?

Westend61 / Jan Tepass


严苛的福利法案,使得瑞士成为动物能保全毛皮、鱼鳍或翎毛的乐土之一。我们将为您阐述原因何在。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1月28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瑞士动物福利法案的基本原则是,无论是农夫、屠户、宠物饲主还是科学工作者,任何人都不得“因不当目的而让动物遭受疼痛、折磨、伤害或恐惧”。此外,《瑞士动物保护法》(Swiss Animal Protection Act,多语)明文规定:“在与动物相处时,动物的尊严-即动物(作为生命主体)与生俱来的固有价值,必须得到尊重。”

“只有瑞士会在宪法层面保护动物的尊严。包括列支敦士登、韩国在内的部分其他国家,仅以法律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庄严昭示了动物尊严,”来自瑞士动物权益保护组织“聚焦动物”(Tier im Recht,英、德)的Katerina Stoykova介绍道。

这项条款有助于庇护瑞士境内的动物免遭欺辱,或免受针对它们的外貌或能力的其他严重滋扰。其中就包括逼迫动物饮酒,给它们的毛皮或羽毛染色,克隆动物,或者人为对动物-比方说“水泡眼”金鱼或全身无毛的斯芬克斯猫-采取“极端繁殖”,即在雄性动物繁殖期间为了增加成功几率,设法让其疯狂交配。与此同时,瑞士明令禁止豢养断尾且剪耳的狗。动物接受阉割,以及去角,必须在麻醉状态下进行。

《世界动物保护指数》(World Animal Protection Index,英)榜单上,瑞士位居前列:

外部内容


那么,还有哪些动物福利政策,使得瑞士在各国中脱颖而出呢?

农场动物

瑞士畜牧业指导原则极具物种特异性,且巨细无遗。譬如,在牲畜圈舍里,每头牛的“居住面积”都必须至少达到两平方米。此外,在瑞士各处农场里,所饲养的家畜数量也被划定了上限:每家农场最多能豢养300头小牛犊、1500头猪或1.6万只母鸡。欧盟成员国则没有此类限制。

动物运往屠宰场的行程,也同样需接受监管。在欧盟境内,待宰杀动物在途中的运输时长,限定在24小时以内;反观瑞士,从动物被装载上车,到抵达屠宰场将其卸载,时长必须控制在8个小时以内-而运输限制时长则仅为6个小时。

Keystone / Peter Schneider


尽管由瑞士联邦食品安全和兽医局(Federal Food Safety and Veterinary Office)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发现,部分瑞士屠宰场并未严格遵守和执行相关规定,不过,瑞士切实针对家畜、家禽屠宰设置了明确而标准化的指导原则。鉴于在哺乳动物未经击晕昏迷的情况下便将其宰杀属于违法行为,因此,瑞士的清真屠户须在将待宰动物割喉之前,先将其击晕,使其失去知觉。然而,按照犹太教规定、遵守犹太教饮食所制作的“洁食”,最终还是得倚赖进口,此举也引发了围绕着“在瑞士被视为通过残忍方法获取的动物产品-比如鹅肝或青蛙腿-是否应该在瑞士店铺里销售”的激辩和讨论

2018年,瑞士对动物保护法案进行修订更新之举,使之登上全球各国媒体报章头条,一夜之间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新法对龙虾和螃蟹的运输及宰杀方式做出了明确规定,从而将神智清醒、有知觉意识的龙虾直接扔入沸水中蒸煮的宰杀方式界定为“非法”。2019年,瑞士议会进一步明令禁止将蛋产业认定为毫无价值的活雄性鸡仔送进粉碎机碾碎的做法

此外,瑞士选民也即将就瑞士是否应对工厂化农业全面叫停(英)进行投票。

猫、狗及其他宠物

瑞士是欧洲范围内唯一一个要求对全国范围内的所有狗植入微型芯片,并在中央数据库中进行身份注册的国家。

对于豚鼠、兔子以及长尾小鹦鹉等社会性”群居“物种,瑞士法律明文要求其必须得成对饲养。独身的猫,则“必须每天与人保持接触,或者跟其他猫会面”。


实验动物

依据瑞士法律规定,只有在没有其他替代方案时,瑞士才准许进行动物实验。

《瑞士动物保护法》指出:“只有在经过利益权衡后显示,该实验是可允许进行的,州政府相关部门才能对或引发外界压力的动物实验予以批准。”与此同时,该法还规定,动物实验必须遵循俗称的3R原则:通过替代方法进行替换(replacement);减少动物实验所使用的动物数量(reduction);不断改善,从而让动物实验具体方法更具人性化(refinement)。


Keystone / Gaetan Bally


回溯2018年,瑞士共有逾50万只动物被用于动物实验,与前一年相比减少了5%。其中,幼鼠占到了动物实验主体的90%。此外,瑞士动物实验中还使用到大老鼠、兔子、鱼、狗、猫以及灵长类动物。继一项请愿书被呈交政府之后,瑞士选民将于不久的将来,就是否取缔动物和人类实验进行投票。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