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化废气为再生能源

myclimate计算飞行的真正代价

(Keystone Archive)

2006年11月6-17日于内罗毕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除了废气(飞机排放出的尾气)之外,6000多名与会代表与观察员还能创造出什么新结论,人们拭目以待。

根据瑞士myclimate基金会的数据,包括今年瑞士总统莫里茨・洛伊恩贝格(Moritz Leuenberger)在内的所有瑞士代表,仅是由苏黎世(Zurich)去内罗毕(Nairobi)的飞行,每人就为大气中增加了2.29吨有害气体。

假设苏黎世至内罗毕的距离是各个代表飞行的平均距离,将这个数字乘以6000,也就是说,又多了13740吨的温室气体在污染我们的星球。

类似myclimate这样的组织的目标即,本着京都议定书的清洁发展机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简称CDM)精神,帮助各政府、企业和个人弥补此类气体排放造成的危害。

在该机制下,一个有既定温室气体(GHG)排放削减指标的工业国家能在发展中国家投资二氧化碳补偿性项目,并为有害气体排放的降低获得信用度。专家称,该机制可为发展中国家募集达1000亿美元(合1240亿瑞士法郎)的资金。

2002年创建的公益性组织myclimate则为机制资金及必须完成削减指标的企业提供适当证书。

它同时还为个人、企业及组织提供一个平台,帮助它们自发补偿对气候造成的影响。

榜样作用

如果洛伊恩贝格或其他任何一位飞往内罗毕的瑞士代表想做出好的榜样,他/她应该购买一张“myclimate机票”。依据飞行公里数,他/她需为内罗毕之行全程多付85瑞士法郎。

接下来,这笔资金会被用于推动可再生能源的使用。myclimate会资助喜马拉雅山区(Himalayas)、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和厄立特里亚(Eritrea)的太阳能项目,以及开发南非的沼气发电和印度的生物燃料方案。

“这些项目必须在降低有害气体排放的同时,给当地社区带来积极的影响,”myclimate宣传主管Kathrin Dellantonio告诉swissinfo。“它们应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促进可持续发展,以及改善当地环境条件。”

据估计,今年夏天德国世界杯期间,有10万吨温室气体被排放到大气中,而该基金会此前获得国际足联(FIFA)的合同,帮助抵消这些影响。它选择将足联资金投资到南非的两个可更新能源项目中。

myclimate机票

myclimate是一家保护环境、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公益组织。在该基金会网站输入您将飞行的起点和终点,便可计算出这段飞行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以及为此所应该付出的费用。

生物燃料

方案之一:在一家水果加工厂里,用生物燃料锅炉取代传统的煤炉。预期这种锅炉在其十年寿命中,可减少20多万吨有害气体的排放。

绿色和平组织瑞士分部认为,在无法避免飞机旅行的情况下,这种二氧化碳补偿方案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绿色和平组织气候专家Alexander Hauri则警告说,最终目标应是减少而非抵消有害气体的排放。这也是上月由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编写的Stern报告所传达的信息。Nicholas Stern指出,如不采取严格措施以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将会给全球环境和经济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Hauri向swissinfo透露,这种二氧化碳补偿项目会被象瑞士这样的富裕国家错误使用,以求“宽恕他们(对气候造成)的过错”。他表示,如能对非可再生能源征税会更好。这样,人们会因受财政刺激而减少有害气体排放。

swissinfo,Dale Bechtel

相关信息

公益性组织myclimate是工业世界中专门从事二氧化碳排放补偿性项目的几家企业和基金会之一。在减少飞行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方面,它所作的努力占领先地位。

它于2002年由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一群学生去哥斯达黎加参加可持续性会议时创建。

这些学生开发出一套“补偿机制”,所有与会人员被要求资助会议召开国的一个太阳能项目。

每人需提供的资金数目根据他们来参加会议所飞行的距离计算。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