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变性和间性 如何在瑞士的户口本上改性别

Rote Lippen in einem Schminkspiegel

对变性人来说,要想改变自己的家庭状况需要一个漫长且情感上非常复杂的过程

(Keystone)

瑞士政府近日将一项修改法案送入了听证程序,今后变性人和间性人要想在户籍登记册上更改自己的性别和名字,应该会更容易。然而“瑞士变性人联盟”组织并不认为,这一改变会改善他们的处境。

在瑞士,如果你想在户籍登记册上更改自己的性别和名字,那么等待你的将会是一个漫长且昂贵的过程。今后该程序将简化:到民政部门做一份声明足矣。

瑞士政府希望通过修改该法律改善变性人和多样性别人士的处境。瑞士司法部长西蒙奈特·索马鲁嘎(Simonetta Sommaruga)向媒体表示,尽管该法所涉及的人很少,但对与此有关的人来说,这次修改法律非常重要。

请阅读来自卢塞恩州变性女农民的故事:

变性人在瑞士 “我不想死的时候还是个男人”

自杀,还是按照自己的定位当个女人?这是一个两难选择,而Stefanie Stalder必须做出抉择。这位瑞士卢塞恩州的农民是位变性人。她最后选择了生,并且在一年多前进行了性别调整。在48岁的时候,她终于感受到了自由。 ...

向民政部门声明

新法规定,每位内心持续认为,在登记簿上所填写的性别并非自己真正所属的人,可以申请作出改变。变更声明必须亲自到民政部门提交。

我们希望仅由我们的自我评估来决定,而不是这样的处理方式。
Alecs Recher

引言结束

但如有疑惑,公务人员可进行更多调查,例如要求出示医生证明。如疑虑未消,则有权拒绝接受声明。未成年人更改性别需要出示法定代理人的同意书。

受到相关人士诟病

瑞士变性人联盟(TGNS)组织则对这一初步草案持批评态度,认为它无任何进步。“我们希望的是仅由我们的自我评估来决定,而不是这样的处理方式,因为如果有疑问的话,还是要进行调查,”该联盟的律师Alecs Recher指责说。他认为这只不过是职权的转移:“以前要在法庭上证明自己的性别认定,现在还是要证明,只不过是在另一个国家行政机关面前。”

Rechner并不担心中在这一领域会有冒充滥用的现象发生:“如果谁想否定自己的性别认定而去更改,那么他就要同变性人一样面对同样的暴力和歧视。这就有点荒唐了。”他也引证说,那些以自我认定为基础允许在证件上更改自己性别的国家,还从未碰到过冒充、欺骗的案例。他举了比利时、丹麦、瑞典、挪威、阿根廷和马耳他为例。

还有未成年人要得到父母的允许才可以改性,这也让瑞士变性人联盟不快。“现如今未成年人并不需要家长的许可。”这是一种恶化。“年轻人知道自己的性别认定,而且国家要相信他们,这很重要。”Recher说。

没有第三性

与该初步草案无关,联邦委员会还希望新生儿父母在向户籍登记处申报子女性别之前可以有更充裕的考虑时间。目前有多个方案正在考量中。迫于社会压力,间性儿童过去要实施不可逆的手术-即使没有医疗的必要性。

不过政府还是不打算引入第三性,但他们还是会为该问题写一份报告。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就采访过这样一个人,ta并不想选择自己的性别,而是将自己定义为非两元化性别(非男又非女)。

瑞士“第三性” 谁说不是男人就得是女人?!

男人还是女人?Milusch不愿做这道二选一,ta更愿意说自己“在中间”。这位苏黎世人觉得,德国确认“第三性”的政策力度还不够,最好的办法其实是在身份证件上取消“性别”一栏。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