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可可·香奈兒昔日是如何在瑞士度過顛沛流亡生活的?

座落於瑞士洛桑Bois-de-Vaux墓園(Bois-de-Vaux Cemetery)中可可·香奈兒的墓碑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距今已離世五十載的法國前端時裝設計師、善用精湛技藝和獨特情調調製出香奈兒五號香水的調香師、納粹特工佳必麗·可可·香奈兒(Gabrielle “Coco” Chanel),被安葬於瑞士洛桑。戰後,她為了躲避通敵叛國、戰時與德國情報機構勾結合作的刑事指控移居瑞士,在日內瓦湖畔安然度過了約十年的光陰。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1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可可·香奈兒只喝香檳,”彼時在座落於洛桑的美岸皇宮酒店(Beau-Rivage Palace)工作的酒吧間侍應生介紹道。選擇在瑞士洛桑定居下來後,香奈兒便將這家酒店的一套專屬套房作為安身之所。背井離鄉、顛沛流離的流亡生活也仍然可以過得端莊雅緻,時髦且有排場。

富麗堂皇的洛桑美岸皇宮酒店和洛桑宮殿酒店(the Lausanne Palace),都曾是可可·香奈兒的棲身之所。這方紛華靡麗的環境和生活圈,顯然與她1883年出生時身處的濟貧院收容所,以及後來在日漸成長並學習縫紉手藝期間待過的​​孤兒院有著天壤之別。

憑藉著充滿創造性的視野、孜孜不倦地勤奮工作以及知人善任(當然,她也曾有過用人不善的時候),截至1935年,香奈兒已僱傭了4000名左右的員工,且在巴黎市中心坐擁五家時尚精品店。然而時至戰後,她的過往-尤其是被德國情報機構招致麾下,並以代號為“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德國間諜的身份為納粹從事情報工作,這段“黑歷史”讓她身陷困境,於是乎,她於1954年握著一張單程票“出走”瑞士法語區,踏上了顛沛流離之旅。

在瑞士洛桑安頓下來後,香奈兒便長期住在當地多家頂級酒店裡,並在此參與各類社交活動,閒暇之餘還會去瑞士法語區醫學美容領域美譽度最高的私人醫院之一-法爾曼研發診所(Clinique Valmont)接受美容護理。此外,在名流巨賈的固定聚會場所-蒙特勒(Montreux)的Steffen茶室(Steffen tearoom),以及地處洛桑近郊一處靜謐山間的當地美食餐廳Chalet-des-Enfants裡,她的倩影也都曾在此流連。

時至今日,這些場所中有不少都依然在自我營銷推廣時不約而同地提到了香奈兒。譬如,Chalet-des-Enfants餐廳就在其官方網站上稱,可可·香奈兒會為了享受“一碗牛奶和一片果餡餅”而在此駐足;洛桑宮殿酒店甚至還設置了一套佔地面積170平方米的“香奈兒套房”,並稱:“這間套房很大程度上是因這位著名巴黎時尚設計師的靈感啟發而設計的”。

在美岸皇宮酒店居住期間,她似乎鮮少離開自己的房間,而是更傾心於待在陽台上遠眺欣賞眼前這片湖光山色。據說,她的一隻狗甚至在離世後,被埋葬在了為那些隨主人入住當地酒店的四足寵物而專設的寵物墓園裡。

不過,當她偶爾冒著在大庭廣眾之下公開露面的風險去日內瓦湖畔散步時,她的司機會亦步亦趨地開著凱迪拉克跟在她身後,這似乎暗示著她並不屑於刻意保持低調。

上個世紀50年代可可·香奈兒的倩影 The Granger Collection

但她在瑞士的流亡生活顯然並不僅限於聚會和散步。似乎香奈兒也花費了部分時間和精力磨礪以須,以待一切塵埃落定之後隆重回歸。 1954年,71歲的她重返故國巴黎,重新開設了自己的高級定製時裝店,並通過舉辦時裝表演向公眾展示了她的首次復出的系列作品。

瑞士墓葬

然而,她並未忘記瑞士。 1966年,香奈兒在可俯瞰洛桑且樹木繁茂的索瓦貝蘭(Sauvabelin)購置了一棟名為“信號”(Le Signal)的別墅。這棟“瑞式鄉土建築風格”(Heimatstil)的房子,其前身是一所專供上流社會年輕女性學習社交舉止的瑞士精修學校,歸於香奈兒名下之後,她便邀請各界名人摯友來此小聚,其中就包括她此前曾為其量身設計過服裝的法國著名芭蕾明星謝爾蓋·利法爾(Serge Lifar)。

“我始終需要尋求一種安全感。而當一個人置身於瑞士,他/她就能擁有這種安全感,”香奈兒曾感慨道。

她的客戶兼摯友利法爾最終逝於洛桑,葬在巴黎;香奈兒卻選擇了反其道而行之。 1971年1月10日,香奈兒於法國巴黎的里茲酒店(Hôtel Ritz)溘然長逝。彼時,她已在這家酒店的套房里居住了三十餘年,但最終她依然希望辭世後能入土安葬在瑞士洛桑。

1971年1月,可可·香奈兒的遺體被入土安葬於此。 Keystone / Str

由她本人親自執筆為自己設計的墳墓,就座落在洛桑的Bois-de-Vaux墓園(Bois-de-Vaux Cemetery),她的眾多“鄰居”中就包括了國際奧委會創始人皮埃爾·德·顧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以及法國詞典編纂家保羅·羅伯特(Paul Robert)。

遵循她生前的遺願,她的一方墓地種滿了乳白色的栒子,墳墓旁則緊挨著一條白色石凳。墓碑上雕刻著五尊石獅子的頭-其中既蘊含了她的幸運數字,也代表著她的星座。更重要的是,她的墓碑並未矗立在墳墓上方,而是置於墓地前方-這也是她的另一個遺願。她在世時曾解釋道:“我不希望自己(死後)頭上有塊兒石頭壓著-萬一哪天我想重歸人間呢。”

或許這也不足為奇,畢竟在可可·香奈兒個人官方網站所列的生平時間軸(英)外部链接上,對於她在瑞士的那段流亡經歷-也就是從1945年到1954年這段時期-隻字未提,而是從1945年的“美國大兵都愛香奈兒”(“GIs love Chanel”)直接穿越到了1954年的“歡迎重歸”(“Welcome back”)。

可可·香奈兒與戰爭

2011年,美國駐巴黎記者兼前美國情報官員哈爾·沃恩(Hal Vaughan)在其撰寫並出版的《與敵共眠:可可·香奈兒的暗戰》(Sleeping with the Enemy: Coco Chanel's Secret War )一書中披露,可可·香奈兒不僅是德國納粹軍官漢斯·京特·馮·丁克拉格(Hans Günther von Dincklage)的情人-關於這一點已證據確鑿、有據可查,而且他們兩人均為德方間諜,且於二戰期間曾親赴西班牙馬德里和德國柏林執行過為德國納粹軍事情報局招募特工情報人員的任務。

根據沃恩在這本基於最新解密的法國和德國情報所著的書中所述,香奈兒絕不僅僅只是納粹同情者以及納粹德國合作者,她更是一個“惡毒兇殘的反猶分子”,此外還是為彼時德國納粹軍事情報局(Abwehr)效力的有編號在案的納粹特工。

該書向讀者提供了香奈兒本人在德國納粹軍事情報局的特工編號:F-7124,並且其代號為“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這一代號是為了紀念曾與她婚外有染的英國威斯敏斯特公爵,此人不僅是英國王室成員,也是當時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且為公開的極右翼反猶分子。

法國電視台3頻道(France 3)曾於2014年製作了一部歷史紀錄片《疑影重重》(L'Ombre d'un Doute,英譯“The Shadow of a Doubt”),並通過該片證實,香奈兒曾在戰時直接受僱於德國軍事情報部門並為其工作。這也是法國國家級廣播電視台首次公開承認身為法國公民的可可·香奈兒曾為入侵者從事間諜活動。

沃恩的著作一經出版後,香奈兒集團(Chanel Group)隨即在一份公開聲明中承認,可可·香奈兒曾與丁克拉格交往,但矢口否認香奈兒本人為反猶主義者。

End of insertion

(譯自英文:張櫻)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