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可可·香奈儿昔日是如何在瑞士度过颠沛流亡生活的?

坐落于瑞士洛桑Bois-de-Vaux墓园(Bois-de-Vaux Cemetery)中可可·香奈儿的墓碑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距今已离世五十载的法国先锋时装设计师、善用精湛技艺和独特情调调制出香奈儿五号香水的调香师、纳粹特工加布里埃·可可·香奈儿(Gabrielle “Coco” Chanel),被安葬于瑞士洛桑。战后,她为了躲避通敌叛国、战时与德国情报机构勾结合作的刑事指控移居瑞士,在日内瓦湖畔安然度过了约十年的光阴。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可可·香奈儿只喝香槟,”彼时在坐落于洛桑的美岸皇宫酒店(Beau-Rivage Palace)工作的酒吧间侍应生介绍道。选择在瑞士洛桑定居下来后,香奈儿便将这家酒店的一套专属套房作为安身之所。毕竟,背井离乡、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活也仍然可以过得端庄雅致,时髦且有排场。

富丽堂皇的洛桑美岸皇宫酒店和洛桑宫殿酒店(the Lausanne Palace),都曾是可可·香奈儿的栖身之所。这方纷华靡丽的环境和生活圈子,显然与她1883年出生时身处的济贫院收容所,以及后来在日渐成长并学习缝纫手艺期间待过的孤儿院有着天壤之别。

凭借着充满创造性的视野、孜孜不倦地勤奋工作以及知人善任(当然,她也曾有过用人不善的时候),截至1935年,香奈儿已雇佣了4000名左右的员工,且在巴黎市中心坐拥五家时尚精品店。然而时至战后,她的过往-尤其是被德国情报机构招致麾下,并以代号为“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德国间谍的身份为纳粹从事情报工作,这段“黑历史”让她身陷困境,于是乎,她于1954年握着一张单程票“出走”瑞士法语区,踏上了颠沛流离之旅。

在瑞士洛桑安顿下来后,香奈儿便长期住在当地多家顶级酒店里,并在此参与各类社交活动,闲暇之余还会去瑞士法语区医学美容领域美誉度最高的私人医院之一-法尔曼研发诊所(Clinique Valmont)接受美容护理。此外,在名流巨贾的固定聚会场所-蒙特勒(Montreux)的Steffen茶室(Steffen tearoom),以及地处洛桑近郊一处静谧山间的当地美食餐厅Chalet-des-Enfants里,她的倩影也都曾在此流连。

时至今日,这些场所中有不少都依然在自我营销推广时不约而同地提到了香奈儿。譬如,Chalet-des-Enfants餐厅就在其官方网站上称,可可·香奈儿会为了享受“一碗牛奶和一片果馅饼”而在此驻足;洛桑宫殿酒店甚至还设置了一套占地面积170平方米的“香奈儿套房”,并称:“这间套房很大程度上是因这位著名巴黎时尚设计师的灵感启发而设计的”。

在美岸皇宫酒店居住期间,她似乎鲜少离开自己的房间,而是更倾心于待在阳台上远眺欣赏眼前这片湖光山色。据说,她的一只狗甚至在离世后,被埋葬在了为那些随主人入住当地酒店的四足宠物而专设的宠物墓园里。

不过,当她偶尔冒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露面的风险去日内瓦湖畔散步时,她的司机会亦步亦趋地开着凯迪拉克跟在她身后,这似乎暗示着她并不屑于刻意保持低调。

上个世纪50年代可可·香奈儿的倩影 The Granger Collection

但她在瑞士的流亡生活显然并不仅限于聚会和散步。似乎香奈儿也花费了部分时间和精力磨砺以须,以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隆重回归。1954年,71岁的她重返故国巴黎,重新开设了自己的高级定制时装店,并通过举办时装表演向公众展示了她的首次复出系列作品。

瑞士墓葬

然而,她并未忘记瑞士。1966年,香奈儿在可俯瞰洛桑且树木繁茂的索瓦贝兰(Sauvabelin)购置了一栋名为“信号”(Le Signal)的别墅。这栋“瑞式乡土建筑风格”(Heimatstil)的房子,其前身是一所专供上流社会年轻女性学习社交举止的瑞士精修学校,归于香奈儿名下之后,她便邀请各界名人挚友来此小聚,其中就包括她此前曾为其量身设计过服装的法国著名芭蕾明星谢尔盖·利法尔(Serge Lifar)。

“我始终需要寻求一种安全感。而当一个人置身于瑞士,他/她就能拥有这种安全感,”香奈儿曾感慨道。

她的客户兼挚友利法尔最终逝于洛桑,葬在巴黎;香奈儿却选择了反其道而行之。1971年1月10日,香奈儿于法国巴黎的里兹酒店(Hôtel Ritz)溘然长逝。彼时,她已在这家酒店的套房里居住了三十余年,但最终她依然希望辞世后能入土安葬在瑞士洛桑。

1971年1月,可可·香奈儿的遗体被入土安葬于此。 Keystone / Str

由她本人亲自执笔为自己设计的坟墓,就坐落在洛桑的Bois-de-Vaux墓园(Bois-de-Vaux Cemetery),她的众多“邻居”中就包括了国际奥委会创始人皮埃尔·德·顾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以及法国词典编纂家保罗·罗伯特(Paul Robert)。

遵循她生前的遗愿,她的一方墓地种满了乳白色的栒子,坟墓旁则紧挨着一条白色石凳。墓碑上雕刻着五尊石狮子的头-其中既蕴含了她的幸运数字,也代表着她的星座。更重要的是,她的墓碑并未矗立在坟墓上方,而是置于墓地前方-这也是她的另一个遗愿。她在世时曾解释道:“我不希望自己(死后)头上有块儿石头压着-万一哪天我想重归人间呢。”

或许这也不足为奇,毕竟在可可·香奈儿个人官方网站所列的生平时间轴(英)外部链接上,对于她在瑞士的那段流亡经历-也就是从1945年到1954年这段时期-只字未提,而是从1945年的“美国大兵都爱香奈儿”(“GIs love Chanel”)直接穿越到了1954年的“欢迎重归”(“Welcome back”)。

可可·香奈儿与战争

2011年,美国驻巴黎记者兼前美国情报官员哈尔·沃恩(Hal Vaughan)在其撰写并出版的《与敌共眠:可可·香奈儿的暗战》(Sleeping with the Enemy: Coco Chanel's Secret War)一书中披露,可可·香奈儿不仅是德国纳粹军官汉斯·京特·冯·丁克拉格(Hans Günther von Dincklage)的情人-关于这一点已证据确凿、有据可查,而且他们两人均为德方间谍,且于二战期间曾亲赴西班牙马德里和德国柏林执行过为德国纳粹军事情报局招募特工情报人员的任务。

根据沃恩在这本基于最新解密的法国和德国情报所著的书中所述,香奈儿绝不仅仅只是纳粹同情者以及纳粹德国合作者,她更是一个“恶毒凶残的反犹分子”,此外还是为彼时德国纳粹军事情报局(Abwehr)效力的有编号在案的纳粹特工。

该书向读者提供了香奈儿本人在德国纳粹军事情报局的特工编号:F-7124,并且其代号为“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这一代号是为了纪念曾与她婚外有染的英国威斯敏斯特公爵,此人不仅是英国王室成员,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且为公开的极右翼反犹分子。

法国电视台3频道(France 3)曾于2014年制作了一部历史纪录片《疑影重重》(L’Ombre d’un Doute,英译“The Shadow of a Doubt”),并通过该片证实,香奈儿曾在战时直接受雇于德国军事情报部门并为其工作。这也是法国国家级广播电视台首次公开承认身为法国公民的可可·香奈儿曾为入侵者从事间谍活动。

沃恩的著作一经出版后,香奈儿集团(Chanel Group)随即在一份公开声明中承认,可可·香奈儿曾与丁克拉格交往,但矢口否认香奈儿本人为反犹主义者。

End of insertion

(译自英文:张樱)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