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境艰难的瑞士制表业瞄准中国大陆

亚洲游客在卢塞恩看表店的橱窗。 Keystone

新冠疫情使得游客行迹罕见,这给瑞士制表业造成重大负面影响。为了弥补这次的收入损失,各制表商正更多地把业务瞄准中国大陆,同时回归朴素。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23日 - 09:37
Keystone-SDA/ts

据Vontobel银行估计,外国游客-尤其是中国游客-买表的花销,约占瑞士手表零售商与制造商收入的一半,而国内销售额仅占该行业营业收入的4-5%。

疫情期间的封城及旅游业的缓慢恢复给各制表企业造成了收入损失,这将是无法弥补的,但他们已在实施各种积极措施。

以卡地亚(Cartier)为例,该品牌已于7月1日在中国大陆推出Pasha腕表,而世界各地则要等到9月4日才能一睹其“芳容”。

Vontobel银行奢侈品业专家勒内·韦伯(René Weber)透露:“中国是主要客户群所在地,这不只针对瑞士制表业,也包括整个奢侈品行业。”

免税区

在个人奢侈品全球营业额中,大约三分之一由中国人创造。而中国游客占访瑞游客总数的一成,自2009年至今已增长5倍。

由于手表价格在中国与欧洲之间存在差不多30%的差额,因此大多数中国人更喜欢在旅游时买表。奢侈品总支出中只有30%是实际花在中国的。

韦伯指出,最近的一项新规定允许客户在中国的某些免税店进行大宗采购,这可能会推动该市场手表与珠宝的销售。

回归朴素

鼓励大家购买手表的另一个积极举措,是各制表商推出一批较为朴素、较少浮华的入门级产品。

7月上市的新Parmigiani手表售价在1.4-2万瑞郎(约合10.2-14.55万元人民币),“差不多可以归到这个专业高级制表公司的入门级产品范畴,”该品牌瑞士营销经理布鲁诺·尤弗尔(Bruno Jufer)指出。

拥有卡地亚、伯爵(Piaget)等品牌的历峰集团(Richemont group)某高管表示:“面对新的形势,旗下各公司将拓宽各自的产品系列,尤其是钢材质手表,相较金材质的手表价格上会略低。”

不过,韦伯认为各品牌不会压低平均售价,“因为瑞士手表出口显示,越昂贵的腕表卖得越好”。

他还认为让本地客户增加购表开支会非常困难,尤其是在瑞士。据他预测,这个市场上的手表销售额将下降50%,而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Swiss Watch Federation)则预计手表出口总额会下降25-30%。

Vontobel银行称,Bucherer和Kirchhofer等零售商的裁员几乎不可避免,这两家连锁店在卢塞恩和因特拉肯开有多家分店,游客花销几占这两个企业营业额的90%。

预计拥有足够流动资产的大品牌能更好地度过这段艰难时期,这要受益于部分失业措施,而较小品牌与供应商则已经开始宣布裁员计划。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