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成为世界遗产漫长的等待

获得世界遗产称号之后的喜庆气氛

(Keystone)

2009年6月底终于等来了好消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6月27日正式决定,授予瑞士钟表古城拉绍德封和勒洛克勒“世界遗产”称号。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才得来的喜悦是巨大的。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会之前的一天,拉绍德封城中,就已经准备好欢庆的场面。“明晚18点我们开始欢庆。”节日承办人Bernard Vaucher激动地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员会当天或第二天将在塞维利亚决定这座城市是否成为世界遗产。

当天下午,在一家饭店里,人们的话题也只有一个。一名年纪稍大的制表匠Louis说:“这些专家怎么跟蜗牛似的?”另一名喝着啤酒的男子问:“你听到教堂报喜的钟声了吗?”

“两小时前敲过钟,但是不是为了专家的决定,而好像是个婚礼,或者离婚?”坐在桌前的唯一一名女性调侃地说。

这位女性20年前爱上了一名当地的冰球运动员,于是从法国嫁了过来。“所以我现在住在这里。最开始我觉得这座城市非常难看和无聊,但是现在我喜欢上了它。”

拉绍德封并没有如画的老城和时髦的服装店。气候也很粗糙。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发现这里建筑物的质量。这里的出租公寓价格低廉,而且文化活动也不贫乏。

与纳沙泰尔抗衡

“当我从拉绍德封来纳沙泰尔上大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美丽的南方。那时候的我无法想象我的家乡有朝一日会成为世界遗产。” 在纳沙泰尔生活了10多年的前国民院议员Claude Frey这样说。

纳沙泰尔城有着贵族的气息,它坐落在湖畔,还拥有一个富丽堂皇的老城。而拉绍德封一直有着左派和无政府主义的传统,“上百年来这两座城市一直在抗衡,”Frey说。

因此尽管市政府一再努力,但这两个相距只有20公里的城市,还是决定要各自拥有自己的妇产医院。两个城市足球和冰球俱乐部合并的意向也不了了之。

钟表区域

现在重新回到世界遗产的话题。这是星期六的傍晚18点,市中心的广场上挤满了人,有人坐着、有人站着,他们都在等。人们沉浸在紧张的气氛中。乐队在演奏着一曲《或黑或白》。

塞维利亚尚无作出决定,专门负责传递消息的地方官员这样告诉大家,并请大家耐心。城市提供的葡萄酒被称为“希望之酒”。

18点45分,发言人说话了:“两分钟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开始对我们的申请进行评判。”人们耐心地等待着,没有人戴领带,氛围轻松而愉快。

19点整:两家小型飞机飞过广场上空,表演了空中特技。等待多时的人们抬起头来观看,有人说“他们还挺准时,不愧为来自钟表名城。”

迎来更多日本人,而不是纳沙泰尔人

19点15分:专家们决定了,欢乐的时刻到了。开始下雨了,桌子上空撑起了伞,孩子们得到了气球,现在轮到他们等待,因为所有气球必须同时上天。孩子们一起松开手,气球飞向天空,欢庆就此开始!

Louis依然坐在饭店里的圆桌旁,他不紧不慢地说:“很好,我们很骄傲得到这个头衔,”他举起了酒杯:“我希望这能为我们的钟表作坊在危机中带来帮助,现在更多的日本人会来我们这儿观光。而对于纳沙泰尔人来说,我们永远是世界末端的黑洞。”

瑞士资讯swissinfo.ch,Andreas Keiser

拉绍德封和勒洛克勒

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拥有将近4万人口,是继日内瓦、洛桑、比尔之后,瑞士西部第四大城市。

勒洛克勒(Le Locle)的人口约1.1万是纳沙泰尔州的第三大城市。

这两座海拔1000米的钟表城市作为工业化的时代见证被纳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单。

1794年,拉绍德封被一场大火烧毁。工程师Charles-Henri Junod重建了这座城市。

房屋成直角排列,街道宽广,许多房屋前设有花园,这样保证了钟表作坊的明亮,同时也有防火的作用,而且利于铲雪。

勒洛克勒也多次遭受火灾的袭击。在1833年的大火之后,这座城市以拉绍德封为样本重建起来。

1994年拉绍德封因完好地保存了建筑遗产,而被瑞士家乡保护协会授予Wakkerpreis奖。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