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直接民主

捍卫言论自由的战斗永不休止

民主的一块基石正在摇摇欲坠。在世界各地,都有对保护言论自由置若罔闻的政府。而有些个人和团体则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宣传仇恨和歧视的的思想。在瑞士,公民针对言论自由多次做出过重要裁决。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5月20日 - 09:00

原则上,《世界人权宣言》(1948年)和《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1966年)都在第19条中写道:“任何人无论国界,都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寻求、接受和传递各种消息和思想的自由,无论是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通过艺术或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

在欧洲,《欧洲人权公约》(1950年)确认言论自由是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权利(第10条)。瑞士在1999年的宪法第16条中规定了这一基本自由。

然而,在实践中,很多东西却是模棱两可。在2021年初围绕美国总统大选发生的惊人事件之后,这一点更是变得非常清晰。 在上一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被赶出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之后,是时候开始思考:如何加强民主及怎样驯服科技巨头了。

社交媒体已成为公众辩论不可或缺的渠道。但很少再被看作是民主的有利传播工具,相反,更多被当成假新闻、阴谋论和仇视思想的载体。 世界各国都在想办法设立新的法律和法规来解决这一问题。德国率先制定了 “网络彻查法”(NetzDG);台湾建立一种“贴近社会”的数字基础设施。瑞士迄今为止尚缺乏专门针对社交媒体的法规。

而在瑞士,媒体和媒体工作人员正面临着巨大压力。一个例子是沃州的一本专门针对经济犯罪的杂志-《哥谭市》,在一年内,该杂志两位创始人被一家位于日内瓦的资产管理公司五次告上法庭,最后还禁止了杂志的出版。对于那些受到斥责的记者来说,这是“对新闻自由的攻击”。

瑞士在直接民主的公民权利(公民动议和复决)框架下,民众经常参与到有关言论自由的可能性及边界的广泛辩论中,也就此进行过全民投票。对待言论自由这块现代民主中的基石,要如若走钢丝般小心谨慎,它也是瑞士政治文化的组成部分,根深蒂固地根植于每个人认识形态中。

根据哥德堡研究机构V-Dem2021年的调研报告,包括巴西、印度和土耳其在内的几个G20国家从民主国家变为专制国家。在这些国家,越来越多的人不仅是作家,成为当局审查措施的对象,那些用画笔直击言论自由极限的漫画家也成为“眼中钉”。

针对言论自由的负压测试还包括像巴西总统Jair Bolsonaro这样的非自由主义民粹主义领导人的崛起。他也受到来自本国主张公民参与进来,实现更多民主话语权的各种力量的反击。

此外,在互联网的跨境世界中,国际科技网络公司和国家政府形成对立。两者都想制造出一种单方面民主的表象:这边是Facebook的 “独立监督委员会”,那边是欧盟委员会的数据保护监管机构。互联网最初的几十年-当时域名由相对民主的非政府组织ICANN发放-而现在全球在线公民大会接管了互联网监管。该机构的总部设在瑞士的日内瓦。

媒体发展的步伐已经加快。“这就是为什么对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的公开回应必须反应迅速的原因,”台湾数字部长唐凤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说:“如果我们只等上一个晚上,人们就已经把这些病毒性的备忘录与长期记忆联系在一起。” 但重要的不仅仅是速度,还有反应的方式:“如果我们能在几小时内针对有毒内容做出幽默的包装,会激发人们分享快乐的愿望,而不是本着报复、歧视或复仇的心理反击。这让人感觉更好。”

(译自德文:杨煦冬)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