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影院會不會有個大團圓結局?

電影《Platzspitzbaby》劇照,今年3月份全國影院停業之時,這部瑞士電影是當時最成功的國產片。 Ascot Elite Entertainment

6月6日電影院也將重新開門營業,各影院老闆一邊在尋思要不要復工,一邊則在考慮該放映哪些電影,以及是否會有人來看電影。且聽一位瑞士影院老闆向大家解釋,他們這個行業自3月16日政府命令全國影劇院停業起所面臨的心理劇。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6月03日 - 09:00
瑞士資訊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我認為當時大家都感到如釋重負-出於種種的不確定,封鎖前那幾天真是非常艱難,”瑞士影院協會會長埃德娜·埃佩爾鮑姆(Edna Epelbaum)說道,她指的是政府為控制新冠病毒蔓延而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幾乎封鎖全國的決定。

“每個州各自為政,這使得我們行業非常不容易,因為我們都依賴於國內與國際的發行安排。結果到週日晚上(3月15日),半個國家已經進入封鎖狀態,另一半還完全不知情。等到全國上下都被勒令關門,我們倒是鬆了一口氣。”

到6月6日這個星期六,影院又能重新開門,又能爆米花,又能在全國近600個銀屏上放映電影了。在大幕落下的近三個月當中,影院老闆們-像全國許多行業的老闆一樣-想著方法求生存,直到一切恢復相對正常的狀態。

伯恩這家影院,很快就要“回歸”了 。 Helen James/swissinfo.ch

埃佩爾鮑姆在伯恩、比爾和法語區還開有幾家電影院,她通過電話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封鎖的頭幾天沒人知道員工的問題怎麼解決,不過“大家很快明白,所有員工可以獲得'部分失業'補貼”。這種短時工作機制允許員工降低工作比例,他們的雇主可支付較低工資,由失業保險來彌補薪酬損失。

埃佩爾鮑姆還申請到“悄然無聲就很快花掉了”的無息貸款。雖然這筆貸款“過去現在都讓人不勝感激”,但它畢竟不是補貼,這點令她感到擔心。 “(這筆錢)現在幫著付上了剩餘的工資、應付帳單,可它到底是貸款,到時候還是要還。這叫人不得不擔心,因為到現在除了這筆貸款和“部分失業”補助,電影院什麼錢都還沒收到。”

swissinfo.ch

生存故事

然而雖然影院關門、電影節取消、拍片延期,卻有更多的電影被人們觀摩。封閉政策中的最大贏家是串流媒體,這並不出人意料。

如今全球幾十億人被困家中,極其需要某種形式的娛樂,因此電影消費創下史無前例的紀錄。業界先鋒Netflix通報了該公司歷史上的最大增長,而Cinefile、Filmingo和Artfilm.ch等瑞士串流媒體門戶網站也都公佈了觀影數量的大幅增長。

“到4月底,我們的收看率已經達到2019年全年的5倍,”Cinefile創辦人與管理總裁安德烈亞斯·富勒(Andreas Furler)透露,“我們深信在未來串流媒體會保持其重要性。”

埃佩爾鮑姆表示,她有幾家影院也和Cinefile聯手,“讓觀眾有機會把在大屏幕上放映時錯過的電影補上,並讓他們觀看我們喜愛的和最成功的電影。”

可是在電影院營業額裡,視頻點播流播放的收入實在是九牛一毛。 “這是向觀眾提供的服務,好叫他們別把我們完全忘記,”巴塞爾kult.kino電影院的經理托比亞斯·福斯特(Tobias Faust)告訴德語廣播電台SRF,“從經濟上來講,這點收入根本不能彌補損失。”

福斯特還為真正的小電影憂心。 “許多規模小、成本高的製作本應現在開始在影院上映,如今卻已耗盡了自己的營銷預算。等電影院重新開門,這些電影將沒有能力繼續上映,會無聲無息地從觀眾視野中消失。”


埃佩爾鮑姆稱,封鎖措施取消後她仍會保留Cinefile平台,“因為這也能給某些電影更長的放映時間”,但她強調,自己的“心為大屏幕體驗而跳動”。


觀眾忠誠度

這麼想的絕非她一個人。 4月20日發表的一項對德語區電影院常客的調查發現,在候選休閒活動裡,他們最想念的是電影院:69%的人說,一旦限制取消,他們“非常可能”去電影院,這排在上館子(66%)、使用大眾運輸系統(57%)和逛街(55%)之前。

“在我看來,封鎖期實際上證明了人們確實想擁有共同的體驗,確實想分享一些東西,確實想分享笑聲,確實想分享激情-而這些是使用家庭影院時體會不到的,”埃佩爾鮑姆表示。

那麼根本問題卻是:瑞士的電影愛好者何時才能再次一起大笑、一起尖叫?理論上講,電影院到6月6日可以重新營業,但對電影院老闆們來說,這卻不是個輕鬆的決定:他們不想開門開得太早,然後又要再次關門-就像中國發生的情況一樣-但他們確實想,也確實需要,賺錢。

“最首要的是我們希望再次向觀眾提供電影文化;這是安全框架之內的頭等大事,”埃佩爾鮑姆指出。

“目前我們在跟(政府)各部門接觸,為我們的安全概念尋求批准。等拿到批准書,我們影院所在的5座城市裡,法語區的會於6月10日開門,德語區的11日開門。”

埃佩爾鮑姆表示,她個人相信既然“現在周圍人人都開門了”,那麼電影院沒有理由還關著門。

“但因為我們非常依賴法國、德國和意大利,將來這可能比較有挑戰性,”她說道。瑞士三個主要語言區的發行人都是從各自的鄰國進口配音版的最新主流大片,他們也無權在鄰國上映前搶先放映。

“因此6月初上映的電影數量可能會比往常少。但不管怎麼說,總歸會有電影看。屆時除了新片,還會有再度上映的被封鎖中斷的‘老’片。”

“不過,我們這個行業對自己所做的事充滿激情與信念,我根本不擔心我們會失去對影院體驗的鑑賞力。”

2019年瑞士院線

去年瑞士的影院總數淨減7家(降為272家),但觀影人次與票房收入都有增長。此外,本國第16家多廳電影院的開張意味著銀幕總數並未發生變化。

觀影人次總數增長了6.4%,達到1280萬。美國電影佔售出電影票總數的三分之二,而瑞士電影的售票總數為87.5萬張,反映其所佔的6.8%市場份額。

總收入從1.787億瑞郎(約合13億元人民幣)上升至1.933億瑞郎(約合14.06億元人民幣)。

平均票價則上升了0.30瑞郎,達到15.50瑞郎(約合112.74元人民幣)。

每位居民去影院看電影的年均次數為1.5次,比前一年的1.4次略有上升,不過不同地區存在差異:法語區人年均去了1.9次影院,而意大利區人則僅為0.9次。

來源:ProCinema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