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歐盟卷宗陷入僵局 “歐盟不會同瑞士重新談判”

聯邦總統烏力·毛勒與社會民主黨主席克里斯庭·勒弗拉常持不同政見,但兩人都表示要同歐盟重新開展談判。

(KEYSTONE / URS FLUEELER)

就在失敗跡象在瑞士國內不斷增加的同時,日內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人員及專家切尼·納伊(Cenni Najy)警告說:布魯塞爾方面不會改變立場,也不會同瑞士政府就已達成的框架協議重新談判。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信息框结尾

這個旨在規範化瑞士與歐盟間長期關係的框架協議是否注定會夭折?似乎眾多瑞士政界要人都在今年年初做出這一暗示。

切尼·納伊是日內瓦大學和瑞士外交政策智囊團foraus的歐洲問題研究人員和專家。

(unige)

今年1月一開年,新任聯邦總統烏力·毛勒(Ueli Maurer)就做出了驚人言論。 “我們應該就重要問題重新談判,以使協議有機會獲得通過。這是我的看法,”這位來自孤立主義與反歐盟瑞士人民黨(UDC)的聯邦部長在蘇黎世地區電視台Telezüri上宣稱。

他的這番話引起爭議,而聯邦政府至今都還未確定立場,目前正在就布魯塞爾去年12月提出的“交易”展開大規模商討(多語)外部链接

緊接著是社會民主黨主席克里斯庭·勒弗拉(Christian Levrat)要求跟歐盟重新開始談判。他強調:“目前磋商的框架協議已壽終正寢。沒有社會民主黨的支持,它既不可能爭取到大多數議員,也不可能在全民公決中獲通過。”

切尼·納伊身為日內瓦大學(法)外部链接與瑞士外交政策智囊團foraus (多語)外部链接的歐洲問題研究人員和專家。在他看來,瑞士現在缺乏一種想要締結協議的實際政治意願。

瑞士資訊swissinfo.ch:新任聯邦總統烏力·毛勒宣稱必須與歐盟重新談判框架協議,這等於是扔出了一顆小型炸彈。為什麼要在剛進入磋商階段時說這種話?

切尼·納伊:有可能是烏力·毛勒想在這個大選年之初給瑞士人民黨選民一些保證。不過,這番話顯然跟聯邦委員會去年12月做出的大規模磋商決定完全矛盾。他的話不但有悖於瑞士政府內部看重的集體性原則,也破壞了瑞士面對歐盟的可信度。

瑞士推遲簽署協議以便同有關方面進行商討,這麼做令歐盟相信了瑞士的誠意,作為交換,歐盟也把瑞士的證券市場恆等性延長了六個月。有了烏力·毛勒的這番話,布魯塞爾會斷定這不過是一種拖延方式,是想多爭取點時間。

“毛勒的話不但有悖於瑞士政府內部看重的集體性原則,也破壞了瑞士面對歐盟的可信度。”

引言结束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可是面對全國上下對這份協議的否決,烏力·毛勒堅決要求籤署一份更有利的協議,這難道不對嗎?

切尼·納伊:大家要接受事實-布魯塞爾方面不會再就12月的協議進行談判。唐納德·圖斯克(Donald Tusk,歐洲理事會主席)和讓-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歐盟委員會主席)在12月20日寫給烏力·毛勒的信中就曾明確指出,這是“最終議案”。

在對待瑞士的態度上,歐盟沒有理由表現得比對英國更為通融,英國就未能得到重新談判脫歐協議的機會。而且就我所知,還沒有過這類協議都已定稿,第三國提出要求就能重新談判的先例。

瑞士資訊swissinfo.ch:如今擺在桌上的協議是否真的如許多瑞士政界人士所言,對瑞士那麼不利?

切尼·納伊:對這份協議的評價只是站在以瑞士為中心的角度。歐盟也做出了相當程度的讓步,不過我們在瑞士難以看到罷了。比方說,起初歐盟所希望的,是廢除與歐盟法律相抵觸的涉及人員自由流通的一切措施。但最終協議只提出“改革”,而不再提“廢除”。

瑞士資訊swissinfo.ch:那麼在某些瑞士人特別上心的問題上,歐盟就不能做出一點必要的犧牲嗎?

切尼·納伊:這些讓步夠不夠,做決定的誠然是各政黨與有關方面。但除了就某些技術性細節展開討論-例如對臨時派遣工作人員的通知期限(多語)外部链接由8天改為4天-外,我注意到瑞士並沒有想為協議簽署做出努力的實際政治意願。

“我注意到瑞士並沒有想為協議簽署做出努力的實際政治意願。”

引言结束

舉例來說,人員自由流通相關措施的改革可以通過延伸集體勞動協議(CCT,多語)外部链接適用範圍來得以部分彌補。而在呈交一份讓左翼與各公會都能接受的妥協方案上,兩個中右翼政黨-自由民主黨(PLR)和基督民主黨(PDC)-也似乎顯得不緊不慢。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萬一瑞士否決了這份協議,那麼可能會有何種後果?

切尼·納伊:決定應在5-7月間做出,正好是在10月份瑞士議會大選的宣傳期內。歐盟的首個報復措施極可能是不再更新對瑞士證券市場恆等性的承認。之後歐盟可能會決定終止瑞士參與歐盟科研計劃(法)外部链接

另一個潛在手段,則是歐盟可能會拒絕更新《貿易技術性障礙協議》(AOTC,多語)外部链接,這是第一套雙邊協議中最重要的條約之一。這些懲罰辦法對瑞士經濟雖不會造成災難性打擊,但卻會對牽涉到的領域帶來不可忽視的消極影響。

“在對歐政策方面,瑞士缺乏遠見和長期策略。”

引言结束

接下來最可能的局面,就是要全部從零開始,但這一定會錯綜複雜。歐盟委員會與歐盟議會今年要完全大換血,目前實在很難保證歐盟的新領導人會十分願意接手上屆留下的爛攤子。

瑞士-歐盟:半個世紀的躊躇華爾茲

瑞士地處歐洲中心,其居民的生活、貿易與交流都同歐盟國家有著緊密的紐帶,但與此同時,瑞士卻拒絕成為歐盟的成員國。

自1972年的自由貿易協議起,又經歷過1992年選民通過公投否決加入歐洲經濟區(EEE),瑞士選擇了雙邊協議路線(多語)外部链接,同布魯塞爾方面先後簽署了20多個重要部門間協議,及100多個其他次要協議。

如今這條雙邊協議路線的發展依賴於一個構架協議。新框架協議於去年12月呈交,旨在規範化瑞士與歐盟間重要雙邊協議的解釋與實施及兩者未來的關係。

經過五年的激烈談判,歐盟要求盡快簽署該協議,但瑞士政府卻採取觀望主義姿態(多語)外部链接,同有關各界展開非正式公開商討,一起討論這個與歐盟的“交易”。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