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法庭裁决 古利特艺术品收藏终于将落户伯尔尼



伯尔尼美术馆于2014年11月宣布将接受这批藏品,但不得不耐心等候了两年多。

 

伯尔尼美术馆于2014年11月宣布将接受这批藏品,但不得不耐心等候了两年多。

 

(Keystone)

慕尼黑法庭做出裁决,认定希特勒艺术品交易商之子科内利乌斯·古利特(Cornelius Gurlitt)2014年向伯尔尼美术馆(Kunstmuseum Bern)捐赠自己全部的艺术收藏时,头脑是清醒的。此前他的一位堂姐曾上诉反对这一遗嘱。现在伯尔尼可以名正言顺地接受这批藏品了。

“我们非常高兴,法庭的裁决令我们松了一口气,”伯尔尼美术馆的马塞尔·布吕哈特(Marcel Brülhart)表示,同时向记者透露,截至目前这笔遗赠已令该馆耗资约150万瑞郎(约合1013.6万元人民币)。

深居简出的古利特是纳粹艺术品交易商希尔德布兰·古利特的儿子,时年81岁的他在2014年4月临终前曾留下遗嘱,将他价值连城的藏品尽数捐赠给伯尔尼美术馆。这套收藏包括出自马蒂斯、毕加索、雷诺阿和莫奈等名家之手的1500多幅油画、手绘、版画、木刻和海报。

美术馆于2014年11月表示愿意接受这批捐赠,但该决定因两个原因受到争议:一是人们相信有些画作可能盗自犹太人大屠杀的受害者;二是乌塔·维尔纳(Uta Werner),古利特的堂姐,对古利特的遗嘱提出质疑,称古利特写遗嘱时神经已经错乱。

慕尼黑法庭在周四(12月15日)的声明中表示,法庭无法相信科内利乌斯·古利特在写下遗嘱时精神已失常或患上痴呆症。

同时法庭没有给上诉到德国联邦最高法庭留下后路,因此这一裁决具有法律约束力。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继承案便到此结束。慕尼黑法庭称,它的裁决对任何民事诉讼没有约束效力。

“德国的利益”

乌塔·维尔纳表示对裁决感到遗憾,认为法庭未能意识到“她的亲戚精神错乱的程度”。

在由她的发言人阅读的一份声明中,她表示科内利乌斯·古利特深信自己必须拯救这批画作脱离纳粹的魔掌。“他认为唯一的出路就是把藏品送到瑞士,这无疑是他精神错乱的表现,”她说道。

维尔纳还补充说,一大部分藏品体现了德国历史的一部分,这段历史“提醒人们可怕的过去。曾经犯下错误的地方如今应该成为解释与补偿的舞台。正是为了我们国家的最大利益,我们更想看到这些画作留在德国博物馆与高校的手中”。

维尔纳的发言人指出,其家人会在咨询律师后,才宣布下一步将怎么做。

来龙去脉

2010922日:德国海关官员在一列来自瑞士的火车上对旅客做例行检查时,发现77岁的科内利乌斯·古利特随身携带着9000欧元(约合65287.8元人民币)现金(低于一万欧元的申报下限),因此开始怀疑他逃税。

2012228日:有关部门搜查了古利特在慕尼黑的公寓,发现多至1400件艺术品,许多被认为已在二战中丢失。这一发现被当局保密,同时一名专家开始调查这些艺术品的来历。

2013113日:德国杂志《Focus》对此做了报道,立时在世界各地登上头条。

2014128日:一个专门工作组宣布,初期调查发现458件作品有纳粹脏物嫌疑。

2014210日:在古利特位于萨尔茨堡的住宅里发现了包括毕加索、雷诺阿和莫奈作品在内的60多件珍贵画作。后经确定,他在奥地利的房产里共藏匿了238件作品。

201447日:古利特的律师与德国政府达成协议,古利特将自愿把属于纳粹脏物的画作归还原主人或他们的子孙。

201456日:古利特在自己慕尼黑的公寓去世,享年81岁。自从两年前藏品被没收后,他就一直未再见过这些画作。

201457日:古利特的遗嘱将伯尔尼美术馆确定为这批收藏的唯一继承人。该馆宣称将在年底前做出是否接受这一遗赠的决定。

20141121日:科内利乌斯·古利特的亲戚乌塔·维尔纳对遗嘱提出质疑,称科内利乌斯写遗憾时已精神错乱。如果胜诉,她将得到一半的遗产;另一半应由她的哥哥继承,(他未曾质疑遗嘱,并希望由伯尔尼保管这些藏品)。

20141124日:伯尔尼美术馆董事会决定接受这批遗赠。

2016年12月15日:乌塔·维尔纳败诉。

信息框结尾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及通讯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