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独特的瑞士毒品政策实施10周年

(Keystone)

瑞士的毒品问题联邦委员会(Die Eidgenössische Kommission für Drogenfragen 简称:EKDF)已成立近10年。在这10年间,它对瑞士毒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该毒品问题联邦委员会的任务是:为瑞士政府、内政部门和联邦卫生局就毒品问题提供意见与咨询。

“虽然委员会本身并没有决策的权力,但它在过去的10年间,还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苏黎士州毒品问题委托负责人Attilio Stoppa这样评价该委员会。

毒品问题联邦委员会就其毒品政策成功地开展了说服的工作,并为此提供了丰富的信息和详尽的解释。毒品政策以前陷入旷日持久的政党琐事中,委员会将其提到了必要的议事日程上。

动员大麻合法化

回顾以往,委员会主席François van der Linde说,“委员会率先提出为吸毒者提供海洛因处方的方案,事实上,我们曾多次严肃地提出这个观点,但因此受到了很多批评。”

1997年,毒品问题联邦委员会建议反对“无毒品的青年一代”全民提案。同年,它也向另一项全民提案-“为了理智的毒品政策”提出反对意见,因为那将导致毒品自由化过快实行。

自1999年关于大麻的一项报告公布以来,毒品问题联邦委员会在不断地为大麻合法化作出努力。

他们据理力争:“禁止毒品不利于有效预防”。政治家也因此选择了另一条道路:2004年,瑞士国民院放弃了原定的麻醉剂法律修正案。

到目前为止,毒品问题联邦委员会发布的最新一项报告是2005年的“psychoaktiv.ch-(积极心理)”。在报告中,它向瑞士联邦委员会提出,希望建立一个统一的有关瘾症政策的施政纲领,无论是尼古丁或是酒精;无论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只要涉及心理依赖的实质,就都应遵循此纲领。

创立现代化的解决方案

国民院议员、防疫(病)医生Felix Gutzwiller(苏黎士自由民主党FDP)对委员会的工作给予肯定:该委员会开创了一条有关毒品政策的现代化之路,并证明,在制定毒品政策时,也应考虑科学的因素。

Gutzwiller还说,有一种观点则正相反,仅仅考虑政治上的因素。什么最深入人心,就鼓吹什么。在麻醉剂法律修正案备受推崇的时候,有人就因它深得民心而拥护该修正案。政治家必须对此作出抉择。

对政治产生影响

Van der Linde先生说,委员会的很多意见(当然不是所有的)被各州善意地接受了。最为突出的便是海洛因处方方案。尽管这个方案初看上去令人难以想象。

这位圣加仑的前防疫(病)医生,自委员会建成之日,即开始主持其工作。他对委员会的成绩表示满意:“1999年关于大麻的报告对瑞士联邦委员会的讨论产生了较大影响”。

swissinfo及通讯社

瑞士的毒品政策

瑞士的毒品政策被誉为“四柱模式”,四大基础分别为:预防、治疗、减少危害和制裁。

各州对其毒品政策享有决定权。联邦负责毒品政策的组织协调、推动、革新与发展。

对毒品的自由主义政策在国际上颇受争议,联合国也多次对此进行批评。

8个瑞士城市开设了在药理监督下的毒品注射室。伯尔尼于1986年首先开设,苏黎士、巴塞尔、比尔(Biel)、奥尔滕(Olten)、沙夫豪森(Schaffhausen)和索洛图恩(Solothurn)紧随其后。

在瑞士法语区的洛桑和日内瓦开设毒品注射室的计划也在讨论中。

毒品注射室的目的是:减少肝炎、艾滋病的感染机率,向瘾君子们提供一个医学性的、社会性的环境。

最终目标:戒除毒瘾。

end of infobox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