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专家预测:2100年冰川有可能全部消融

Keystone

冰河学家最新的测量结果无法让人感到轻松-瑞士的冰川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化。

此内容发布于 2007年07月20日 - 01:00

为测定冰川消融将带来的影响,并为最糟糕的结果做好准备,目前相关研究已在进行之中。

最近的一次冰河时期大约在1万年前结束。整个欧洲被冰层覆盖,只露出高高的阿尔卑斯山脉众峰,那时的气候不但寒冷,还非常干燥。

近代以来,被称为“小冰河世纪”(Little Ice Age)的降温时期于19世纪中叶结束。此后,阿尔卑斯各冰川就一直在不断融化缩减。

瑞士的冰河学家和地理学家自1881年起就开始对本国最大的121个冰川做测量工作,密切关注它们的变化。

测量工作仍基于数学、几何、三角函数等基本元素,一如100多年前的测量标准。只是,测量的工具变得更先进了。

气象和冰河学家吉奥瓦尼・卡朋博格(Giovanni Kappenberger)认为,重要的不仅是测量冰盖的长度,还应纪录它的物质平衡-冬季雪量积累和夏季冰雪消融之间的差异,以及冰盖移动和冰盖总体积。

“物质平衡更能反映出上一年的气候条件,因而让你看清目前的变化状况,”卡朋博格告诉swissinfo。

破碎的冰盖

今天,瑞士的所有冰盖已经分裂成1800个大小不等的小型冰盖,大到23公里长的阿莱奇冰川(Aletsch Glacier),小到直径只有几米的冰层。

卡朋博格透露,冰盖主要受春季雨水和夏季气候类型的影响。

“如果在炎热的季节到来之前有充足的降雪量,那么冰盖会有一层天然保护层,融冰量就会降低。相反,如果降雪很少,而夏季又长又热的话,就会给冰盖造成致命打击,结果是每天会损失10厘米的冰层,”他指出。

去年和今年冬季偏高的气温虽未给冰川带来重大影响,但却致使降雪量减少,卡朋博格表示。

“通常我们在5月中旬登上提契诺州(Ticino)的巴索帝诺冰川(Basodino Glacier)时,(除了滑雪板外)还必须套上厚冬衣。今年我们则走在厚厚一层草地上,”他回忆道。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of Zurich)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2005年和2006年的两个秋季对冰川来说尤其难熬。

据估计,这期间瑞士冰川总体积损失了3-4%,厚度缩减了2-2.5米。

“总体看来,我们可以说,冰川消融速度自1998年以来明显提高了,”这位冰河学家说道。

暗淡的前景

科学家们预测,截至2100年,全球气温将升高2-4.5摄氏度,这将会令阿尔卑斯山脉发生巨大变化。如果预言实现,那么只有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冰川能够幸存。

“考虑到目前的发展形势,即使再象2005年在安德马特(Andermatt)冰川上所做的那样,给所有冰川都覆盖上特殊(反光)材料,也不能阻止冰层融化,”联邦理工学院的冰河学家马丁・冯克(Martin Funk)指出。

冰川消融可能造成的后果包括,以前布满冰层的区域逐渐被植被覆盖,并相继出现一些新的阿尔卑斯高山湖泊。

瑞士冰川监测网络(Swiss Glacier Monitoring Network)的安德里亚斯・巴德尔(Andreas Bauder)注意到,“如果没有冰盖,水就无法以固体形式得到保存,那么一旦发生旱灾,就不会再有水源储备。”

科研人员还试图预测可能出现的水源短缺将对农业、生物多样性和旅游业产生的影响,以及冰川侵蚀作用会给山体斜坡稳定性造成的结果。

这一切对各主要河流和发电站的影响也在考虑之列,因为瑞士60%的电力都是通过水力发电厂及水坝生产。

swissinfo,Luigi Jorio

冰川数据

瑞士的冰川数量为1800个左右。长23公里的阿莱奇冰川为欧洲之最,它还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之一。

据瑞士科学院(Swiss Academy of Sciences)统计,1850至2005年间,冰川总面积缩小了40%,体积减少了60%。目前冰川正以平均每年3%的比例缩减。

据估计,2003年的热浪导致阿尔卑斯各冰川融化了1.8%。

专家称,到2100年,全球气温如果上升3度,那么同现在相比,冰川就会缩减80%;如果气温上升5度,则冰川都将全部消融。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