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女性的自由来之不易

Akg-images

直至20世纪上半叶,自由对于瑞士女性来说并非天经地义。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07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1877年,瑞士颁布了联邦工厂法,实行11小时工作制。 当工厂的工作结束后,男人们就有了自由时间,这叫休息时间。然而女工们离开工厂后,还要洗衣、做饭、带孩子-为了能得到点点滴滴的空闲时间她们必须努力奋斗。

因此,19世纪末在瑞士开放的百货公司对女性充满吸引力就不足为奇了,在这里女性们可以变义务为消遣:她们终于可以暂时逃离家居小区一亩三分地,去购物中心买东西。这也成为女性躲过“社会监督”的一个完美借口。

Josef Weber,一位富商的儿子,1892年在苏黎世开了第一家百货商场«J. Webers Bazar»,这也是瑞士第一幢百货大楼。 Magazine zum Globus
1912年苏黎世大百货店Globus的食品大厅,女性们可以随便看,但不一定非要买,这种全新的购物方式很受欢迎。 Magazine zum Globus

卫生-运动-娱乐

19世纪初,为了适应逐渐增长的卫生意识,在公共浴场设置了首个女性区域。但直至1837年苏黎世才取消女性游泳禁令,开放了第一家带有女性区域的游泳馆。

苏黎世Belvoir女性游泳池,无日期照片。直至1900年瑞士的游泳池都是男女分开的。 Baugeschichtliches Archiv
1920年之后,游泳被视为适合女性的一种体育运动,1925年女学生们开始有了游泳课,而男孩子早在100年前就已经有游泳课。 Schweizerisches Sozialarchiv
渐渐地,沙滩浴场取代了老式的箱式浴场。在20世纪30年代,妇女也允许在湖边享受阳光了。 Keystone / Walter Studer

看电影、去舞厅、喝咖啡

大多数情况下,只有文艺女性和有勇气的女性能迈出寻求权益和自由的步伐。这些女性大多在巴黎、伦敦和纽约学习过,她们回到瑞士后,希望在这里促进交流与文化。她们希望将自己的社交模式掌握在自己手中。

两个女性代表人物是瑞士第一位电影导演、雕塑家Anna Indermaur和自学成才的舞蹈家Trudi Schoop,她在1921年18岁时开办了自己的舞蹈学校。

1935年,Anna Indermaur开设了瑞士第一家电影院。1980年,瑞士《新苏黎世报》在为Indermaur写的讣告中写道:"一个文化事件,把苏黎世电影业以前的父权制特征震得七零八落"。 Theo Frey / Fotostiftung Schweiz
Anna Indermaur的日子并不好过:当时那些著名的电影院老板丝毫不能容忍这位女性竞争对手。片商也与影院老板一个鼻孔出气,抵制Anna Indermaur的 "南北电影院"。她想放映的电影都要到黑市上去找。经过她哥哥不懈地打官司,电影院最后终于被电影协会接纳。 Baugeschichtliches Archiv / Forter E.
当时当了妈妈的女性去电影院会被质疑作风,人们更喜欢看到她们去散步或者去购物。而女性们却对电影院情有独钟,因为这里既是公共场所,又能提供一片私密空间,这里可以让梦飞起来,也是可以偷偷亲吻的地方。 Akg-images / Weegee
电影院旁边的咖啡馆 «Select»也跟着沾了光。这里很快成为苏黎世文艺女青年的聚点。 Fotostiftung Schweiz / Anita Niesz

在20世纪20年代,出现的不仅是创新的头脑,身体也在摆脱约束。性禁忌和严格的陈规被解除。对女性来说,这意味着她们不再依赖于伴侣,不再受他们的支配和占有。这样的革命也体现在舞蹈上,集体舞和双人舞的模式早已过时。

Trudi Schoop的舞蹈创作和默剧在观众中产生喜剧效果,因此她被称作女卓别林。她于1931年创办了第二所“艺术舞蹈学校”,以展现现代表现性舞蹈的美感和深沉严肃的理念。然而,她也不得不面对当时道德观念的压力,五年后她不得不放弃在一所苏黎世教堂里的舞蹈俱乐部。她后来移民美国,成为舞蹈疗法的先驱。

30年代初,Trudi Schoop在创作 "Fridolin "这个人物形象时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她尝试将没有文字的情节以动作表现的方式搬上舞台。 Robert Walser Stiftung / Carl Seelig
一名在跳怪异舞蹈的女性,1927年拍摄。 Martin Imboden / Fotostiftung Schweiz
可以摇摆、可以晃动,年轻的女性在跳舞。约拍于1926年。 Getty images

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提供娱乐服务的行业发展起来,以供人们业余时间消遣-1919年开始实行每周48小时工作制后,这种发展趋势更加迅猛。 马戏团、歌剧、戏剧,以及从20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出现的广播,都提供了消遣和娱乐节目。

同时,社会上还出现了各种青年和女性组织,以抵制人们担心的道德标准下降。它们提供了有节制的、 "有意义的 "休闲活动,从政治和宗教的角度对年轻人产生影响。

少女漫步社团,是瑞士东部圣加仑的一个青年无酒精组织,该组织倡议青年人在大自然里活动,去森林游玩;在草地上跳舞;在山里漫步。摄于1921年。 Schweizerisches Sozialarchiv
1930年Dori Wettstein (1904-1982)在苏黎世成立了女子划船俱乐部,由此这项运动不再是男性专属。该女子俱乐部马上参加了比赛。这些热爱划船运动的女性,在上世纪30年代一直保持着自己设立的划船风格,因为缺乏竞争,在比赛中她们一直蝉联冠军。 Schweizerisches Sozialarchiv

20世纪上半叶,在教育、家政、护理、商贸、工业等领域也创办了许多妇女报刊。娱乐和时尚杂志也经历了一个上升期,让女性读者在多图的报道中尽情漫游大千世界。

《真实故事》("Wahre Geschichten" )是美国最畅销杂志"True Story"的德文版,在瑞士深受欢迎,摄于1930年左右。 Hans Staub / Fotostiftung Schweiz Winterthur


资料来源:瑞士历史字典,瑞士各地的女性历史人物 苏黎世Zürich、巴塞尔Basel、温特图尔Winterthur、卢塞恩Luzern

这篇文章下方的评论区已失效。您可以在这里找到读者与我们记者团队正在讨论交流的话题。

请加入我们!如果您想就本文涉及的话题展开新的讨论,或者想向我们反映您发现的事实错误,请发邮件给我们:chinese@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