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政治活动 “假新闻”:保护选举的棘手问题

A woman casts her ballot during a nationwide vote in 2014 in Bern.

在明年的瑞士大选之前,瑞士是否能够阻止虚假新闻的泛滥?

(KEYSTONE)

美国人正在翘首期盼着中期选举,谣言散播与操纵选举会令民主进程脱离正轨,在大西洋彼岸的人们对此产生了越来越多关注。在明年的瑞士大选之前,瑞士是否能够阻止虚假新闻的泛滥?

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普遍,在近期马其顿更改国名的公投中,这张现象尤为突出。长期以来,国名问题阻碍了马其顿加入北约和欧盟。 网络喷子、虚假账户和自动账户在推特和Facebook上散播分裂言论和虚假信息,在这个事件(英)外部链接中,他们鼓动公民抵制投票,而公投需要有50%的选民参与率才能生效。最终,只有34%的马其顿选民进行了投票(英)外部链接,虽然结果显示,支持更改国名人数在投票总人数中占据压倒性比例,但这一结果却由于投票率不足而宣告无效。

在两年前的11月里,备受争议的美国总统选举将这个问题带入公众焦点,当时政界领袖、媒体和普通公民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假新闻”和选举干扰事件上。

瑞士以妥协的政治和低水平的两极分化而闻名,但近期研究表明,即使是在瑞士这样的国家,全国公投亦未能免于遭受操纵。虽然瑞士邻国正在尝试通过立法和成立专职团队来打击虚假信息(见信息框),但瑞士人目前采取的是观望政策,就现在而言,瑞士还能承受这样做。

什么是“假的”?什么不是?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有的人谴责社交媒体上传播的错误信息影响了选民行为,这些指责让“假新闻”变成了常用语,报告外部链接显示,该词的使用频率上升了365%。

不过,这其中也存在着诸多误解。苏黎世大学公共领域和社会研究所(fög,英)外部链接 的媒体专家Linards Udris指出,2016年年底至2017年期间,关于这个现象的辩论在瑞士越演越烈。据路透社研究所2018年的民意测验外部链接表明,半数瑞士受访者对“假新闻”表示担心,不过,仅有13%的少数人(英)外部链接在过去一周里确实遇到了“假新闻”。

Udris认为“假新闻”是指完全虚构的故事,但是他说,对许多人来说,“假新闻”的定义要宽泛得多:“政治家们犯错误了,或者某条新闻报道得很糟糕,又或者记者粗心大意、报道出错了-只要是我不相信的事情就是‘假新闻’。”

尤其是在美国,“假新闻”被用来攻击政治对手,人们不同意某些记者报道的故事时,也称这些报道为“假新闻”。冠冕堂皇的言辞确实能够污染与破坏媒体行业。

Udris说:“当政客提出一个(虚假)声明时,人们会说这是‘假新闻’,而不是说‘你撒谎’,这样就会在(错误信息)和新闻媒体之间建立了直接关系-这就变成了一个问题。”

尽管瑞士人担心出现虚假信息,但他们对瑞士媒体的信任度仍然较高(英)外部链接实际上,瑞士新闻网站极少出现虚构新闻,原因有几个方面:瑞士选民群体较小;两极分化程度较低;人们仍然偏向于通过各种主流媒体进行政治争论;社交媒体上的政治讨论相对不多。

2017年,瑞士政府决定,无需针对虚假信息专门设置新闻监管规定。不过,内阁已表示(英)外部链接将密切关注瑞士及海外的发展。联邦国务秘书处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对于明年的瑞士联邦大选,目前在联邦级别没有协调计划来防止虚假信息和选举干扰的出现。发言人指出,去年春季,联邦委员会的一项声明重申了它将会继续对此保持监督。

针对网上政治活动

专家认为,瑞士的这种做法并非完全不合适。 Udris说,与其它国家不同,严格定义下的“假新闻”尚未对瑞士的政治活动造成影响。

社交媒体上的政治对话的规模也相对较小,所以较少投票者会接触到误导性内容。当人们只和想法相似的人交谈时,“假新闻”更容易得以泛滥(法)外部链接,但这种过滤式言论交流并不是瑞士人进行政治争论的主要形式。 Stefan Gürtler的一个研究观察与此相关,他和研究团队查看了数千条推特消息(英)外部链接,这些消息散播于“取消公共广播电视费(Billag)”的动议宣传期间,这项动议在2018年3月进行了全国公民投票。

这位瑞士西北应用科学大学(FHNW)的讲师(德)外部链接说:“人们在进行这些争论时,可能并不总是彬彬有礼的,但他们确实(与持不同意见者)进行了交流。这表明,瑞士的网络沟通文化与众不同。”

尽管如此,按照瑞士标准,关于“取消广播电视费”动议的讨论是高度两极化的,那些想要影响选民观点的人充分利用了这一点。在投票前的两个月内,瑞士西北应用科学大学团队发现,有些推特用户利用技术支持,每天都在推特上发送多达上千条消息。这50名用户制造了与“取消广播电视费”动议相关的半数对话。而这些对话中,有55%的人支持取消广播电视费。

这一发现让人担忧,不过Gürtler表示,不太可能在每次的瑞士投票活动中,都出现这种规模的操纵。

同时,他和Udris都相信,在明年大选的预备阶段, 政党可能会比以往更多地利用社交媒体。 Gürtler指出,最近Facebook为瑞士政界人士举办了一个研讨会,以提高他们的社交媒体技能。他说,在明年10月的选举之前,预期“消息会在绝对数量上有进展”。

对话越多,操纵越大

Gürtler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网上谈论政治,操纵程度也有可能上升。

今天,任何人只要具备基本技能,都能在网上找到方法,在30分钟完成机器人账号编程,这可以用来迅速传播扰乱内容。他说,在暗网上还有机器人账号工厂,很容易就可以购买到数千个机器人账号。

Gürtler发出警告:“与用于检测操纵的科技相比,操纵使用到的科技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

同时他声称“几个政党已购买软件[...]来对拥护者进行组织”,这些软件也可以用来做心理测量方面的目标选择,这涉及到收集用户的社交媒体数据,来创建选民资料,以便发送针对性消息。

为了对美国和英国选民施以影响,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以不当方式获取(英)外部链接了几百万名Facebook用户数据。虽然目前还不清楚政治活动家们是否会继续走这条道路,但这一事件已经拉响了警钟。瑞士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委员会(FDPIC,多语)外部链接成立了一个专家工作组,专注于在2019年竞选期间保护选民隐私。FDPIC发言人Hugo Wyler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该工作组将发布一份文件,警告科技公司、政党以及瑞士法律相关方面的战略制定者们,他们应在吸引选民活动中牢记隐私问题。若选举活动期间发生了任何违规事件,该工作组也会将此通告公众。

同时,Gürtler及其团队正在致力于建立网上讨论的实时监控,“这样人们就可以看到,哪些话题或者哪个候选人有操纵投票的倾向”。这个想法是为了让公民了解实情,使得他们能够对关注哪些内容做出决定。这也说明,尽管过去两年里,技术平台承受了巨大压力,必须在打击造谣和干扰投票方面做出努力,但他们做得远远不够。

与其它社交媒体网站一样,推特有明确用户规则,但在“取消广播电视费”公投活动期间,推特仅关闭了少量出现问题的账户。研究人员指出,如果社交媒体网站“能遵循自己制定的规定,人们在这些平台上的交流就会产生很大改变,而且会有更好的方式来管制这些交流。”

保护欧洲选举

跨大西洋选举诚信委员会(Transatlantic Commission on Election Integrity)于2018年成立,旨在帮助政府对付日益增长的选举干扰问题。据其所诉,欧洲在2020年之前计划进行近20次重大选举,但欧洲尚未做好全面准备(英)外部链接打击在民主程序中出现的干扰现象。以下列出了欧洲政府在近几个月里采取的一系列措施。

欧洲议会选举将在2019年5月进行,欧盟相信这是虚假信息行动的下一个重要目标,并一直在加强努力对抗虚假信息(英)外部链接。欧盟委员会进行了公开咨询,成立了一个专家组,并制定了共同政策的纲要。 今年9月,它向科技公司推出了一套行为守则(英)外部链接,作为强迫它们自我监管的一种方式。然而,对于这套守则能否起到可衡量的影响力,许多观察者(多语)外部链接持怀疑态度。

今年7月,法国国会议员批准了旨在打击“假新闻”的立法草案,该草案将使法庭能够裁定是否应该在选举活动期间删除争议性新闻报道和操纵内容。有些观点认为这项法律无用且不可强制执行(英)外部链接,一旦它于2019年生效,社交媒体平台将会被迫公布其赞助内容的购买方。

在今年秋季瑞典大选的几个月前,瑞典政府宣布,计划成立一个新的政府机构(英)外部链接,通过推广真实准确的内容来对付虚假信息和外国影响。

英国一个议会委员会花费18个月研究这个问题,并于今年7月发布了他们对政府如何处理虚假信息的一套建议(英)外部链接。英国相信,俄罗斯人是在英国脱欧公投期间散播伪造信息的幕后推动者,英国也成立了一个专职机构(英)外部链接,以打击来自“国家或其它行动者”的虚假信息。

信息框结尾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