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旅游业为滑雪场量"体温"

铁力士滑雪缆车公司计划达到自己的高度极限

(Keystone Archive)

瑞士旅游业近来做出了巨大调整,以应对全球气候变暖及更激烈竞争带来的挑战。受影响最大的是国内650家缆车和滑雪缆车运营商,在山区的许多地方,它们是当地主要的经济来源。

在瑞士阿尔卑斯山里度过冬日假期,在上世纪80年代达到流行的巅峰。

90年代这一热潮的衰落可以归纳为几个原因:各航空公司为争夺客户纷纷压低票价,去阳光充足的南方不再只是富人的专利;滑雪场未能及时更新基础设施和利用现代营销手段;全球气候变暖也使滑雪场的雪量变得无法保证。

如今游客数量再次回升,但国际竞争仍很激烈。而且每当有关于气温升高的新研究结果得到发表,舆论总是乐此不疲地地宣布滑雪的“死亡”,这给旅游业的形象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害。

由于瑞士大多数阿尔卑斯滑雪场处于海拔高、雪量稳定的山区,即使发生人们估计以内的气候变化情况,也不太会对它们造成影响。尽管如此,运营商们明白,仅凭这一点也不够保证企业的生存。

“我们希望扩大滑雪场面积,这显示出我们对20年后仍能在这里滑雪的信心”,恩格堡(Engelberg)铁力士旋转缆车公司(Titlis Rotair)的经理Albert Wyler这样告诉swissinfo。

该计划准备建设高海拔滑雪缆车,连接铁力士山(Titlis)地区及其它两个雪场,以创造一个拥有210公里滑雪道的大规模滑雪场--是恩格堡滑雪场的三倍。

规模不够

“所有三个滑雪场都有同样的问题--它们都只是中等规模,”Wyler解释说。“如果我们将雪场合并,就会具有国际竞争力。”

铁力士山滑雪场也是带头挑起“军备竞赛”的雪场--它装备了充足的造雪大炮,不再靠大自然的“施舍”,而以人工造雪的方式铺满一半的山坡。

圣加仑(St Gallen)大学旅游业专家Thomas Bieger表示,瑞士中部的滑雪场采取了正确的做法。

“到时候,会有20家左右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瑞士滑雪场,例如在需要面对可能的气候变化时,有能力在人工造雪方面进行投资,”Bieger这样认为。

处女地

他还支持对海拔高、雪量稳定的处女地的开发,但同时呼吁各滑雪场拆除海拔较低地区的缆车设备作为补偿。

Bieger还透露,研究发现,高海拔缆车不但造价和维修费用高,回报率也相对要低。而且,全球气候变暖会使暴风雪更加频繁,也更容易造成缆车设备等的损坏。

瑞士地理学家Monika Jäggi则反对这种“登高”竞赛。

在做出滑雪场对瓦莱州(Valais)山体的危害图后,她指出,山坡植被荒芜令其极易受到侵蚀。气候学家已预测永久冻土的消融会导致山体滑坡加剧,那么因缺乏植被而造成的侵蚀就是最糟糕的事情。

环境主权

但她更为自由贸易会给瑞士的环境主权带来的结果而担忧。

在瑞士非政府组织伯尔尼宣言(Berne Declaration)委托Jäggi撰写的一份关于世界贸易的研究论文中,她提出,瑞士也签署的《服务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简称Gats)削弱了对未受损山区的保护。

“《协定》的目标是减少贸易壁垒,而环境法也被视为贸易壁垒之一,”她告诉swissinfo。

她认为瑞士未能设置针对外国人的市场限制,这意味着将来财力雄厚的国际投资商能够无视环境影响,在瑞士开发大规模的山区度假场所。

2006年政府对限制外国人的房地产所有权法作出豁免的决定,以便埃及投资商Samih Sawiris继续其在安德马特(Andermatt)的巨型度假区项目。在Jäggi看来,这是政府开出的一项危险的先例。

她指出,未来争议的裁判将不是瑞士政府,而是世界贸易组织。

swissinfo,Dale Bechtel

数据资料

瑞士境内有650家山区运输和滑雪缆车运营商。
这些运营商雇佣的员工总数达1.1万人,是山区的主要经济来源。
它们的年收入总和约为8.4亿瑞士法郎(合6.87亿美元),其中25%被重新投资在维护和购买新的设施上。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