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的跨国婚姻

Claude Bofini和Béatrice Jungo是一对不同国籍的夫妻:他是刚果人,她是瑞士人。

其实他们只是一对与其他夫妇没有任何区别的普通夫妻,但是在与官方打交道时,他们遇到的麻烦却要比其他夫妻多很多。文化差异也会带来分歧。因此,异国籍夫妇比同国籍夫妇更需要相互理解和忍让。 

这位瑞士妻子这样形容他们的婚后生活:“有时他让一步,有时我让一步,有时我们共同找出一个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这说明异国籍夫妇比同国籍夫妇更需要相互忍让。

他们两个是在一个非洲舞蹈班上认识的。当时Claude Bofini刚来瑞士一年,这位33岁、高中毕业的难民申请者与他的两位朋友住在一起,正在学习德语并参加一个名为“房屋与排水技术”的学习班,但是这个学习班的作用不是很大,他根本找不到工作。

一年等待期

Claude Bofini和Béatrice Jungo在一起用法文交谈,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约会也越来越多,后来他搬去与她同住。当他的难民申请遭到拒绝时,他们决定结婚。

为得到伯尔尼结婚登记处要求提供的所有个人资料,Bofinis的表弟在刚果整整跑了一个星期。

从收集资料到他们终于可以结婚,用了一整年的时间:申请材料从州政府转到联邦,又转到刚果的瑞士使馆,从那里得到答复,Béatrice Jungo无奈地说:“尽管我们准备了所有结婚登记处要求的材料,但是材料依然不全。”

尽管两年前他们结婚了,但是依然会遇到许多麻烦:比如,如果他们想去任何欧盟国家度假,Claude Bofini都需要办签证,甚至当他们想在法国的一家旅馆过夜时,旅馆居然要求他们预付房费。虽然Claude Bofini在入境时说明,他想在几个星期之后再来法国拜访他的亲戚,法国边境依然要求他到时再次办理签证手续。 

种族歧视也是非常令人痛苦的,而他们却有过不少类似经历,这位40岁的心理医生感概地说:“我已经知道了,争论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最好的办法就是听而不闻,虽然能做到这点并不容易。”他们在伯尔尼生活的时候,深深地感到了种族歧视的压力,现在在比尔(Biel)的Evilard就轻松一些,因为这里人们的意识似乎开放一些,也比较宽容。

“但是这里有时也会遇到麻烦,比如,当我想去迪斯科舞厅时,就会比较麻烦,因为他们不喜欢黑人。” Bofini无可奈何地说,“因此我宁愿呆在家里或去看电影。”

文化差别

尽管如此,Béatrice Jungo对她的婚姻还是感到相当满意。她说:“对我来说与一个不同文化的人生活在一起,是非常有趣的。与许多其他夫妻一样,我们之间存在着不同,有时我们之间会发生分歧,这是因为文化不同造成的,在这种时候,就需要我们共同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

比如说他们对电视的看法就各持己见:来客人了,对于Bofini来说,电视是应该开着的,而当门铃响起时,Béatrice Jungo一定会把电视关掉。所以他们这样决定:如果瑞士朋友来访,电视是关着的,而如果非洲客人来了,则开着电视。

Bofini继续说:“我们两个都非常容易适应新的环境。“Béatrice Jungo补充说:“自从两个月前他们的儿子Joan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生活就更加多姿多彩了,”

相似的童年和青年时代

尽管他们之间存在着各种文化差异,但是在这两位刚果人和瑞士人之间也有许多共同之处:他们有着相似的家庭环境,童年时,他们玩过同样的“Memory”游戏,在学校里学过同样的法文课本,青年时期他们都喜爱听瑞士歌手Stephan Eicher的歌。

资料来源: Der Bund

数据资料

瑞士异国婚姻组织于25年前成立。
这一组织主要致力于维护异国婚姻及家庭的政治、社会及文化权利。
瑞士1/3家庭属于双国籍家庭,异国婚姻的离婚率略低于瑞士同国籍婚姻。
男方为瑞士人,女方为外国人的组合占异国婚姻中的2/3,他们的离婚率明显低于瑞士同国籍婚姻。
但是女方为瑞士人,男方为外国人的夫妻离婚率却高于瑞士平均离婚率。

信息框结尾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