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地区自治 瑞士各州财政自主:对其他国家的启示

Uno sbandieratore fa volteggiare la bandiera svizzera davanti al Palazzo federale.

联邦制度同直接民主一道并为瑞士政治的基石。尽管一个半世纪以来,联邦制的光芒渐弱,但它依然不失为成功的政治模式。

(Keystone / Peter Klaunzer)

财政上的联邦制与跨州财政均衡政策的结合是瑞士体系成功的关键。英国肯特大学的一位比较政治学专家认为,瑞士的成功经验值得他国借鉴。

肯特大学比较政治学副教授Paolo Dardanelli(英)外部链接对瑞士的联邦制度作了新解:在他看来, 瑞士的联邦制不再像被通常所阐述的那样,是“职权局限于外交、国防、货币政策的中央政府与26个在所有其他领域享有主权的自主州的双层结构”。和其他联邦制国家一样, 瑞士联邦自1848年成立至今,也发生了深层的演化。

Paolo Dardanelli

Paolo Dardanelli在肯特大学教授比较政治,关于联邦制、地区自主与独立,他已经出版了几本著作,并与人共著了《瑞士联邦制》一书,由Armando Dado出版社出版发行。

(© University of Kent)

自形成以来,联邦制在不断迎接新挑战的过程中发生着自身的演变。2017年,瑞士联邦的“立法权比普遍认为的集中得多,”观察家表示。换句话说,立法的集中及统一化是对各州自治的逐步侵蚀。

各州财政更大的自主权

尽管如此,各州在公共财政上的自主权依然很大。与某些联邦制理论学者的论述相反,瑞士体系证明了“地区(即各州)强大的财政自主和跨州的财政平衡是能够结合于一体的,” Paolo Dardanelli表示。从这一角度说,“瑞士和民主责任之间保持了一种非常健康的关系:每个州都有自己做主的权限,同时也要自己寻找财政来源,”专家补充道。

加泰罗尼亚问题之参考

Paolo Dardanelli表示,瑞士联邦的组织模式可以为其他联邦国家提供有益参考。但是他也意识到,实施“瑞士式的地方财政广泛自主”对“地区间经济发展差异较大”的国家来说,存在一定难度,比如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尽管如此,这位曾任西班牙参议院宪法委员会顾问的学者依然认为,“西班牙还是可以从瑞士平衡的体系及其近期的改革中汲取有用的经验”。“为了直面加泰罗尼亚问题,西班牙政府也可以借鉴瑞士例子,对地区财政系统进行改革,”他说。

意大利荆棘密布的退路

意大利有5个经济特区,自2001年宪法改革之后,其他普通地区拥有了向政府申请特殊自主权以及相应资源的权利。伦巴第和威尼托两个大区在提出上述申请之前要举行相应的全民公投。而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则已经在没有征求选民意见的情况下,递交了申请。

“相比之下,一个相对统一的系统当然更好,因为不对称的结构总是比较难以管理,容易引起内部摩擦。尽管如此,在地区差异明显的国家,想通过一定之规令所有人满意难度很大。意大利还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好办法,”Dardanelli说。

意大利本想通过宪法改革实现向联邦制的过渡,结果匆匆走上一条反向之路。意大利体系目前愈发接近西班牙- 那里的17个自治区每一个都有自己独特的自主权限。

跨州合作的典范

瑞士体系还有值得意大利参考的一点,即各州间的横向协作- 而这一协作是以各州州政府各部(公共教育、健康、社会、财政,等等)负责人大会以及各州州政府大会作为机构形式而实现的。

这一层面的合作“最初并未在联邦宪法中被提及,它是在实际操作中为了满足某些需要而出现的,”Paolo Dardanelli介绍。尽管有些人指责其中某些操作回避了直接民主原则,也未经州议会表决,但“这一横向、互动的地区及中央的合作还是行之有效的… 在意大利趋于地区自主化、多样化的背景下,这一体系颇具借鉴价值。在这种新的背景下,无论横向还是纵向的协作都变得更为必要。”

欧盟无法克隆瑞士

至于把瑞士体系作为欧盟的整合模式,Dardanelli并不看好。“我持怀疑态度的原因只有一个,但涉及根本:1848年,当瑞士从邦联制向联邦制转型之时,瑞士作为一个国家已经深入人心。”

而欧盟的情况则大相径庭,“有意联合的个体都各自为国。在很多情况下,国家的身份认同决定了它同其他欧洲国家的对立。在欧盟内部,某些国家认同感很强,而欧盟作为国家的身份却几乎不存在。欧盟身份认同映射的是世界主义,是国家之间的手足情谊,” Paolo Dardanelli解释道。

“简短截说,我认为,这对目前的欧盟来说,像瑞士那样转变成联邦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这并不意味着,在今后的几个世纪里,欧洲不会过渡成一个欧洲联邦。不管怎样,欧盟在这条路上将要面临的阻碍要远远大于瑞士所经历的挫折。”

看向未来

包括Paolo Dardanelli和Sean Müller在内的很多学者都认为瑞士联邦制自1848年诞生至今已经失去了部分原有的含义。在今年10月底举行的第5届联邦制度全国座谈会上,学者们已经提出“瑞士是否能在未来50年里保持联邦制”的疑问。

对此,Paolo Dardanelli回答说:“我相信,各州的自主权还将继续缩小,瑞士联邦制今后会比现在更加弱化,但我不认为瑞士会完全失去其联邦性质。” 一切都取决于,各州保持较大财政自主权以及(在教育等领域)立法空间的能力,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联邦制像在奥地利那样成为空壳- 在那里,各联邦州事实上只能实施中央政府下达的命令。

信息框结尾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