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社区大会 瑞士式“民主原型”可乐吗?

Menschen heben die Hand um abzustimmen

在居民大会上,人们对市镇事宜进行举手表决。

(Keystone/Urs Flüeler)

瑞士喜剧演员麦克·穆勒(Mike Müller)正在进行以社区大会为主题的全国巡回戏剧演出。他着迷于公民对地方事务的自治。但这位著名的政治嘲讽家认为通过投票决定入籍是哗众取宠。

一年数次,瑞士中小城市的公民聚集在一起,讨论政府预算、年度帐目、税基、新校舍或其他最重的议题- 大多在激烈辩论后他们会举手表决。五分之四的市镇(Gemeinde/commune)由社区大会来行使直接民主的职能,虽不是议会,但负责设立法规。喜剧演员麦克·穆勒的喜剧“今天的社区大会”正以此为题。

迈克·穆勒是瑞士喜剧演员。 他出生于1963年,在索洛图恩州长大,后来在苏黎世大学学习哲学。上世纪90年代,他从事戏剧表演,后来发展到电视和电影。他与维克托尔·吉阿科博(Viktor Giacobbo)一起在2008年至2016年期间担任瑞士电视台的“吉阿科博/穆勒”(Giacobbo /Müller)每周晚间秀的主持人。他的诙谐戏剧“今天的社区大会”整部作品都献给了瑞士地区民主这一主题。

信息框结尾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为什么嘲讽社区大会?

麦克·穆勒:我没有嘲讽它。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不然呢

麦克·穆勒:(笑)社区大会是我展示不同角色的好舞台。社区大会是民主的原型,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事情。直接民主的问题在那里也显而易见。

顺便说一下,很多公职人员都来观看我的表演。我不喜欢以城市自由主义左派的姿态嘲讽农村地区。但是他们来了,看了,并(在喝了第二杯白葡萄酒之后)认可道:我们就是这样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是如何准备你的节目的,你是否参加社区大会?

麦克·穆勒:不,我是自由创作。一切都是虚构和创作出来的。我每次表演都会按照演出地点的不同,在最后加入一些反映地方特色的小戏码。为此,我会和镇长还有当地居民通电话。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曾经作为公民参加过社区大会吗?

麦克·穆勒:有过,但只有35年前的一次。我现在住在苏黎世市,这里没有社区大会。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认为政府在社区大会中直接与市民对话是好事吗?

麦克·穆勒:基本上是的,因为政治计划必须非常直接地进行论证。政治和行政进一步亲民是好事。德国政府于民遥不可及,对待民众的态度也粗鲁不敬。我自己就曾在德国工作过- 德国税务局的来信非常不礼貌!

在瑞士就不一样,我觉得很好。我给行政机构打电话,他们会马上帮我。有一次,我在10分钟内通过邮件得到想要的表格,这让我德国的一位戏剧导演朋友非常惊讶,他以为我在瑞士的办公室里有熟人。其实我只是给养老和遗属保险(AHV)帐单上标明的负责人打了电话。

Ein Mann in Anzug und mit Kaffeetasse

迈克·穆勒扮演主持市镇大会的镇长。

(André Albrecht)

瑞士资讯swissinfo.ch:在短片中,你扮演的镇长说:“今晚,搁置许久后我们要再次对入籍事宜进行表决,我希望至少落实斯托亚迪诺维茨先生的申请”。你怎么向外国人解释这个笑话?

麦克·穆勒:很遗憾,这不是抖包袱,而是事实。生活在瑞士的外国人在各自居住的市镇入籍。该过程因地区不同而有很大差异。在苏黎世市很容易, 因为走的是正式程序。

在瑞士,由社区大会投票决定入籍的地方寥寥无几。有时会发生比如这样的情况:某人没能入籍,因为他不认识村里的面包师。

无数巴尔干移民的入籍请求都遭到了拒绝。不是因为丈夫殴打了妻子,也不是因为无票乘车,而是因为他们的名字以巴尔干人标志性的“ic”结尾。这种情况是不公平的。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在表演中提及了地方政治的许多弊病:得哄着赶着居民来开会,聒噪群众围绕鸡毛蒜皮的喋喋不休,还有裙带关系和地方主义。你能简练地向外国人解释瑞士的地方政治吗?

麦克·穆勒:瑞士地方政治为我的喜剧提供了大量灵感和养料。我不想说地方政治只是由“裙带关系”组成,但它确是事实的一部分。当地政治首先是关于基层事务的政策,全国性政党“高屋建瓴”式的计划在这里没什么用处。公民对社区事务的参与超越了党派界限。

人员兼职模式是瑞士地方政治的一大特色。例如,伊尔瑙-埃夫雷蒂孔(Illnau-Effretikon)市的市长一边管理着150人的行政机构,一边还在温特图尔职业学校教书。当地政策尤其取决于地理位置:苏黎世与艾门塔尔(Emmental)的尚瑙(Schangnau)就非常不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喜剧里的社区大会是杂乱无章、不可控的。这是典型的瑞士社区大会吗?

麦克·穆勒:是的,是这样。至少我经历过。在我参加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社区大会上,镇长因为改变土地用途的事情一怒之下辞了职。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觉得社区大会依然合乎时势吗?

麦克·穆勒:我觉得社区大会基本上是一个好东西。它节省费用,因为议会是费钱的。但它取决于地方的大小:像索洛图恩(Solothurn)这样的城市,有1.6万居民,而仅有150人去参加社区大会。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那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我认为应该让当地居民自己决定社区大会的存留。职业立法机构不是任何情况下都更好的。社区大会也可以收获一些意外,通常直接民主就是这样的。另外,我也不总是明白投票议题的内容。民主是复杂的,也会有许多弊端。

+ 社区大会谈入籍:太过"瑞士化"?申请瑞士护照可能遭拒!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但也还是有优点的?

麦克·穆勒:是的,就像我说的,不会有瑞士人说这是“胡闹”。在德国,人们只能每四年投一次票。我觉得这是不够的。这也导致那里目前的僵局,就象大家现在看到那样!


(翻译:朱家贤),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