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6总结 2016年世界各国民主的10点失败之处

作者: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了美国大选的最后胜利,虽然美国多数选民声称支持希拉里·克林顿,这是美国选举制度的弊端。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了美国大选的最后胜利,虽然美国多数选民声称支持希拉里·克林顿,这是美国选举制度的弊端。 

(Reuters)

美国大选、英国退欧、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有些人从中看到了民主的终结,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公民反对政治精英统治做出的“真正”抉择。2016年明显是柏林墙倒塌之后,民主丰收之年,瑞士政治学家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列出了这一年成功或失败的民主10点意见。

从上世纪90年代初,民主就非常迅速地发展壮大起来,但实际上政权上的民主化却做得非常失败,因此民主的利弊也就暴露得淋漓尽致。

这篇文章是瑞士资讯swissinfo.ch直接民主特刊#DearDemocracy的一部分。

信息框结尾

根据对个别国家的观察,瑞士政治学家Claude Longchamp针对民主与专制的混合模式进行了分析,分析过程中,他并未回避民主的缺陷与败笔。这个名单对2016年民主的不足是失败进行了总结:

Claude Longchamp直至2016年5月担任伯尔尼社会研究院院长。现在伯尔尼和苏黎世大学任教。 

(swissinfo.ch)

1.   过时的美国大选系统

在美国的大选不是由公民来选,而是由一个“美国选举人团”来选,它由538位来自美国各州的选举人代表组成。2016年美国大选中,选民与选举人团出现了意见不统一的状况,在美国史上这是第五次。究其原因是在美国的大选中,无论是否得到大多数选民的支持,以最后的结果为准,这种选举模式实际上已经过时了,根据这位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家的说法,美国的民主,是那些富豪们运用的寡头政治伎俩,他们不仅要在经济届称王称霸,还要将手伸到政治神坛上来。

2. 低质量选举

在悉尼大学的选举诚信指数中,美国大选只得到了100分中的62分。悉尼大学通过对世界各国大选过程的调查,计算出指数。美国大选排名47,在突尼斯、希腊、蒙古、格林纳达、波兰和南非等国之后。哈佛大学的政治学家Pippa Norris认为:选区的分割、有关大选的立法和宣传的资助方式是美国大选的薄弱环节,这是造成政坛两级分化的祸首,而且对于人为的后台操作基本没有任何阻挡。

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者知道特朗普获胜后,感到非常失望。

(Keystone)

3. 肆无忌惮的大选宣传

在全世界,大选的资助方式都是薄弱环节,根据专家的推测,2016年三分之二国家的法律对于大选资金的中立性约束不足。由此可见,大选作为民主的核心受到了威胁。美国对于大选资金限制的法律的松动,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就连一向在国际上被视为榜样的瑞士,在国会大选时也被欧盟议会诟病过党派财政不透明的问题。

4. 完全失败的大选

从国际视角来看,2016在叙利亚和赤道几内亚的大选可谓一败涂地,在叙利亚可将其归咎为内战的爆发;而在赤道几内亚,他们的总统从1979年就开始一直在位,而且还会继续执政下去。除此之外刚果、吉布提、乍得、越南和乌干达进行的大选也大多数以失败告终,主要原因是那里不健全的民主和对选民、候选人、和党派的登记限制,无法保证媒体和大选机构的独立性也是失败的原因。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及他的夫人阿斯玛·阿萨德(左)2016年4月13日在大马士革投票选举,因为内战爆发,叙利亚很多人无法参加大选。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及他的夫人阿斯玛·阿萨德(左)2016年4月13日在大马士革投票选举,因为内战爆发,叙利亚很多人无法参加大选。

(Keystone)

5. 独裁的总统制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对象征瑞士的海尔维蒂亚说:“我是民主选举选出来的总统。” (漫画:Marina Lutz).

(swissinfo.ch)

6.   退化

一个由自由基金会制定的民主名单显示,2016年72个国家的政治和公民的自由度有所下降,只有43个国家出现相反的趋势。中国、俄罗斯、远东国家、北美和拉丁美洲的国家,位于名单的末端。一个国家的经济富裕程度与政治自由度之间的关联依然存在,但是如果没有政治上的努力,公民的自由不再会随着经济的增长而增长。

7. 民粹主义占上风

2016年,全球化达到了至高点,在那些经济崛起国家,许多人步入了中产阶层。而在西方社会,中产阶级的抱怨却越来越多,他们成为社会最失败的阶层,因此2016年民粹主义的右翼运动尤其踊跃,这一阶层的人心怀忧虑,害怕本国人的优势受到威胁;对欧盟持怀疑态度;导致了他们对移民的排斥,最明显的实例就是:2016年6月,英国的退欧。



一位英国女性游行要求尽快实行退欧措施。

一位英国女性游行要求尽快实行退欧措施。

(Keystone)

8. 公民的主权

2016年欧盟出现了“民主赤字”:这来自公民的不安全感,他们对于外来的影响心怀恐惧,欧盟对于移民融入和技术合作的敦促,占据了人们头脑中,政治的重点。但是他们却忘记了一些基本的东西,那就是,主权从现代的意义上理解,更多的是指公民的主权而不单单指国家的主权。

9. 欧盟缺乏身份的象征

斯坦福大学的政治家Francis Fukuyama不能理解民粹主义的惶恐,而更多的是看到了将民主融入政治中力量的匮乏。自由民主是保守派、社会民主派及持自由世界观者之间在国家层面的和解带来的结果,而如今人们更关心的是经济合作之外,国家内外的名族认同感,没有这种认同感,就会在危机时期出现轻微的不良情绪。

10. 对年轻人的消极影响

很多国家的年轻人对政治不再感兴趣,也不再关心民主,这是令人堪忧的事情。仔细观察,会发现在现今的社会和政治系统中,电脑游戏承接了重要的角色,因为这些游戏往往模仿了警察、消防和医院中的事故,这在无形中显示出政治系统的失败,同时并不罕见地常常会有一个男性英雄形象出现在这些游戏中。

当然这些都是2016年一些民主的挫败实例,这里要突出的不是民主的出现与消亡,而重要的是对民主的理解,民主是一步步发展扩大的,而我们目前处于一个民主停滞的时期,怎样在自我批评中度过这个时期,是对每一位民主人士的挑战。

对于您来说,民主的弊病在哪里?欢迎发表言论,请在下方留言。


(翻译:杨煦冬),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