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瑞士外国居民比瑞士人更信任政府

州级人口管理办公室:瑞士B类(短期)居留证。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瑞士人对政府的信任度已经很高,但瑞士的外国居民对瑞士国家机构的信任程度更高。社会学家们为这一现象给予了几种解释。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03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这是公共事务协会“志愿者观察台”(Observatoire du bénévolat) 2020年报告内容的亮点发现之一。研究人员指出:“居住在瑞士的外国人对瑞士政治机构的信任程度超过了当地居民” 。而这种情况还是以瑞士政府的受信任度处于世界最高级别为前提。(具体信息请参阅文章结尾信息框)。”

瑞士及外籍居民的差异颇为明显:在接受调查的外国人中,近三分之二的人表示对政府机构拥有较高的信任度,而持同样看法的瑞士公民则只占一半。Lamprecht & Stamm研究所的社会学家Adrian Fischer介绍道:“该研究还显示,对政府‘非常信任”的受调者在外籍人士中的比例达到25%,而在瑞士籍人士中则只有8%。” 表示对当局的不信任的外国人比例相应也更低。

外部内容

以上结果令人惊讶,尤其因为就算外国人在瑞士生活了数十年,并在当地纳税,他们也无法行使政治权利。在瑞士全国2200多个市镇中,只有600来个授予外国居民市镇级投票权。

应当明确的是,“外国人”这类受访者的情况也各有不同。此次调查没有对可能对问卷答案产生重大影响的标准进行单独分析,例如原籍国、在瑞士停留的时间、居住身份、社会阶层以及教育水平。但是,同2016年的问卷对照来看,调查结果是稳定的,同时符合联邦统计局就该主题出版的最新数据。

信任越多,越爱做志愿工作

“志愿者观察台”协会分析人们对他人和机构的信任程度。志愿工作与信任之间的联系是社会学分析的经典主题。许多科学研究表明,人们参与志愿活动的行为不仅源于对社会一定程度的信任,也有助于建立对机构和他人的信任。日内瓦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Sandro Cattacin说:“当人们成为志愿者时,他们会为自己成为这个社会的一份子而感到自豪。”Cattacin补充说:“自愿组织的广泛存在会增强全民对政府机构的信心。”2020年,“志愿者观察台”的调查结果正迎合了这一结论:在受访者中,从事志愿工作的人明显表现出对他人和当局更强的信任感。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比较而来的赢家?

凭直觉解释这一差异的最直接假设就是,外籍受访者在心中进行了一次客观的比较,从而得出了对瑞士的肯定: 他们中一部分人应该认为,同其原籍国相比,瑞士体系特别有效率,有诚信。如果不排除这一假设,那么从逻辑上讲,它最适用于原籍国民主程度低于瑞士的外籍居民。

但是,联邦统计局对​外国人原籍国因素进行了详细分析,结果显示:来自北欧或西欧-即政治机构享有同等高信任度地区-的移民对瑞士当局同样抱有最高的信任。这表明,还有其他更主观的因素也作用其中。

外部内容

“遵守规则的更大压力”

从以上调查结果出发,日内瓦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Sandro Cattacin注意到一点:外国人身上承载着“更大的遵守规则的压力”。这位专门研究移民问题的社会学家说:“为了被所在国所接受,移民要比本土居民承受更大的压力,更加重视遵守行为准则。”

这种压力可能会转化为对政治和/或社团活动的高度参与-这也会提高其对机构的信任度-更广义来说,即做出面对国家的得体行为。Cattacin总结说:“如果是瑞士人,我们完全可以对机构表示不信任,如果是外国人就不行。”他认为,外国人这种“被接受和遵守规矩的需要”对其所做的制度比较结果也会产生较大影响。

«在这里,吃奶酪火锅不会让你变成瑞士人,但是坚信联邦制和直接民主可以。»

End of insertion

社会学家甚至提出了这样的假设:在瑞士,因为没有其他明确的民族认同标签,外国人的融入可能是通过这种“机构层面的爱国主义”来实现的。显然,“在这里,吃奶酪火锅不会让你变成瑞士人,但是坚信联邦制和直接民主可以。” Sandro Cattacin认为。

颠沛的移民过程

在这方面,瑞士可能有自己的特色。但移民对所在国国家机构高信任度的情况,并非瑞士独有。就此,纳沙泰尔大学移民政策副教授Anita Manatschal援引了2010年一项关于“欧洲20国移民政治信任及满意度”的研究。

这项研究将信任度与“同移民阶段相关的主观融入因素”结合起来。其作者发现:“经历了迁徙他国这一动荡过程的第一代移民期望值较低,且更有可能对东道国做出积极的评估。”

这项研究的另一发现是,第二代外国移民的评估结果与本国国民相似。其分析指出:“第二代移民和本土居民在同一社会中成长,并且对社会政治制度拥有同样的看法。”

“志愿者观察台 ”协会报告中的一个观点吻合以上所有论点:双国籍人士对当局的高信任度的比例为57%,恰好是外国人和瑞士人比例的平均值。这一结果显示出,随着对社会的融合以及对国家机构切身、具体的体验,人们在认知上的差距会得以缩小。

瑞士社会信任度整体很高

瑞士是政府机构享有世界上最高公众信任度的国家之一。欧洲统计局的数据表明,瑞士是唯一一个公民对政治机构的信任程度高于对他人信任度的欧洲国家。联邦制、直接民主制和近距离的官民关系都是促成因素。

衡量公民对政府机构信任度的用处在于,它可以帮助估测政府的说服力。Sandro Cattacin说:“人民对国家的信任度越高,就越不需要使用强制办法以施行公共政策。” 这位社会学家举例说明:正因拥有民众的高度信任,瑞士当局在新冠病毒危机期间才有选择“半禁封”措施的可能。而且瑞士通过半禁封获得了与强制禁封国家一样的防疫成效。

End of insertion


外部内容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