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阿拉伯之春-公民社会的挑战

Facebook的穆罕默德·布瓦吉吉纪念专页上写道:“黑暗尽头的一支蜡烛”。 Reuters

一朝脱离桎梏,阿拉伯公民社会如今成了构建民主未来的中心。然而正如该地区各位专家向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解释的那样,它们面对的挑战依然巨大,例如伊斯兰派与世俗派别之间的关系,或是女性的角色等等。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12月13日 - 11:00
Islah Bakhat,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突尼斯被本·阿里压制、在埃及被穆巴拉克践踏、在利比亚被卡扎菲打击、在也门被阿里·萨利赫骚扰、在叙利亚被阿萨德镇压...这就是在2010年12月,穆罕默德·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自焚身亡之前,这些国家公民社会的情形-与不少阿拉伯世界的公民社会无甚两样。

这位年轻突尼斯人点燃的火焰始终未曾熄灭。他激发了本国的革命,继而出现我们所看到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叙利亚后院起火,约旦国王面对街头怒火,反政府示威活动也相继在巴林、科威特、阿联酋和埃及展开。

民主化的捍卫者

阿拉伯公民不再心怀恐惧,他们活跃在街头和社交网络上,什么都阻挡不了他们。“每当社会感到利益受到威胁,各个协会会向各党派示威,以使自己的呼声得到听取,并保护公众自由与法治原则,”多哈半岛电视台阿拉伯马格里布部门负责人拉希德·克黑沙纳(Rachid Khechana)透露。

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12月12日突尼斯工人总联盟(UGTT)与政府刚刚签订的妥协项目。此前该联盟发出号召,要求在2012年12月13日举行总罢工,以回应伊斯兰复兴运动党所领导政府的支持者对联盟突尼斯市成员的攻击。突尼斯工人总联盟号称有50万成员,是该国的主要工会组织,在作出取消罢工决定前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它把“触犯包括突工联在内公民社会成员的暴力活动的责任归咎给政府”。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埃及。来自穆斯林兄弟会的现任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坚持从12月15日起,在全国组织对倍受争议的新宪法项目的全民投票,数万名他的反对者就此提出抗议。

苏黎世大学政治学研究所也门裔瑞士副教授艾尔罕·马尼亚(Elham Manea)认为,“由于国内各政治力量间缺乏基于共同战略的协议,致使主要由伊斯兰分子控制的制宪大会不顾公民、人权和少数派的平等权利,操纵了《宪法》的起草”。

“伊斯兰之冬”

自由派人士、左翼各党和埃及基督教会等少数人口,确实在抵制穆尔西《宪法宣言》的草拟。

开罗政治分析家哈玛姆·萨哈纳(Hammam Sarhane)对公民社会的代表们持批评态度。他觉得伊斯兰派上台“丝毫未令左翼与世俗派别感到满意,他们立刻对承诺的可信度与伊斯兰分子整体的意图表示了怀疑”。在他看来,“非伊斯兰派别先后遭受了议会与总统选举的惨败,现在又企图阻碍宪法的采纳”。

不过,这位埃及专家认为,曾在之前某些政权下“受过苦”的人民“目前希望给伊斯兰主义者一个真正的机会,特别是这些人手上未沾过死难者的血,也未被从人民手中偷走的财富腐化”。在萨哈纳眼里,未能意识到这一点,是公民社会代表的最大失败之一。

贝鲁特卡内基中东研究所研究员萨阿德·马希乌(Saad Mahiou)在观察这个“经过长期压制、试图适应正常政治生活”的阿拉伯公民社会。它的适应过程需要时间。正如他所言,还需要解决“不止令伊斯兰派与世俗派对立、还令伊斯兰派别间互相对立的一大障碍,即围绕‘我们想要哪种伊斯兰政治’这个问题的棘手难题”。

可是如何保留阿拉伯革命的公民特征呢?马希乌指出:“自由教派、世俗派别和左翼党派必须就长期战略达成一致,以保证民主过渡的良好出发点,就像当初在印度尼西亚、智利或葡萄牙等国一样。”

女性的声音

“阿拉伯之春”也自称要争取妇女权利。“埃及议会上下两院中女性与少数派别的代表人数都有增长,”萨哈纳透露。他提醒说,在该国数个其它部门,妇女代表同样是很“光荣”,其中就包括媒体高级理事会。

马尼亚特别强调阿拉伯妇女在保卫自己权利中应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她还同时解释,也门知名女性与人权保护组织都做出了怎样的努力,得以成功在(1年前签署的过渡政治协议中所规定的)国家对话会议日程表中写入关键两点-妇女权益与禁止未成年少女结婚。

妇女状况亦是突尼斯的一个挑战,那里主要涉及保护在布尔吉巴时期承诺给女性的自由权利。分析家和人权活动家萨拉赫-艾丹·艾尔儒契(Salah-Eddine El Jourchi)提到 “旨在从宪法项目中剔除男女互补性(而非平等)思想的大量宣传。因为这种有争议思想可能意义模糊,从而鼓励了性别歧视”。

另一方面,利比亚人卡勒德·萨利赫(Khaled Saleh)向本国女性表示敬意,她们在看到自己的权利受到威胁时,毫不犹豫地参与示威活动。身为人权团结组织主席的他,在革命开始前就已从日内瓦展开斗争,他指出:“主要是祖母一辈敦促子孙走上街头,这在利比亚这样的国家实在很罕见。”

而在叙利亚,公民社会此刻被缩减到救护人员的角色,甚至是记者角色,以传播战争的照片。“40年来,阿萨德家族已在那里建起一个恐怖共和国,阻止任何公民主动性的出现,”马希乌表示。他将在屠杀中重现的公民社会看作是“一个真正的奇迹,见证了这个勇敢民族杰出的生命力”。

阿拉伯革命:重要日期

20101217日:年轻的突尼斯摊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自焚,后不治身亡。他这么做是为了反抗城管没收他的水果摊位,这成了茉莉花革命的开端。

2011114日:突尼斯总统本·阿里下台,流亡沙特阿拉伯。

2011125日:埃及革命开始。同年2月11日,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卸任。因被指控镇压示威者,他受到法庭审判。

201123日:也门也出现反政府示威。4月,在海湾国家为和平解决也门危机发起的倡议下,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辞职。

2011217日:利比亚革命正式爆发。很快革命演变成流血武装冲突。经过长时间的战斗,革命者于2011年8月底占领首都。20111020,独裁者卡扎菲被处决。

2011315日:利比亚的平民示威开始,并受到政府军和沙比哈组织的镇压。根据设在伦敦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革命至今已造成4万人死亡,其中大部分(大约2.5万人)是平民。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